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地狱归来 >

第38章 修行惹祸

    “你妈批,你么完咧?”

    对面居然又接了电话。

    “不管你是谁,都不要伤害胡豆,不然的话,我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江秋的语气淡漠,却已经杀气澎湃。

    这一次,对面没有挂电话!

    接着,一声凄惨的嚎叫声在电话中响起,伴随着的,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小子,你很拽啊,听到了没?”

    “刚刚,我踩断了他的一只手,你听到了没啊?啊?”

    对面的声音已经换成了普通话,很嚣张,也很狂傲:“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来,来,我就在潮人夜店,给你五分钟,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死无葬身之地的。”

    对方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江秋的手掌在颤抖,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此时他的身影已经化为了一道黑烟,只是一眨眼,便越过了无数正在高速行驶的汽车,奔着潮人夜店的方向急速而去。

    潮人夜店是一家酒吧,距离清宁一中不到一千米,平日里在里面玩的,也都是以学生居多。

    此时潮人夜店中的某个包房内,一名发型怪异,满脸邪气的年轻人把胡豆的手机丢在了茶几上,然后蹭了一下嘴角,带着邪笑的看着地上趴着的胡豆,用脚踩在胡豆的手臂上,使劲的碾了一下,便是骨断筋折的声音响起。

    “啊……”

    胡豆疼的一翻白眼,满脸的血水顺着脸颊流在地面上,整个人已经濒临死亡一样,没有一丝力气。

    在胡豆的旁边,并排蹲着两女一男三个跟胡豆年纪相仿的少年,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全都低着头,根本看都不敢看胡豆一眼。

    在包房的一脚,还站着一名身穿唐装的中年人,中年人眼皮微耷,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仿佛眼前一切的事情都跟他毫无关系一般。

    年轻人叫孔扬,中年人叫孔德霖,是孔扬的仆从。

    两个人是从豫州过来的,原本目的地是星城,路过清宁的时候,天性放纵的孔扬要在清宁留上一夜,主仆二人便留在了清宁。

    对于孔扬的作风,孔德霖没有丝毫的在意。

    在他的眼中,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地上躺着的那个叫胡豆的小子身怀异宝却没有守护的本事,那就活该被欺凌。

    “还不肯说是么?不说的话,我可就要拿你的同学开刀了。”

    孔扬用他皮鞋的鞋尖轻轻的挑起了胡豆的下巴,让胡豆的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然后孔扬走到了一名打扮得很新潮的女生身边,一伸手,便捏着那女生的下巴把她拉了起来。

    “啊……”

    那女生想要挣扎,却根本挣不脱孔扬的手掌,被孔扬一甩手,就丢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刚才你不是很护着她么?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把她当着你的面给强了!”

    孔扬眼带邪魅的看着胡豆,看着那女生惊恐的样子,心底已经生出了几分兴奋。

    “你……王八蛋!”

    胡豆说话都在往外咳血,胡豆怎么都没想到,他跟江秋学了一点修行的功法,居然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横祸。

    他这几天按照江秋教给他的功法练功,居然很快就找到了气感,然后进入了真正的修行境界。

    初入修行境界的感觉很奇妙,胡豆发现他的力量增长了数倍,而且竟然能控制一些小东西凭空移动,虽然距离不远,持续的时间也超级短,但是这也足够让胡豆自傲的了。

    事实上胡豆这样的行为如果让那些修炼内劲十几年的人看到的话,绝对的会认为他是一个天才!

    人家都需要修炼内劲到罡劲的程度才能内劲外放,在胡豆这里,只是简单的修行两天就达到了御气移物的程度,简直就跟神话一般。

    只是两种修行的不同是,胡豆还需要时间的沉淀,长久的修行,才能慢慢的追赶上那些罡劲高手,也就是说胡豆虽然察觉了气感,却根本不是那些内劲高手的对手,甚至连一个武术大家打他都跟玩一样。

    饶是如此,胡豆也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了,便在他喜欢的女生面前秀了一把御气移物的本事。

    没想到,胡豆这一手还真把那个女生给帅到了,嚷嚷着要他再表演一下。

    胡豆这会是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能像江秋那样秒天秒地秒空气了,就趁机约这女生出去玩。

    然后这女生又喊了两个同学一起,四个人晚上就来了潮人夜店。

    这个女生叫何慧,就是被孔扬丢在沙发上的那个女生。

    何慧平日里挺会打扮的,加上性格比较开朗,外向,所以在班级里的人气很高,是仅次于关诗雨的选手。

    换成平日里,何慧是看不上胡豆的。

    可是最近这两天,江秋的连番出手,在同学们的心目中留下了太多的震撼,女生们都恨不得把江秋奉为男神一般的存在,就差投怀送抱了。

    可是在关诗雨和江秋的照片事件被公开后,这些女生又把自己的幻想压在了心底,谁有本事跟校花抢男人啊!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胡豆跟江秋的关系好,在胡豆小秀了一把自己的能力之后,何慧也就把胡豆列为了她的备胎追求者之一。

    跟胡豆来潮人夜店玩倒也没什么,可是谁想到碰到了孔扬!

    何慧这种打扮新潮,又带着单纯学生属性的女孩顿时吸引了纵横花场多年的孔扬。

    仅仅在过道里看了何慧一眼,孔扬就决定今晚要把她拿下了。

    跟在何慧身后直接进了胡豆他们的包房,胆大妄为的说要何慧陪他一晚上。

    这一下可把胡豆惹毛了,这个时候正是展示自己强大肌肉英雄救美的时候,胡豆自然不甘示弱,当场就跟孔扬动了手。

    胡豆不动手还好,一动手,孔扬就发觉了不对,这小子,好像是修行者啊!

    胡豆也发觉了不对劲,这个姓孔的也是个高手啊,居然打不过对方,被对方狠揍了一顿不说,还被勒令交出他的修行功法。

    这功法是江秋传的,胡豆哪里能交,孔扬正在暴力逼供的时候,江秋的电话来了。

    孔扬这二十几年来一直被禁锢在家族中,不允许入世,这一入世,嚣张跋扈的性子便放纵开来,江秋居然敢在电话里威胁他,孔扬自然不能放过江秋,就告诉了江秋地址。

    此时的孔扬还没有将要出事的觉悟,而是继续猫戏老鼠般的玩弄着胡豆:“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把修行的功法背出来,我就脱她一件衣服,等我把她的衣服脱完你还不说,我就当着你的面强了她!”

    孔扬冷笑着,一边开始数数,一步步的向何慧走了过去。

    何慧听了孔扬的话后惊慌无比,双手护在自己的胸前,惊慌失措的哭了起来。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胡豆,他要的什么东西,你快点给他啊!”

    何慧冲着胡豆狂喊起来。

    胡豆咬着牙,这功法江秋跟他说了不能随意传出去,胡豆自然不能说出去。

    “你给我站住!”

    胡豆这会已经被孔扬打的没了力气,可是看到何慧即将受辱,他又怎么能忍得住,强忍着疼痛向孔扬俯冲了过去。

    “嘭……”

    孔扬只是一抬脚后跟,便把胡豆一脚踹的撞在茶几上,额头上又添了一道伤口,鲜血滚滚流淌下来,把胡豆的脸染的无比血腥。

    “就你这种废物,我动动手就能捏死你!”

    孔扬不屑的说着,一翻手,不知道在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在手里摇晃着走到了何慧的面前。

    “小妹妹,不要动,这把匕首可快的很,稍不注意,你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可就变成他那个样子了!嘎嘎嘎……”

    孔扬怪笑着,匕首的尖刃向何慧的领口挑去!

    ‘嗤啦……’

    何慧那件单薄的无袖短衫被匕首一划到底,露出了里面白皙的皮肤和一抹黑色的衣料。

    “啊……”

    何慧发出了一声尖叫,刚才那一刀实在太吓人了,她感觉自己好像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遭,惊恐加上衣服被切裂的样子显得特别无助!

    孔扬却被何慧的表情刺激的更加兴奋起来,手上的匕首晃动着,向何慧的裙子上移去。

    “混蛋!”

    胡豆肝胆欲裂,咬牙抓起地面上的一个酒瓶向孔扬丢了过去,却被孔扬用匕首一挑,便挑到了墙上,撞的粉碎,玻璃碴在顺着墙壁落下,掉在另外两个蹲在那的学生身上,吓得两个人发狂般的尖叫!

    “好美妙的一幕啊,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不管你说不说,我都会强了她,然后……”

    孔扬的目光放在了另外一个女生的身上扫了一眼,如毒蛇般的目光让胡豆心里狠狠的一抽!他丝毫不怀疑孔扬说的话,因为这家伙干的出来!

    下一秒,孔扬手里的匕首向何慧的裙子划去!

    “你,你别动他们!我说,我说!”

    胡豆哭了起来,泪与血掺杂在一起,让他从没感觉如此憋屈,如此耻辱。

    “哦?”

    孔扬抬头,匕首依然站在了何慧的裙子上,顺着大腿根直接穿透了沙发,吓得何慧一动都不敢动。

    “你,你过来,我告诉你!”

    胡豆抿了抿嘴唇,咬牙说道。

    “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不然的话,呵呵……”

    孔扬扫了一眼胡豆,仿佛已经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