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道图库 >

第六十章真假难分(新书求收藏)

    这时一团劫云慢慢在肖海头上出现,落下道道雷光!

    肖海飞剑一斩,分出难以计数的飞剑,于天空之中结成剑阵,仿佛一条横贯天下的银河,正是牧野星河剑!

    这一剑在他手中使得比自己的师尊燕赤霄还要精妙,唯一遗憾的是不入筑基,这剑法的真正威力还是无法显现。

    “我就说这不是我在渡劫,一个筑基劫不可能搞得这般夸张……世界在崩溃……”

    下一刻,肖海的牧野星河剑瞬间被劫云辟得粉碎,而肖海背后现出了一对五色剑翼,正是天心剑宗的霓裳剑羽。

    他的速飙到了极致,瞬间超过了音速,向着自己的剑峰飞去!

    而肖海手中现出一团炽裂的剑光,这剑光有如太阳一般顶在他的头上散发着无穷的剑气对抗着天劫之力。

    大日焚天剑!

    轰……

    剑光所化的太阳被轰得粉碎,那劫雷直接落到了肖海身上,劈得他全身无一不痛,可怕的劫雷在他体内肆虐。

    原本他可以使出血煞剑池护住自己,但是宫傲雪在他怀中,用了这招第一个死的就是宫傲雪,所以肖海才自己硬抗。

    一口鲜血喷出,将宫傲雪染得通红!

    肖海疯狂的飞行,各种各样的剑光于天际闪动,抵抗劫雷,没挡下就用身体硬怼。

    他的身体很快便七痨五伤,但体内的剑种却开始生出莫名之变化,由虚变实,而窍穴在这些劫雷之下也开始慢慢的改变……

    终于,肖海回到了自己的剑峰。

    他看到剑峰已经崩塌,而企业与苏白傻傻的站在那里,但他根本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

    肖海心中一凉。

    就这在个时候,肖海发现先前崩坏的世界居然开始很快的恢复,就连自己的脑袋好似也在飞快的遗忘刚才发生的事情!

    “不对劲,不对劲!要想知道真像的话……唯有逃出去!”

    肖海再也顾不得了,许多,立时剑光一卷,将苏白和企业卷到了自己的身边,向着一个在飞速合拢的裂痕冲了出去!

    下坠,晕眩……

    肖海立时有了真实之感,先前原本属于自己的记忆如涌水一般涌出,肖海挣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天空中没有太阳,也没有星辰,四处一片灰蒙蒙的,甚至肖海连天地元气都感觉不到!

    “原来,这是……一个梦吗?”肖海坐了起来,随手一指点出,果然只有炼气二层的修为。

    但是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在那个世界所习得的剑术居然依然在自己的脑中,以他对剑法的理解,可以肯定这些剑法都是真的!

    不过大多数剑法自己是不能用的,因为他的经脉窍穴是无法承受那样剧烈冲击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肖海拿出了自己的定星盘,从时间上看,来到这里半个月了,身体的虚弱感也在告诉他这多半是真的。

    “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肖海才发现苏白,宫傲雪,企业三人都躺在自己的身边,一个个捂着头坐了起来,开口发问!

    苏白看着肖海,看着宫傲雪,脸色变得极为古怪:“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们两人居然成了夫妻……”

    宫傲雪神色半点不变,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道:“我想,那不是梦。应该是我们的生魂被拉到了不知什么东西里面,那一切都是我们生魂在其中所经历的事情。”

    “那东西轻松抽出了我们的生魂,能篡改我们的记忆,甚至篡改我们对时间的认真,还能自成一界,虽然是并不完整的世界,但绝对一个超出想像的宝物!”

    “可是我们该怎么找那个东西?”

    我叉,原来所有人都有那个记忆。

    这下肖海不由觉得尴尬了,毕竟在那个世界,他与宫傲雪生活了近二十年,相濡以沫,无论是什么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

    而企业还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孙子!

    企业一张小脸通红,根本不敢去看肖海,而宫傲雪却显得落落大方,仿佛真的就将刚才的事只当一个梦一般。

    但是在肖海没看到的地方,宫傲雪袖子里的双手正在颤抖!

    “居然……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居然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他了……我一定要杀了那小子!”

    “不过,不过他在那里对我相当不错……”

    “那是不同的世界,理论上里面发生的事同我的身体没有关系……”

    “最后如果不是他,他救了我一命!不然我们根本无法从那个世界逃出来……”

    “但是这口气不顺啊……不顺!我才不会是那么软弱,将自己一生系于一个男人身上人的人!”

    宫傲雪可还一直是单身一人,但是刚才在那个奇怪的地方却与肖海做为夫妻生活了二十年,这让她如何可能真的那般平静!

    苏白玩味的看着肖海与宫傲雪两人,摸着自己的下巴道:“刚才我看这定星盘,我们在这个地方呆了十五天,所以我们都会感觉很虚弱!”

    “还有,进来的那个门已经消失,我们没办法回去。定星盘无法定位,求救符也发不出去。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除非我们找出是谁用什么抽出了我们的生魂,或者我们才能回到外边!”

    “但是能做到这样事的人,我们绝不会是对手!清理一下我们用得上的底牌吧!”

    “我青狐佩显然碎了,但是还有三张相当于筑基大圆满全力一击的符箓!”

    “我有一张相当于金丹修士一击的符箓,不过摧发起来想当费时间,还会极度消耗我的力量!”宫傲雪拿出几枚丹药和灵食分给众人,淡淡道,“我们先补充体力,一边吃一边思考对策!夫君,这银沙酥特别好吃,你尝尝!”

    肖海非常自然的接过了宫傲雪手中的一个仿佛珍珠粉做得的糕点……然后,然后他和宫傲雪就傻在那里!

    苏白发出一阵震天大笑:“肖海,你这小子真的好命啊!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搞出那个地方的人会这样优待你?难道因为你原本就是天心剑宗的弟子?”

    “还有我们两个炼气九层大圆满的修士都没有发现异样,你是怎么发现不对劲,带我们逃出来的!?”

    肖海强做镇定的转移话题:“我也不知道,不过能逃出来就行。我们可不像外边那些被抽走生魂的人,有人喂吃的。再多等几天,我们都得饿死在这里!”

    “这里没有天地元气,所以很多法术用不了,不过武技的使用是没有障碍的。”

    “但是企业,你的舰载机不需要法术也能飞很远,你先调查一下周边的情况,这样我们可以省下大笔的真元!”

    “是的,老爷!”企业习惯提起裙摆,向肖海微微一曲。

    然后回过神来,一张脸变得更红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