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和前妻的幸福官司 >

第72章 亡羊补牢的良心救赎

    在我还在享受这样的时刻时,可能是艾英坐着不舒服了,也可能是腿麻了,她下意识地把右手放在我的腿上,支撑着自己,调整一下姿势。

    谁料到,她一下就抓到了我的坚挺的裆部,开始,她愣了一下,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了。

    都没有站起来,就羞红着脸,对着我的疯狂地打起来了。

    在我养父母和哥哥姐姐纳闷的时候,她就用她凌厉的指甲,在我的脸上开始“挖掘”起来了,也只是不到十几秒的时间,我的脸上,又增加了十几道流血的“河道”了,玉喜姐姐急忙拉开了她,并纳闷地笑着说:“这,刚刚,还好好的呢,现在咋回事啊,格格,哈哈哈。”她安抚着气得全身发抖的艾英说。

    即使被玉喜姐姐拉着,她还是对着我胸口,又踢了一脚,把我连人带小板凳,仰面踢倒在了地上,还对着我的裆部踢了一脚。

    哼哼哼,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早就用双手捂着了,不过,我的手被踢的非常疼了。

    我带着满脸的鲜血,笑着看着艾英,她面对着玉喜姐姐,指着我说:“他,他,他不要脸······”说完就气哼哼地跑了。

    妈妈和养母小心地给我擦着脸,我龇牙咧嘴地忍着,养母笑着说:“这,多好的孩子,一张英俊的脸,生生地毁在艾英手里了,真是啊,上辈子的欠她的啊,唉,嘿嘿嘿。”

    妈妈却笑着说:“这事儿,绝对怨常书,不然,艾英不会下这样的死手,再说啦,春儿,你想想,从小长这么大,就那一次,拽耳朵,艾英是下劲儿了,其他的时候,啥时候真正使劲儿打常书的,这个儿子啊,我生的,我知道,和他爹一个臭德性,哈哈哈,春儿,你还不懂,我的意思吗,就这样吧,给他点教训也好,哈哈哈!”妈妈说着轻轻地打了一下我的头就走了。

    养母还是笑着给我上着治疗外伤的药粉。弄好后,玉喜姐姐笑着,拿着一面镜子站在我的跟前,“常书啊,看看你的脸,和你小时候被艾英挠伤头皮一样的,哈哈哈,那时候头上是一道道的紫药水,现在你的脸上,是一道道的白药粉,哈哈哈。”她说着还左右地给我照着。

    我看着镜子中的我,已经不是那个面如傅粉、美如冠玉、人面桃花的美少年了,满脸的沧桑,比我那吃了化肥后,被肠胃病折磨的姥爷,还显得老呀,唉!

    不过,我一直在盘算一件事儿,也是我复仇的事儿了。

    我这一身的伤疤,和一个多月的发烧,让我恨死了刘焕的爸爸。

    尽管我一直迷迷糊糊地,但我还在清醒的时段里,反复想清楚了,那个爬邻居家墙头的男人,就是刘焕的爸爸。

    哼哼哼,我要借刀干掉这个“隔壁老刘”了!

    经过,我几天的蹲守,终于,在一个胡同等到了刘焕家的男邻居

    “吆喝,你还活着呢,嘿嘿嘿,你这脸都是蚊子咬的吧,嘿嘿嘿,一点的孩子,就知道想女人,长大了能是好人吗?嘿嘿嘿。”他轻轻地打了一下我的头说。

    “哼哼哼,我知道,去你家的小偷是谁,其实不是小偷,有一次,他光着屁股从你家爬出来,我用手电筒照着了,你想抓吗!哼哼哼。”我非常严肃地说。

    但他却瞬间气恼了,直接举起了巴掌,脸都狰狞地变形了。当等着他的巴掌时,他却停下了,“你说是谁?”他恶狠狠地用左手抓着我的肩膀说,甚至手指都要钳进了我的肉里了。

    “哼哼哼,说了,你也不信,今晚,你还在这儿等我,我们在你家附近等着,你找好人,记住,千万别找刘焕的爸爸和刘焕家的亲戚!哼哼哼。”说完,我挣脱他有力地手就跑了。

    晚上,我们如约相见了。

    他带了四个陌生的男人,我在我们这个街上,和这个庄上都很少见过的。

    我给他们指了那个男人翻墙进去和翻墙出来的地点,他们看后,急忙走到了一个隐蔽地角落里商量着什么,然后,一个年龄稍大的人对我说:“滚蛋吧,别对其他人,要敢说,我们就打死你!”

    我急忙跑了,其实,是躲在不远的一棵树上,就想看笑话了,哼哼哼。

    坐在树上,我不敢眨眼,看着一个人翻越了刘焕邻居家的墙。

    在那个人刚进去的时候,外面的五个人,一起闷不做声地,往院子扔着准备好的砖头,在噗噗腾腾地一分钟左右后。

    我看到那个人又从院子里开始往外爬了,但爬了三次,才上了墙头。

    同时,这五个人,也很快地就躲在了那个人出没的围墙下了。

    那个人在围墙上,坐了有十几秒的时间,就从墙头上慢慢地秃噜下来了。

    在他刚站稳的时候,这五个人,就直接拿着我没有看清的东西,在他的身上疯狂地打着。不知道打了多大会,那人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没有了声音。

    这几个人,又拿出了一个口袋状的东西,把那人装起来了,扎起口来,拴在一头准备好的驴身上,就这样在地上拖着走了。

    我吓坏了,急忙跳下树来,尽可能快地跑回了家里。

    我吓哭了,敲开了养父养母卧室的门,也惊醒了武喜哥哥他们。他们打开灯泡后,站在这间原本大仓库的最大空间的“客厅”里,惊讶地看着我。

    我战战兢兢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

    养父拍着他的脑门,快速地踱步着,“坏了,坏了,要出人命,要出人命,快点,常书,带我们去,武喜,叫你大帅叔去,叫上常高常中他们,去救人,别报警,快点······”养父对我们说。

    等我们快跑沿着拖拽的痕迹,追赶上的时候,他们已经挖好了坑,看着我们一群人的到来,他们很是诧异,甚至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都走吧,真出人命了,谁都跑不掉,我们现在把这人送到医院,有伤,他是自作自受,我们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快点走吧!”我养父用非常低沉且严肃地语气说。

    他们小声地商量一会儿后,就拿着各自的东西,牵着毛驴走了。

    我们急忙抬出了口袋,又放出了人。在手电的照射下,能看出来,已经血肉模糊了,但还有气息。

    我们把这人送到医院里,养父对孙医生说:“你去通知他家人吧,别说是我们送来的,就说,是他自己来的,不然的话,我们做好事儿,也落不了好,千万记住啊!”孙医生表情很扭曲,显然,不想做这事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