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公牛传人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格陵兰的冰球记忆

    白已冬和楚蒙计划去格陵兰旅行,赛季初在格陵兰的集训给白已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就风景而言,那的确是个好地方。

    白已冬开始了为期一周的蜜月,这将是他休赛期为数不多的闲散时光,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没做。

    未完成的戏份、梦幻学院的相关事宜、代表国家队参加多哈亚锦赛。

    “虽然这里有很多北极狼,不过别怕,我的叫声比它们大,可以把它们轻易震退。”

    “真的吗?”

    白已冬屡次跟楚蒙讲述自己用狼嚎喝退狼群拯救队友于危难的事。

    楚蒙就像听童话故事一样,听完说:“这是个好故事。”

    “这是真的,不是故事。”白已冬真想打电话给加内特他们,随便让一个人给自己作证,只要作证就好。

    楚蒙说:“不过,这里真的好美。”

    “你更美。”白已冬适当地调戏。

    “我会老的,这里再过一百年也是这么美。”楚蒙说。

    “那可说不定啊,天有不测风云,谁知道哪天会有一颗陨石撞击地球,恰好落在这里,毁掉这里的一切呢?”白已冬做了个如果让格兰陵人听到一定会找他拼命的假设。

    楚蒙摇头说:“这么美的地方应该永久保存。”

    “所以说是意外嘛,暂时还是你更美。”白已冬说。

    楚蒙说不过他,“被迫”同意他的说法。

    两人正准备出去逛逛,狼语者肯帕奇斯·扎南主动上门,“我的朋友,我正式邀请你参加我们今天的冰球比赛。”

    “肯帕奇斯,我很高兴你邀请我打冰球,我也知道冰球对格陵兰的意义,但我是个篮球运动员,我连一场冰球比赛都没看过,当然,我知道最伟大的冰球运动员是韦恩·格雷茨基。”

    “你也知道冰球之王韦恩?”扎南意外地看着他。

    “拜托,我在美国打球,1999年以前,这个名字每隔三天会被提起一次,我不想知道都难。”白已冬苦笑。

    格雷茨基在冰球这项运动的地位,就像乔丹之于篮球,他们都是一个领域的绝对王者。

    “那你更该领略一下这项运动的魅力了。”扎南不由分说,“放心,娱乐至上,胜负不重要,我们只是刚好缺个人。”

    就这么半推半就,白已冬被拉到了冰球场上。

    虽然是娱乐,装备却齐全,白已冬东拼西凑,穿上了一身护具,“肯帕奇斯,我必须告诉你,我的滑冰技术很烂!”

    “我的朋友,感受一下冰雪之美吧,我们只为快乐,不为胜负!”扎南大笑。

    “嗷呜呜呜~~”白已冬叫了一声:“胜负才是运动之美啊,如果不追求胜利。比赛就没有意义了。”

    “问题是我们没在比赛,即使赢了,也不会有人给我们颁发酷炫的奖杯。”扎南的话很有道理,白已冬嘴上认可心里不认可,他还是想赢。

    白已冬是场上最大的漏洞,他连站都站不稳,这身行头实在太不方便了。

    而且,他说的是真的,他的滑冰技术真的很烂。

    即使走了几步,对方也会迅速把他撞倒,然后发出铃铛般的笑声。

    白已冬又气又急,却又无计可施。

    对方死揪着白已冬这点连续进球,扎南大笑不止,“伟大的白狼竟然也有成为累赘的一天。”

    “冰球太难玩了!”白已冬躺在地上不想起来。

    “这就是冰上之美啊,伟大的格雷茨基曾在这样的场地上创造凡人无法企及的神话!”扎南是格雷茨基的死忠。

    白已冬参加过很多比赛,这是他输得最彻底的一次。

    白已冬没有任何的借口,虽然输了很不爽,但他可以负责任地说:“我尽力了。”

    是的,他尽力地站起来,然后被人推倒。

    虽然只是野球场,对抗却很强。

    白已冬这才知道这身笨重的行头究竟有什么用,如果没有这些,一场冰球打完怕是要伤亡一大片。

    冰球最有趣的一点是合法打架,球员之间允许用拳头对殴,虽然有诸多限制,但这是唯一一项明确声明可以打击的运动。

    当然,今天没人打架,大家只是图个乐,彼此都认识,没必要拳头相向。

    让白已冬不高兴的是:“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撞我?我连玩都不会玩,就算站起来也不会对你们产生什么威胁。”

    “因为他们有的人还关注NBA,而且是底特律的球迷。”扎南道出了真相。

    这就说得通了,公报私仇。

    篮球场上打不过你,冰球场上还不把你往死里打?

    白已冬应该感谢他们的不杀之恩,因为野球场上没有裁判,真要做出出格的事也只能认栽。

    这帮球迷的素质还是很高的,只是捉弄白已冬,没做其他的事。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为底特律惹了滔天大祸?就因为你们今天对我做的这些,下赛季我要在奥本山拿50分!”白已冬发出一番豪言。

    “你疯了?”扎南说:“我们还有下半场要打!”

    “什么?刚才只是上半场?”

    什么?冰球还有下半场?这是白已冬没说出来的问题。

    白已冬的威胁不但没起作用,反而让隐藏在对面的活塞球迷变本加厉地捉弄他。

    据扎南统计,下半场白已冬总共摔倒三十二次,被撞五十四次。

    无论是倒地次数还是受侵犯次数都是全队最高的。

    白已冬不是一碰就倒的竹竿,被人撞倒,首先是不会用冰球鞋,其次是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应付冰球场上的对抗,这些都是外行人的通病。

    结果没什么悬念,白已冬这点的漏洞太大,对方一打一个准。

    扎南攻进了全队唯一的一球,那球还是对方特意放他进攻才得手的。

    进球后,白已冬像中了百万美元的大奖一样跳起来,然后又因为落地不稳重重摔跤,“我恨冰球!我他妈再也不玩冰球了!”

    扎南觉得自己有义务更正他的想法,“千万别这么想,就像你第一次穿上溜冰鞋,肯定是经常摔跤,一旦你习惯了,你就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

    “算了,这运动不适合,玩这一次已经够了。”白已冬说:“我是绝对不会突然宣布退役去从事冰球的。”

    “我可没让你效仿乔丹,伟大是不可复制的。”扎南说:“至少从可玩性来看,冰球还是挺有趣的,不是吗?”

    “现在我大致知道规则了,以后我会尝试看一点冰球比赛,但我不会尝试,这运动真的不适合我。”白已冬决心已下。

    扎南大笑:“看来一场难堪的失利让白狼丧失信心了。”

    “你说得一点没错,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输得这么惨。”白已冬费了老大的劲脱掉身上的冰球服,“你每天都打冰球吗?”

    “我可是狼语者,怎么可能每天都打?”扎南说:“抽空打一打,就像今天一样。”

    “格兰陵很小,可娱乐的事情不多。”扎南说:“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没事的时候,聚在一起打冰球是我们最大的乐子。”

    “有空来美国,我带你领略资本主义的花花世界。”白已冬开玩笑道。

    “那就不用了,我对美国没感觉,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去。”扎南话语不肯定,语气却很坚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恶,白已冬不会为扎南的决定感到遗憾。

    和美国相比,格陵兰才是天堂。

    白已冬看向天空,这里的天比任何地方都要蔚蓝,目光一落,映入眼中的是纯白的世界。

    如果不回头看身后的城市,白已冬真的会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奇幻世界里。

    “至少你看NBA了。”白已冬说。

    “我承认篮球是个有趣的运动,我和你一样,我会看比赛,但我不会打篮球。”扎南笑道。

    “这么着吧,我会尝试学习打冰球,你也学学打篮球,下次我再来格陵兰,你组织一场冰球比赛,我组织一场篮球比赛,如何?”白已冬问。

    “绝妙的主意!”扎南完全赞同:“就这么定了!”

    “哈,我真是天才!”白已冬收拾自己的东西,“那我就回酒店了。”

    “我也该去办公了。”扎南刚刚收到了一个地方的预警。

    预警不常有,一旦出现,那就是某个地方出现了北极狼的踪迹。

    “冰球好玩吗?”楚蒙问。

    白已冬强迫自己忘记被人一次次撞倒:“挺好玩的。”

    “摔跤好玩吗?”楚蒙问了个很内涵的问题。

    “不好玩,为什么这么问?”白已冬反问。

    “那为什么冰球好玩?你一直在摔跤啊。”楚蒙的话语耿直的让白已冬无地自容。

    白已冬脸如菜色,“亲爱的,你去看了?”“嗯,我看到你一直在摔跤,大家都在玩,只有你一直在摔跤。”楚蒙说。

    “亲爱的,你必须忘了刚才看到的。”白已冬不想让这件事影响自己在楚蒙心里的形象。

    “很难忘记啊。”楚蒙说:“你怎么会被人一撞就倒。”

    白已冬抱起楚蒙,放到床上,“如果你忘不了,我会帮你的。”“这种事和忘记你打冰球一直摔跤有关系吗?”楚蒙红着脸问。

    “有的,不信你试试看。”

    说罢,白已冬扒下楚蒙的衣服,行禽兽之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