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三七五章 放了他

    但是,鲍鸿再次错了,错的很离谱。

    一名守关的副将站了出来。

    “校尉大人,你说你拿的是何将军的将令,但是何将军的将令再大,又怎比的朝廷的圣旨?你让我们攻击云州军,这不是逼我们造反吗?再说,这位兄弟何罪之有,你不由分说就杀了他。”

    他这么一站出来,守关的将佐纷纷站在了他的身后,面色不善的看着鲍鸿。

    鲍鸿心中一沉,指着众人。

    “军法不容情,不要以为你们聚众闹事,本校尉就不能杀了你们?来人,将这些人都拿下了!”

    他身后的心腹立即冲了出来,将这些将佐全都围了起来。

    这时守城的士卒不干了,纷纷掉转兵器对准了鲍鸿的人。

    守关的将士有几千人,而鲍鸿只有五百人,从兵力上来说,鲍鸿是处于弱势的。

    “调骑兵进来!”

    鲍鸿咬牙切齿的喊道。

    擒贼先擒王。

    只要拿下了这些造反的将佐,其余的也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他早就有了防备,原守关的将佐都被没收了兵器。

    城头上一片闹哄哄的,丝毫没有注意到云州军的杨帆已经悄悄的摸了过去。

    “不听号令,杀无赦!”

    鲍鸿大吼了一声。

    既然一两个人的血已经不能够威压这些人了,那干脆将这些将佐都干掉。

    他给一种手下打了个眼色,众手下会意,忽然拔刀对守关的将佐下起了杀手。

    守城的将领淬不及防,立即倒在了血泊里。

    “兄弟们,这些人不给咱们留活路,大家动手!”

    为首的副将也被砍了一刀,当下忍痛喊道。

    守关的将士登时冲了过来,跟鲍鸿手下斗在一起。

    鲍鸿杀死了一名将佐,咬牙道:“孟津将佐聚众谋反,兄弟们给我杀,只除首恶,余者不究。”

    就在这时,底下的杨帆看得仔细,立即射出了一箭。

    啊!

    鲍鸿冷不防被射中,叽里咕噜的倒在了地上。

    “兄弟们,杀了这帮假传号令的混蛋,开关,放云州军进来!”

    守关的副将大喊道。

    既然鲍鸿打算血洗他们,他们自然也不客气。

    杀啊!

    守关的将士冲上了城头,跟鲍鸿的人马混战起来。

    框框框!

    一名将佐打开了吊桥。

    冲!

    赵云一马当先,冲进了关内。

    他身后的杨帆也率人冲进了关内。

    杨帆的手下都是从白马义从选拔出来的骑**良的士卒,他们一进来纷纷对鲍鸿的手下展开了狙杀。

    鲍鸿带来的是羽林卫,头盔上都插着翎毛,原本是现实禁卫军高人一等身份的东西,这会儿却成了催命符。

    啊啊啊!

    羽林卫一阵人仰马翻,很快淹没在原守关将士的怒火之中了。

    冲!

    郭嘉猛的挥手,率领大军冲进了孟津关。

    战斗很快接近了尾声。

    鲍鸿的五百大军很快被愤怒的守关卫士和云州军的弓骑消灭了。

    连他本人也被赵云生擒了。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浑身浴血的副将拜倒在郭嘉的面前。

    “孟津守军司马赵明拜见郭侯爷!”

    他已经看过了圣旨,知道圣旨是真的。

    “赵司马快些请起!”

    郭嘉急忙搀扶起了他。

    话说这一次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入关,这个赵明厥功甚伟。

    “郭侯爷请恕罪,末将也是被奸人蒙蔽,险些就酿成了大祸。”

    赵明颤颤的说道。

    不知者不罪!

    郭嘉微微一笑,轻轻的揭开这一页。

    赵明见到郭嘉并不怪罪,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赵云拎着浑身浴血的鲍鸿来到了郭嘉的面前。

    “主公,鲍鸿已经带到!”

    赵云一松手将鲍鸿丢在了郭嘉的脚边。

    “郭嘉,你这个乱臣贼子!”

    鲍鸿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是何进的心腹,对郭嘉自然是恨之入骨。

    乱臣贼子!

    郭嘉忽然扯住了他的头发。

    “你他么给我睁开狗眼好好看看,这是不是当今的圣旨?”

    鲍鸿哼了一声。

    他自然是认得圣旨的,也知道圣旨是真的。

    “十常侍祸国殃民,假传圣旨,你郭嘉就是十常侍的走狗,你等着,大将军一定会给我报仇的。”

    此人还算是硬气,落到了郭嘉的手中,也没有活着离开的念头。

    很好!

    郭嘉冷笑了一声。

    他最喜欢折磨这种硬骨头。

    软骨头折磨起来也没有什么意思。

    “我是十常侍的走狗,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郭嘉伸脚踩在了鲍鸿的脚踝上。

    啊!

    鲍鸿吃痛,大喊了一声。

    “士可杀不可辱。郭嘉,你这个奸贼,你不得好死。”

    是吗?

    郭嘉再次笑了笑,踩在了他的右脚上。

    啊!

    鲍鸿再次惨叫了一声,这会儿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

    “不用着急!”

    郭嘉笑吟吟道:“你还有双手,还有小腿,还有那东西,等我慢慢都踩断,然后给你包扎起来,等伤口愈合之后,再扯开撒点盐,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啊!

    饶是鲍鸿一心求死,但听到这种法子,还是有些毛骨悚然。

    “郭嘉,折磨人的不是好汉,给我一个痛快吧!”

    他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语气开始软下来了。

    很好!

    郭嘉点了点头。

    “你不嘴硬了?”

    鲍鸿不说话了。

    他嘴硬不过是求速死,如今郭嘉要慢慢的折磨他,他也不敢在嘴硬了。

    郭嘉笑吟吟道。

    “你可服了?”

    这话一出,他身边的将领都有些哭笑不得。

    得,主公的经典之问有开始了。

    话说,他们已经有些时间没听到主公说这话了。

    鲍鸿也愣住了。

    这不废话吗?

    服了你能放人吗?

    自从落到郭嘉的手中,他根本就没打算活着离开了。

    但是蝼蚁尚且贪生,鲍鸿也是如此。

    他仔细盘算了一阵。

    说不服,自然是死路一条。

    说服了,可能也是死路一条,不过毕竟还有点生机。

    再说就算都是死路一条也没有什么,他只求速死而已。

    服了!

    鲍鸿低声道。

    完了!

    众人无不摇头叹气。

    貌似说服了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他们都似乎看到了鲍鸿人头落的景象。

    哈哈哈!

    郭嘉大笑了几声,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既然你服了,本侯也不再跟你一般见识,来人给他一匹马让他回去吧!”

    什么?

    众人无不绝倒。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