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一百零九章 吴荷发言

    “特区卖土地搞西方那一套就不说了,毕竟是特区嘛,一家两家影响不到全局,但是放开私营经济万万不行,雇工八人以上就是资本主义,要是雇工百人千人,那就是大资本家了,如果全国有成千上万个大资本家,那我们国家还是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了?那不成了资本主义社会了吗?这是国家的根本,万万不能动!”

    冯友军一边说一边拍着桌子,显然是发了怒。

    “老冯,别激动,别激动,坐下,坐下,喝口水消消气!”

    赵弘扬赶紧站了起来拍着对方的肩膀。

    “老项,老冯,咱们这些人实际上不懂什么经济,这经济学是个大学问,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说到底就是经济体制的变化,怎么变?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只有靠经济学家们的研究才能摸索出来,咱们国家可是有自己的经济学家,吴教授,你是知名的经济学家,刚从国外回来,不如你说一说自己的想法,你说完了厉教授再说,咱们要百花齐放嘛!”

    赵弘扬对着吴荷点了点头。

    “好,既然赵总理点名,那我就抛砖引玉,先说一说,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妥,还请友军副总理和各位领导给予批评指导!”

    吴荷缓缓地站了起来。

    “我们国家从七八年开始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引进外国的先进技术,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必须要坚决贯彻下去,但是引进技术只是初级阶段,最关键的还是自己掌握技术,这是根本性的问题,但是五年时间里,我们国家的企业还没有意识到,反应有些慢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管理僵化,跟不上形式,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

    说到这里吴荷看了一眼在坐的人,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管理老化设备老化所有人都知道。

    吴荷接着说道。

    “所以我们提出了承包制,有了很大的改善,自负盈亏多劳多得嘛,可以大大增加工人们的积极性,但是承包制也有弊端,赚钱了,承包者想得大头,后面的领导不同意,赔钱了,承包者一个人承担责任,承包者不同意,所以承包制度也只是改革的一个方向,并不是目标,只有彻底打破集体制度,个人企业自负盈亏,那样经营者才会没有顾忌放手一搏,企业的活力才会真正释放出来。”

    此时冯友军突然打断吴荷说道。

    “吴教授,那不就是个体户嘛,我们国家现在可是有很多个体户的!”

    “冯副总理说得没错,就是个体户,不过您所说的个体户恐怕都是些小商贩,在道边摆个摊子买些早餐之类,我所说的个体企业是大规模的,雇工超过八人,甚至八十人八百人的企业,只有这种企业才有更多的钱,进而掌握先进的技术。”

    “呵呵,吴教授你和项书记是一个路子,我刚才说了,这是资本家行为,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格格不入。”

    冯友军冷笑道。

    “呵呵,各位,最近我的一位学生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非常好,我给大家读一下,各位一听就明白了!”

    吴荷说罢就把刘琅写的小岛经济学念了出来。

    故事基本上还是刘琅所写的那样,不过吴荷又加上了很多自己在国内调研时的内容加以辅助。

    “在徽州省有一位叫做年长久的人,没有文化,但是瓜子炒的很好,改革开放后干起来了个体户,一家几口人炒瓜子卖,在七九年的时候就年入一万元,成为当地第一个个体户,到了去年,他已经可以每年炒十万斤瓜子,但是人手不够了,就雇佣了三四个工人,可是三四个也不够,最后雇佣了十个工人,每人每月给一百二十元,一个月的时间就卖出了十万元,纯收入达到五万元,结果后来被当地政府因为雇工超过八人给抓了进去,年家还没说什么,那几个雇工不干了,说是他们原来每个月只有二十块钱,从年家干一个月就相当于小半年的收入,年长久被抓他们干不了,收入没了,连一家老小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按照现在的理论来说,他们受了剥削,应该站起来批判年长久呀!哪里会站在年长久一边替他说话?这不是笑话吗?”

    说到这里一旁的赵弘扬插嘴道:“一个月一百二十元,好家伙,工资比你们这些部长主任还高吧!”

    没错,现在首都的高官官员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九十多块钱,资格老一些的能达到一百元,如果是那些不发达的省市,高官官员也就七八十块钱,换句话说,那几位雇工的工资在这个时代已经达到了高官官员的级别,一个人能养十个人。

    “弘扬总理说得没错,当时我得到这个资料后也是吓了一跳,恨不得我都去当年长久的雇工了。”

    吴荷的话引起了周围一帮人的大笑。

    当然,众人也当做这是个笑话,虽然他们的工资不高,但是享有的待遇那是别人无法相比的,每个月各项补贴加起来要大大超过工资的,但是月收入一百二十元在这个时代还是非常少的,起码在基层,只有最艰苦的一线工人能达到百元左右。

    “所以,我们现在认为,只要社会不断发展,生产力不断增加,雇工是必然产生的现象,而且随着社会技术的不断提升,雇工的人数也必然会大量增加,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根本无法阻挡!”

    吴荷最后下了结论。

    吴荷的话让在场的人安静了下来,就是冯友军也皱着眉头不停的思考,小岛上三个人的故事太简单了,一步步逻辑上的发展非常清晰,几乎是不可置疑的,推导出的结论似乎也是符合实际,这让冯友军也觉得非常合理。

    “厉教授,你怎么看?”

    冯友军看向了另外一名经济学家,这位专家叫做厉为宁,他同吴荷教授同为国家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也是国家智囊之一,但是两人在很多观点上都有着分歧,算是两个学派。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