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黄金渔村 >

101.我上

    敖沐阳走出村口,看到有人一身泥沙往村子里走,到了沙滩上,听到村里人在骂爹骂娘。

    “这怎么回事?”他纳闷了。

    敖富贵抹着满头的沙子将事情叙述一遍,最后怒道:“敖志义那龟孙,还踏马村长,跑的时候他头一个跑了,这什么玩意儿!”

    敖沐阳皱眉道:“我不是说了这事我处理吗?”

    敖富贵委屈道:“大家等不及,而且有人看你回村了,以为你怕事……”

    鹿执紫在旁边撇嘴道:“沐阳兄要是会怕事,那天晚上王家村来领人他就不会出面,县城里的混子来催债他也不会出面,你们跟他从小玩到大,连他的性子都不了解吗?”

    敖富贵干笑道:“羊子跟以前变化有点大,咦,你咋把这货给带过来了?”

    他看向敖沐阳身后的一个大汉,大汉穿着潜水服、提着氧气罐,满脸横肉、膀大腰圆,正是之前被绑着吊在井里然后扣在了敖小牛家的铁头。

    高利贷公司这帮人还没有金宏讲义气,铁头被扣在了村里这么些天,竟然没人来捞他。

    敖沐阳拍拍铁头的肩膀道:“今天的事就靠你了,船上有几个你们县城里的顽主,他们很牛逼啊,我看看你能不能治得了他们。”

    铁头此时没了之前的嚣张,他讪笑道:“我一定尽全力,不过说实话今天我这边兄弟少……”

    敖沐阳打断他的话道:“你要是能治得了他们,那就可以坐他们船回县里,你要是治不了,那你继续给我待在我侄子家里看门。”

    铁头立马挺起胸膛:“草他吗的,县里的小比崽子是吧?小哥你看我的,今天我踏马不把他们整出屎来我就是个王八蛋!”

    敖富贵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羊子你靠这货对付船上的人?你们怎么能上的去?他们只要看到有船靠近,就会安排人去守着舷梯。”

    敖沐阳笑了笑道:“我有数。”

    他带着铁头从沙滩绕路下水,沙滩上人多,隔着抽沙船又远,船上的人自然注意不到两人。

    进入水中,敖沐阳给铁头戴上面罩,带着他在水里潜泳。

    两人一直没有露面,从水里靠近了抽沙船。

    抽沙船附近海水一片浑浊,海底泥沙都被搅和了起来,有人出现在船边后从船上不可能发现任何痕迹。

    绕船潜泳到了舷梯边上,敖沐阳慢慢探出头来。

    船上的人在忙活着捡石头、收拾鱼虾,他们偶尔抬头看看海面防备有人划着筏子靠近,此外再没有别的担忧。

    敖沐阳探出头来贴着船舷掩护看了看舷梯,发现这边没人后,他将铁头拉了出来,然后摘下对方面罩说道:“我先上去卡住舷梯,然后你上去给我解决他们,没问题吧?”

    “小哥你先上,我踏马随后就到,肯定干的他们服服帖帖!”铁头这会最是服帖。

    敖沐阳一路可是潜泳过来的,他叼着氧气管都觉得憋气,而敖沐阳不借助任何工具顶多偶尔去水面换换气就过来了,这水下功夫厉害的让他感觉恐怖!

    深吸一口气,敖沐阳逆转金丹顿时全身充满力气,他就像是一枚出水的飞鱼,‘嗖’的一下子跳上了舷梯,接着他化作一只灵猴,‘啪啪啪’几下爬了上去。

    铁头仰着头满脸呆滞:尼玛这小子到底怎么练的?这身手太牛笔了吧?

    敖沐阳一口气冲上了舷梯,船上的人没意识到异常,几个人该抽烟的抽烟、该吹牛的吹牛,有说有笑,就是没有人发现他!

    这样正好,他拍拍船舷示意铁头爬上来。

    铁头打起精神,抓着舷梯一步一步往上爬,跟个蜗牛似的。

    他爬舷梯有声音,有人听到后一转头看到了敖沐阳,顿时愣住了:“沃日,你谁啊?什么时候上来的?”

    敖沐阳没理睬他,转身弯腰伸手将铁头拉了上来。

    断眉大汉认出他来,立马提起鱼叉道:“草,第一次过来的就是这小子!给我把他弄到水里去吃泥!”

    铁头背着氧气罐气喘吁吁的爬上来,上船之后他立马来了威风,先是大喝一声:“草拟吗,狗币!你们是谁?玛戈璧知道我是谁吗?!”

    断眉大汉带着两个手下拿着鱼叉要来对付敖沐阳,铁头这一露面把他吓一跳:“靠,铁哥?”

    一听这称呼敖沐阳笑了,看来这铁头在县城里有些名气。

    铁头是个人精,听了断眉大汉的称呼他就稳下心神,嗯,船上的人自己肯定能镇得住!

    他打眼看了看几个汉子,大模大样的摘掉氧气罐道:“你认识我?你谁?混哪里的?麻痹的吃到我这里了,胆子真几把肥啊!”

    作为县城小混子的断眉大汉对待渔民们的时候霸道又彪悍,面对铁头这种大混子他就老实了,这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听了铁头的询问,断眉汉子谄笑道:“哈哈,我是刘光啊,那啥我老表叫刘炮,跟铁哥你是兄弟嘛……”

    对方这么一说,铁头眉毛顿时跳了起来。

    他怕敖沐阳误会自己跟这群人的关系,赶紧上去一脚踹在断眉汉子的小腹上:“草拟吗,谁跟刘炮是兄弟?!刘炮是踏马哪里的狗币?!”

    断眉汉子被他踹翻在船舷上滚了两圈,但他不敢反抗,爬起来哭丧着脸道:“铁哥这是咋回事?刘炮啊,就是二炮,你们经常一起打麻将啊二炮啊!”

    “二炮二炮二炮!草拟吗的二炮,你还火箭兵你还三十八军呢!”铁头上去又是一脚,“老子麻痹的认识个急吧的二炮!老子认识你二大爷,老子草你二大爷!”

    旁边的人眼睁睁看着船老大被铁头连踹带踢,他们只能看着不敢上去拦着,作为县里不入流的混子,他们可是熟知铁头的大名,根本不敢惹他。

    一口气的连环踢,断眉汉子被踢得满船打滚。

    铁头不肯罢休,换了口气要继续去踢人。

    敖沐阳拦住了他,断眉汉子哎哟哎哟的惨叫着,见此急忙递给敖沐阳一个感激的眼神。

    铁头还要耍威风,推开敖沐阳道:“小哥你让开,这煞笔玛德敢惹你,我今天非给他松松骨不行。”

    敖沐阳帮他卸下潜水服,道:“铁哥你先喘口气,我帮你脱下潜水服,这东西二三十斤,你穿着打人多累呀。来,脱下以后使劲打,好好泄泄火,这就是我兄弟我找来给你泻火的!”

    断眉汉子惨叫一声:“别别打了,饶命啊!我不知道这是铁哥你的地盘,铁哥你饶命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