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极品阎罗系统 >

第438章 都是谱

    心里气不气?气得要死。不论是刘备还是关羽又或者张飞,甚至一干护卫也是气得七窍生烟。

    这世道流行的是“杀人不过头点地”生死之事都是寻常事,饿死、病死、战死、冤死各种死法尽都屡见不鲜了。所以,死之一事虽然令人恐惧,却不会让人气愤。气愤的又是什么呢?折辱!面子!

    甚多时候,技不如人被人给杀了,没人说什么,死者自己都不会怨别人。可就是受不得折辱。更别说张飞这般被人捏小鸡崽子一样制住然后拿话打脸说他“父母兄长没教好”,甚至还用脚直接踩他脸上。这比杀了张飞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可以说,从这一刻起,刘关张三兄弟对这位“阎罗”的印象已经是到了大仇敌的地步了。没当场翻脸,只是因为知道就自己眼下这点人就算拼了命也干不过对方,心里都在盘算到底如何调集人马来弄死这个敢折辱他们的家伙。

    层次不同,心思所想就大不一样。比如说薛无算,弄死张飞和不弄死张飞都是心里一个念头而已。为的是想看看热闹,瞧瞧这出戏有没有当年小时候守在黑白电视机跟前看到的那么精彩。至于刘关张三兄弟心里酝酿的报复,有关系吗?需要在乎吗?

    不需要。

    重新上了路,薛无算没有再走路了,一脚踹飞了张飞,自己坐在了张飞的坐骑上。这坐骑本来想反抗不让坐,可当薛无算的气息稍稍一放就立马老实了,缰绳都不需要牵,跟着薛无算的念头,让往东绝不敢往西。

    一路往前,拐了进了一条小道,马去不了了,留下护卫看守,刘关张三人以及薛无算就沿着小道继续步行。这期间,刘备的一个小动作却没有瞒住薛无算,似乎是在示意那些留下看守马匹的护卫赶紧去叫人马来。安的心明显就是要等大队人马到了找薛无算秋后算账。

    不过薛无算无所谓。现在他想的就是看“卧龙”。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能把刘备这种几乎零基础的人扶持到一国之主的位置上去。

    在山间小路上走了大概半小时,映入眼里的是一座颇有情趣的小院落。门前是一颗大榕树,不远处是一个池塘。

    院落很简陋,算不得什么精舍,但却有个茅草搭的门坊,上面还挂了牌子,上书:卧龙居。很有气势,也很嚣张。不过这跟此间主人的脾气估计一样,不嚣张的人怎么会自号“卧龙”呢?这两个字本就有些犯忌讳的意思。放在太平年间,轻轻松松就是砍头大罪。

    “三位大人又来了?”说话的是一个在门前大榕树下坐着,手里忙活着用藤条编一个簸箕的半大孩子,估摸着不到十六岁。

    “小兄弟,卧龙先生可在?”刘备满脸堆笑,朝着那树下的半大小子微微拱了拱手,问道。

    “这位大人,您们这次倒是来得巧了,我家先生在的。不过,现在先生正在午休,怕是要在等一阵子才会起来。”

    这话的意思就是要刘备几人等咯。

    薛无算在边上瞧得好笑。这半大小子也是胆子大,看到张飞和关羽瞪着的双眼和身上怒意居然还挺淡定。他还不知道来路上,张飞关羽心里一直憋着杀意的,现在被他这么一挑拨,更是如火上浇油一般。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刘备的城府还是足够的,心里虽然也是怒气未消,但却还能压制得住。拉住了准备捏吧死这半大小子的张飞和关羽,说:用不着去叫卧龙先生,午休而已,在下在外面等一等也就是了,不着急。

    这一番场面,落在薛无算的眼里就跟一场可笑的闹剧差别不大。

    他记得刘备前一次来的时候可是留下过书信说今天会再来的。凭刘备的名号,薛无算不信诸葛亮会如此堂而皇之的高卧酣睡。最奇葩的就是这半大小子了,一个书童而已,哪里来的胆子跟张飞和关羽这样的百战猛士横眉竖眼的?

    退一万步,即便你诸葛亮有睡午觉的习惯,明知道人家刘备都来第三次了,叫醒你又如何?这本就是待客之道吧?

    所以,薛无算总结的就是:诸葛亮是故意知会自己的书童拦住刘备等人,以此来看看刘备对自己的重视程度。够不够得上“礼贤下士”这四个字。说白了,就是要在刘备的身上找自己的脸面。

    刘备等得,薛无算却没想过要傻乎乎的站在门外等里面的人把瞌睡睡足。在他面前,谁也没这么大的面子。

    “小子,你这些话是不是诸葛亮教你这么说的?”薛无算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出来。

    那书童一愣,本以为这人是跟刘备三兄弟一起的,现在看来似乎不是啊。

    “这位大人此言何意?”

    “何意?就是字面的意思。”

    “小子不懂。先生本就有午休的习惯,这很奇怪吗?”

    薛无算嘿嘿笑道:“不奇怪,不过我来了,你为何不去把你家先生叫起来,却在这里坐着不动?这难道就是你家先生的待客之道?还是说是你这书童自己皮懒,给你家先生的德行抹黑?”

    “我,这,不,我是”一下,这书童就词穷了。更是笃定了薛无算之前的猜测。

    这小子就是一个虚货,被拆穿了,然后拿话一激就沉不住气了。

    薛无算也不想跟着书童多说。他的习惯就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所谓了“给以面子”或者“花花轿子众人抬”之类的他才懒得管。他来就是见识诸葛亮的,可不是来捧臭脚的。

    转身就推开虚掩的大门,朝里面扬声道:“诸葛亮嘿,起床了,人家堂堂皇叔刘备,刘玄德找上门了?还不赶紧跪迎?”

    这一声吆喝,声音之大,说是响彻山林都不为过。估计就算是晕死过去了都会被震醒,就不信本来就极可能是在装睡的诸葛亮还能沉得住气。

    不过这可就让刘备的脸色难看了。好好的来了三次,每一次都是低三下四的求见,好不容易终于碰到正主在家了,正是表现自己虚怀若谷的时候,却不想被薛无算嗷一嗓子全给毁了。

    刘备正想着自己该怎么说,就听见屋里传来人声。

    “亮不知刘皇叔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