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182章 雕琢技巧

    铁杆粉丝啊……

    陆子安也深以为然。

    退了直播间后,他去了客厅。

    客厅里沙发旁边原本空着的位置此时多了一个鱼缸,里面还有好些热带鱼,倒是挺好看的。

    “这是……”

    邹凯从鱼缸后边探出头来,嘿嘿一笑:“安哥!这是我送曼曼的生日礼物!怎么样,酷炫吧?”

    这个确实挺好看,但他就是有点想不明白邹凯的脑回路……

    “嗯,挺不错的。”陆子安顿了顿,很是艰难地道:“但是,你怎么会想起送这个的?”

    “因为这个好看啊!你看,曼曼这么好看,送她这么漂亮的鱼不是漂亮到一块儿去了!她一定会很喜欢的!”邹凯很兴奋,收起工具箱下楼去了。

    果然好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反正邹凯脑回路一向异于常人,他也早就习惯了。

    陆子安无力地摆摆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准备翻些风无羲之前的视频出来看看他刀功到底如何。

    只是明明他爸妈都在楼下做饭了,奇怪的是他竟然又闻到了菜的香味。

    唔,还有点腥……

    慢着。

    陆子安僵硬地转过头,看着那个鱼缸。

    一条鱼死不瞑目地瞪大眼睛望着他,那色泽,俨然是熟了。

    陆子安怔了几秒,然后没控制住,当场就笑出了声。

    连后面掏出手机给邹凯打电话的时候手都在抖:“喂,邹凯,你上来一下……咳,你的水……好像开了。”

    因为邹凯的哀嚎,很快一大群人都跑了上来,一个个笑得打跌,纷纷表示深切同情这死去的小鱼们。

    好不容易投生为景观鱼,逃过了被烹饪的下场,最后竟然在鱼缸里被煮熟了,果然是死不瞑目。

    沈曼歌起来的时候,鱼缸里已经被重新放了些锦鲤,她完全不知道前边发生了什么事,倒是觉得这锦鲤也挺漂亮的。

    愉快地拍了几张照片,发了条微博:【锦鲤大神,佑我好运!】

    其实这条微博她真的只是随手发的,连滤镜什么的都没用,之所以照得挺好看完全是因为这鱼都是邹凯临时从吴羽别墅那边捞过来的。

    毕竟吴羽有收藏癖好,他的东西就没有差的。

    结果万万没想到,吃完饭后,她惊恐地发现这条微博转发量和评论竟然已经超过了她之前所有的总和,而且还有上涨的趋势。

    而最新的评论,竟然全都是转发以后回来感谢她的。

    【谢谢锦鲤小仙女,转发了以后我真的收到了稿费呢!】

    可是姑娘,这是你自己的稿费啊!

    【哇,好灵!刚转发,我妈就把我生活费给我了!】

    ……她妈给的钱,她不感谢她妈,来感谢条微博……

    Emmmmm……

    沈曼歌表示自己已经完全看不懂这评论是咋回事了,索性关了手机登游戏。

    结果一开直播,全都是叫她锦鲤小仙女的。

    这些人到底还记不记得,她是个游戏主播啊?

    到底是她沈曼歌拿不动刀了,还是这几天修身养性让他们误会她是个佛系少女了?

    带着这样的情绪,沈曼歌捋起袖子,登了游戏后眼都不眨就杀了数十人,满意地看到众人谈论的话题顺利扭转了。

    这样才对嘛!

    陆子安查了很久,将风无羲这个人的所有视频全都看了一遍,包括他的作品,也都进行了一番分析。

    最终觉得,金奖的作品,应该不是出自风无羲的构思。

    风无羲这个人性格较为内敛,这一点从他之前的作品就看得出来。

    他功底是有的,仔细论刀功应该比任如画还要高上几分,但是他的作品都是各种诗情画意,情感细腻,而《物竞天择》这种杀伐果断的作品与他完全不是同种风格。

    仔细说起来,可能任如画来创作《物竞天择》的话,比风无羲要来得合适。

    可是为什么最后是风无羲?

    陆子安仔细思索一番,忽然想起决赛前,任如画来找过他。

    他不禁有些想笑,任如画不过是想来请教一下镂雕技艺,估计怎么都想不到,他就这么跟金奖擦肩而过了……

    重新打开系统界面,他原本因为给沈曼歌做生日礼物而消耗一空的功勋值又涨上来了不少。

    他看了看,再次兑换了几柄刻刀。

    虽然不确定,但他隐隐有种感觉,或许,他和重云的见面将很快到来……

    再次来到电视台参加节目,陆子安内心毫无波动。

    铁杆粉丝们都是由瞿哚哚去接待的,因为只有三个,所以陆子安决定在节目结束后请他们几个吃饭。

    这一次舞台已经改变了很多,最明显的就是台下多了好几排座位,坐得满满当当的。

    易主持简单的开场白后,直接微笑道:“好的,话不多说,相信大家也已经迫不及待了,请陆大师现在开始吧!”

    身后的帘幕缓缓拉开,露出了工作台和上次的半成品,连木屑都没变过,一切如旧。

    【哇,好紧张,我要说点什么好呢……】

    【我去前边那条不算!我我我,妈妈我爱你!】

    【太二了,没眼看,我只想知道大师的木屑到底有多重。】

    【你太现实了,像我就不一样,我只想知道大师的木屑到底值多少钱。】

    陆子安打开工具箱,将所有刻刀一水排开,取过平刀开始雕琢凤凰旁的牡丹花。

    牡丹和祥云一样,在整个画面中是最不显眼的,都不过是陪衬。

    所以陆子安准备今天先雕些花瓣让手感顺一些,再进行凤身的雕琢。

    平刀沿着花瓣边缘起起伏伏,一朵牡丹花甚至不需要太费力气,就慢慢绽放在他的刀下。

    趁着他换刀的空隙,易主持低声道:“这花雕琢时看似轻巧,其实挺费力气的吧?陆大师,您有没有什么技巧?”

    陆子安淡然道:“木雕技艺都是有口诀的,每种花的技巧都不一样,像我现在雕的牡丹……这个也是有口诀的。”

    “口诀?”

    不仅易主持一脸惊喜,就连在场的不少观众都来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嗯,牡丹的口诀其实挺简单。”陆子安说着换了柄刀:“主干弯曲老又苍,新枝嫩直势粗壮。一梗三三九进叶,花瓣复复多皱褶-牡丹千叶形不同,老干新枝参差容-刀圆叶面线刻筋,花冠翻卷雕刮深。”

    这特么……

    也叫挺简单?

    【我感觉我没救了,因为我只听到了“粗壮”二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