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王小农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那片神奇的沃土--1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早上七点,屋外寒意瑟瑟,李悦娣穿上了两件加厚的毛衣,也挡不住入骨的寒意,她的上下牙有些不听招呼,总是互相打架,她搓着手缩着脖子和大嫂二嫂来到了悦河的棉花地。悦河家的棉田犹如一块巨大的洁白的地毯,展现在悦娣的面前,从头望向地尾,一千米长的地块,有点无边无垠的意味,景象十分宏伟壮观,棉花叶子大部分已经干枯掉落了,棉花从最下面的一朵,一直开到了顶端,一朵朵棉花怒放在枝条上,恰似精雕细刻的盆景,盛开得如玉兰一般,耀眼逼人。

    悦河的棉花地比悦山的要小二十亩,只有140亩地,90个薄膜。孙丽蓉到地头的时候,五十个拾花工已经抓好阄,因为棉花的长势有好有差,大家都愿意采摘长势好的地方,为了公平,拾花工们就采用这样的一种潜规则。每天一次抓阄,决定自己在地里的位置。他们一人9个薄膜,间隔50米,依次往下排,已经排到了地头往下的250米处,这250米的地块没有收完,所有人都不可以往下走,采摘得比较慢的所占的地块,常常就被高手们蚕食。悦娣三人从二百五十米处按照拾花工的规则,一人占据9个薄膜。孙丽蓉守边,地边的棉花被人趟过,棉花杆有点乱了,不大好采收,孙丽蓉是主人,最难的活自然就有自己干了。悦娣分在了大嫂二嫂之间,姑嫂和拾花工一样,带好医生护士一样的白色帽子,腰上系好一个能装十几公斤籽棉的大围裙一样的袋子,那形象有澳洲袋鼠。悦娣下到地里,前行不到五米。露水湿透了她的外层裤子,孙丽蓉过来教悦娣怎么拾花,双手交替采花,指尖要压紧棉花,不能留下“羊胡子”,也就是不能把一两个棉籽留在棉花壳里,眼要盯准了,不能把棉花叶子混在棉花里,僵瓣花要采下来放到小袋子里,二嫂交代完毕,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们开始采摘了。

    悦娣刚要摘下有生以来的第一朵棉花的时候,她的手摇动了棉花的枝条,棉花叶子上隐藏的杀手——蚊子,就飞了起来,在悦娣的鼻子边嗡嗡的乱叫,悦娣采摘了两三朵棉花,蚊子就狠狠的袭击了她的右面的腮帮子,悦娣觉得针扎一般,一巴掌打了下去,脸被打的有些发木,那蚊子却唱一个高音,“嗡”,就飞走了,悦娣继续摘棉花,蚊子继续攻击她的裸露的部位,悦娣继续打蚊子“啪、啪、啪”。棉花没有收上几朵,蚊子却得罪了不少,她的脸都快要被扇肿了,她起身看看大嫂二嫂,她俩正神态自若的采摘着棉花,双手如机器一般,看不清运动的轨迹,似乎根本就没有蚊子,看样子,这个蚊子就像是她家养的狗,专门欺负陌生人,大嫂虽然不是这地里的主人,但是,也经常来到这地里干活,蚊子都熟悉他们了,悦娣这样胡乱的猜想着。不对呀,那些拾花工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一个打蚊子的都没有,一定是蚊子有点排外思想,就像人一样,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总是被很多人欺负,时间长了也就没事了。人类的排外心理是很重的,蚊子也是如此,这是人家的领地,岂容他人搅动,这蚊子也是小家子气,大度一点,好吗!

    悦娣一边打蚊子,一边一朵又一朵的采摘着眼前的棉花,她也想两只手交替采摘,眼睛却盯不过来,只能一只手采摘,摘一朵,就交到另一只手中,另一只手抓不住了,就放到腰上的小腹前的袋子里。十来分钟过去了,悦娣单行前进了不到一米,看看二位嫂嫂,一次性关照四个薄膜,已经前行了四五米了。悦娣急了,照这速度,二位嫂嫂的采摘速度是自己的20倍,看看嫂子们走过的地方,一点白色都没有了,自己走过的一米远,不是留下了几大朵没有摘到,就是已经摘过的地方羊胡子一大片,悦娣采摘的地方,几乎是每朵都有一小撮胡子留下,这不仅仅是个速度的问题,更突出的问题是质量。悦娣前行不到两米,二位嫂嫂就倒了腰上的第一袋子棉花,装在大袋子里,足有半袋子。看看悦娣腰上的棉花,连一个袋子角也没有撑起来。

    中午一点多钟,太阳光照的人脸火烧一般,悦娣已经脱得只剩下一件村衣了,天太热了,真是早穿皮袄午穿纱,悦娣不停的喝水,人成了漏勺,喝多少进去就立刻漏多少出来。汗水不停的从她的额头上渗出来,跨过眉毛,流到她的眼里,辣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脖子下**里全是汗水,如果不往下流,恐怕都能养鱼了,胸罩全都湿透了,汗水中的盐分淹得**火燎一般。悦娣难受极了,最不堪的是自己没有经验,秋裤里没有再穿罩裤,她没办法脱掉厚厚的秋裤,汗水湿透了裤腰,顺着裤腰流到屁股缝里,痒得一扣就不想松手,喝了一上午的水,居然一点想解手的意念都没有,最不能忍受的,在这关键时刻,居然来起了例假,悦娣浑身难受,她真想再脱衣服,甚至胸罩,甚至裤衩,可地里大部分都是男人,怎能不知羞耻呢,好不容易,二哥送饭来了,劳务工们的饭也送来了,悦娣没有觉得有多饿,她最需要的是找个阴凉处稍作休整,看看二位嫂嫂,已经都装满了两个鼓鼓囊囊的大袋子,至少有七八十公斤了,自己也学着嫂子的样子,倒了一次腰上的棉花,六七公斤可能还是有的,想起昨天大哥说的7岁的立夏和玉倩都可以采摘倒15公斤,悦娣真是无地自容,不管怎样,总不能半途而废吧,坚持坚持,下午努把力,肯定可以捡得更多。

    悦河看看悦娣采摘的棉花袋子,连鼓励带奚落的说到:“小妹,你搞得不错耶,肯定能比李玉倩捡得多”。

    悦娣面对哥哥的玩笑,羞愧难当,上花桥也不会这么脸红,其实悦娣脸红不完全是因为羞愧,太阳的毒辣也是一个方面。悦娣没有多少胃口,考虑到下午的几个小时,她还是吃了不少,再难受,也要坚持,绝不中途退场,一定要超过三十公斤,否则怎么抬头呀,悦娣在心中这样想着。

    劳务工和嫂子中午并不休息,一边嚼着馒头,一边找着大袋子,上午的袋子不够,悦河又送来了一批大袋子。可是每人还不到一个,孙丽蓉找了劳务工的带班班长,让他安排晒花工来收花,把上午的100多个袋子都倒出来,带班班长的把这想法告诉了大家,有的人怕耽误功夫,很有意见,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这样,要不然捡好的棉花就只好倒在地上了,那可是钱!那怎么能行呢!

    劳务工们饭还没有吞下喉咙,就开始工作了,悦娣想,这可能是天底下最爱劳动的一帮人了,在这些劳务工的眼里,捡棉花,捡的哪是棉花,那就是一张一张的人民币呀!捡的是老人药费,捡的是孩子的衣衫和学费,捡的是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捡的是冬天里的春天,捡的是自己的尊严。

    嫂子也不休息,吃完饭,喝点水也开始劳动了,悦娣饭刚下肚,瞌睡虫就来找她算账了,欠着吧,悦娣安慰着自己的瞌睡虫。昨天还以为嫂子们天天都跟逛大街的一样,今天算是见识了,见识了嫂子是怎样逛街的,她找到了嫂子们在乌鲁木齐大把花钱的理由。悦娣硬着头皮又开始了拾棉花,饭后,她觉得腰好像有点不舒服了,看看嫂子们,嫂子们早就不再弯腰了,她们都双膝长跪在地上,双手翻腾着。悦娣也跪下来,感觉一下子舒服了很多,过了一会,又觉得膝盖跪得疼痛,改个姿势,干脆蹲着,蹲了一阵子,觉得腿肚子好像有点抽筋,她觉得还不如把棉花袋子解下来坐着,坐着捡棉花,手常常被棉花壳划出一条条白色的划痕,十分不方便,还不如把棉花袋子垫在胸前趴着,趴了一会,这姿势实在不雅,干脆还是站着,悦娣不停的否定着自己捡棉花的姿态,最后觉得最舒服的姿态就是躺着了,躺在棉花袋子上试试,躺着,太阳刺得人睁不开眼,一朵棉花都捡不了。

    一下午,李悦娣除了没有尝试倒立以外,她用尽了身体可以做到的其他一切姿态,一点也不敢有所懈怠,身体上的不舒服其实是可以接受的,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的眼睛,盯不准棉花,还有就是那双并不太听话的手,老是让她在同一朵棉花上,连扣四五次,才把那朵棉花扣得没有太明显的羊胡子,她拼死拼活的采摘,大嫂二嫂摘完自己的一大片,也来悦娣的区域采摘,在靠近悦娣身边的时候,就给悦娣丢上几把,下午七点收称,大嫂171公斤,二嫂164公斤,悦娣居然爆了表,30.5公斤,悦娣十分开心,不管怎样,总算过了哥哥们画的红线,保住了自己的颜面,虽然两个嫂子都给她抓了几把,那也是成功呀!

    李老汉见证了悦河给了悦娣一百块钱,还见证了悦河背着悦娣围着晒场跑了一圈,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没办法,愿赌服输,李老汉开心极了,三个小东西多好呀,还像小时候一样好玩,赵晓丽、孙丽蓉互相使个眼色,心领神会的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