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定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能饮一杯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了方便,苏梦直接按照第一次给马雪娥易容的那副模样,做了一张人皮面具,要出门的时候直接把面具戴上就可以了。

    看似没有什么难度,偏偏还就是让人看不出丝毫破绽,仿佛那人皮面具才是真正的脸。

    当然,马青云的面具还是那张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脸。

    “至于武功路数,你如果不想太过招摇,惹人注目,被看出端倪。也可以在比赛的时候隐藏实力,只用内力跟人比拼,只要不动用先天真气,别人也看不出来你是先天武者。我相信以马兄你的实力,就算不用真气也是能打赢那群后天武者的。”

    真气和内力一样,只是一种攻击工具,后天武者踏入先天境界,需要感悟天地之力,对于武力值的提升大有益处,就算不动用真气,要战胜后天武者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工具和使用招式相比,始终还是后者更重要。

    “何况,我相信马兄的敌人也不至于弱到会去关注一场小小的武馆排名赛。嗤——若是连这么小的一件事也不敢放手去干,还何谈报仇!”

    这句话,骆长宁不仅是对马青云说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呵!你说得没错,没想到,我的胆识还没有你大。也是我钻牛角尖了,瞻前顾后,太过犹豫。”马青云自嘲道,自己何时变得这样胆小,看来隐居避世什么的真的会消磨人的意志和气势。

    骆长宁轻叹一口气,他自然知道马青云如此顾虑都是为了雪娥,怕尚未强大之前引起敌人的注意,因此暴露了自己,危急到两人的安全。

    只是,有些事情,即使明知道会存在危险也还是要去做,非做不可。毕竟,跟以后的艰险相比,一个小小的武馆排名赛根本算不了什么。

    如果因为害怕危险而止步不前,畏手畏脚,永远都不会有所进步,更别提报仇大计。

    经过骆长宁的提点,马青云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答应协助武馆排名赛。

    “嘿嘿,太好了,有了马兄的加入,获胜的几率就大大增加。圣手武馆弟子虽多,却只有馆主高霸一人是先天武者,更别提武馆排名赛只是各大武馆的年轻弟子的比试。这一次,总算能扬眉吐气,把那群势利眼狠狠的虐一顿!”

    这比赛还没开始呢,更别提结果了,但向应龙却已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今后看圣手武馆那群贱人还怎么得意!

    我们洛阳武馆也是有先天武者罩着的!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不会坐视不理的。到时我们把那些人打得个落花流水,再好好的逛一逛黑水县。”

    马雪娥之所以这么重视这次的武馆排名赛,除了讲究朋友义气,最主要的原因是终于有机会能去别的地方浪!

    想想就好激动……

    骆长宁打量几人的神色,知道拜托马青云出手一事已经完美解决。

    咧嘴一笑,带着少年人独有的稚嫩英气,阳光俊逸。

    骨节分明的手掀开盖子,把从地窖拿出来的春日杏花放进温着的酒里。

    这是苏家的习惯,到底是世家出身,不比平常百姓喜饮冷酒,图个舒爽畅快。

    多数时候都是烫酒来喝,烫过的酒更绵软醇美却不易醉人,可以多喝几杯。地窖里更是储存着四季鲜花,做菜、做糕点、泡茶煮酒都用得上。

    煮了一会儿,杏花的清幽淡香便融入了酒里,更添几分滋味。

    看着马雪娥一脸馋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可爱模样,骆长宁宠溺浅笑。

    拿起小壶先给马雪娥倒了一杯,然后是马青云、向应龙,最后才是自己。

    把壶放回炉上,骆长宁道:“这酒清减得很,不怕醉,你也可以喝上几杯。不过不能贪多。”

    瞥了马青云一眼,见他喝着酒,没有反对的意思。

    马雪娥对骆长宁眨眨眼,两只小手捧着酒杯,狡黠一笑,露出唇边两个小巧的梨涡。

    她试探着轻轻抿了一小口,没有想象的辣喉咙,反而入口绵甜甘爽还带着一股杏花的浅香。

    温过的酒杂质变少,何况是苏梦酿的本就没什么杂质,纯澈顺滑、透亮幽香。

    马雪娥眼睛一亮,睁得大大的,让人联想到猫咪这种生物,萌人一脸血。

    一口气把杯中酒饮尽,长叹一声。

    “好喝!没想到苏姨不仅做菜好吃,酿的酒也这么好喝。”

    她眼巴巴地盯着酒壶,嘟着嘴哼哼道:“书上说酒烈而辣,喝了身上会发热。如今看来都是骗人的,这酒就十分温和,好入口得紧。”

    骆长宁看看她,又给她倒了一杯。

    “嘿嘿,雪娥妹妹,书上可没有骗人。只是今日我们喝的不是烈酒,浓度很低,虽然好喝却不够痛快。等你长大,喝过烈酒,就会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番风味!”

    “那呀,可是连熊掌都换不了的东西!”

    向应龙摇摇头,对杯中美酒不屑一顾:好喝是好喝,可惜是女人家家喝的东西。

    他生得人高马大,从小在武馆长大,身边的人多是习武练硬功的粗人。不懂文人墨客的品味和享受,只知道男子汉喝酒就要喝最烈的酒,不醉不爽!不痛快!

    嗯,用酒杯喝也不痛快。太小了,哪有碗来得舒爽,一口干一碗。哪像现在,都喝了三杯还塞不了牙缝,长宁也太小气了……

    “哼,这酒就十分好喝,我才不要喝辣喉咙的烈酒呢。肯定跟生吃辣椒一样,讨厌死了。”

    马雪娥撇撇嘴,一边喝酒一边不赞同地说道。

    向应龙见她不开心,连忙讨好道:“对对对,这酒好喝。听说女孩子喝了还能美容养颜呢……”

    “酒的用途有很多,暖身、缓解疲劳、陶冶情操、发泄情绪……酒不在烈,而在于你是用什么心情去喝它。该喝什么酒时喝什么酒才是最好的。”骆长宁边喝边道,动作优雅如同贵族。

    向应龙摇摇头,只顾着低头喝酒:本来壶就小,还四个人分根本就不够。我要赶紧喝,嘿嘿,他们那么慢慢吞地喝,正合我意!

    马雪娥正准备伸手倒第四杯,旁边伸出一只手把她的酒杯夺走,原来是一直闷声不语的马青云。

    “你还小,已经三杯了,不能再多。”他冰着脸道。

    “哎,可怜的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马雪娥看着自家哥哥的脸色,知道这下就算撒娇也不管用,只好乖乖听话放弃抵抗。

    向应龙看着她因为喝酒而红扑扑的小脸蛋,粉面含娇。

    不知为何浑身燥热,一股陌生的酥麻自尾椎骨升起,激灵灵地打了个颤。脸也变得通红,热而滚烫。

    他甩甩大脑袋,心下腹诽:怎么回事?难道这酒还有后劲?我怎么感觉全身都不对劲,热的慌……

    却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情难自禁……

    没有人察觉到向应龙的异样,凉亭里一片欢声笑语,和谐无比。

    酒早已喝完,几人就着茶水转战之前在外面打包的小吃和点心。

    从厨房补完货回来的大笨熊,咽咽口水,伸出爪子想要拿桌上的吃食,却被赶出凉亭。

    大笨熊哀怨地看着吃吃喝喝完全不理会它的四人,庞大身躯躺倒在草地上,又祸害一堆花草。

    化悲愤为食欲,腊肉干几条几条同时往嘴里塞,速度奇快!

    骆长宁吃着麻团,抿一口苍山雪绿,目光转到了桌上还燃着炭火的红泥炉上。

    他不禁想起了前世所生活的地龙大陆,一位著名诗人白居易写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酒不是米酒,天气也好得很,离冬天还远着。但他就是想到了这首诗。

    前世他没有亲人,因为残疾遭受了无数的冷眼和虐待,唯一对自己好的人也是死于非命、过早夭折。

    好在,老天有眼,让他重生异世,有机会过不一样的人生。此刻他有家人、有妹妹、有知己、有兄弟,再也不是一个人。

    瞄了瞄不远处“瘫尸”的大家伙,对了还有一只傻熊……

    “能饮一杯无”?如今,他也有询问这句话的对象了,前世他身体虚弱根本不能碰酒,更不会有能和他推杯问盏的人存在。

    骆长宁在心中发誓一定会保护好所有在乎自己、自己在乎的人!

    岁月静好,唯一不完美的就是他现在还是一个武功菜鸟,加上大仇未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