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之我为宗师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步不能停!

    陈心语的语气变得有些古怪,似乎有些缥缈,又有些严肃,那俏脸紧紧绷着,这小姑娘年纪小的很,比孙长宁还要小两岁,现在才十六,此时做出这种语气,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啪!

    孙长宁的手拍在了陈心语头顶上,这一下按着,把小姑娘直接弄得懵了,而孙长宁则是笑起来:“你才多大,语气不要这么严肃。”

    “什么多大,我都十六了!”

    陈心语那脸色有些羞红,手伸出来,想要拍掉孙长宁的手,然而还没有碰到,孙长宁的手就已经收了回去。

    那温暖的感觉还存在着,陈心语放下手,这一下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叶文钟此时笑起来,对孙长宁道:“看来以前我也只是知道些皮毛,今天心语小姐道破这其中奥妙,我才知道这水龙会的真面目到底是如何的。”

    “真没想到啊,国家的力量是无处不在,这么看来,哪里有什么灰色地带,只不过是国家想不想管而已。”

    叶文钟叹口气,他不能就如此说陈心语讲的就是真相,或许也是大龙爷有意无意说出来糊弄她的,但这么一听,却真的是解释了许多年来有些不明白的地方。

    原本以为国家允许水龙会只是因为税收而已,加上可以转移公众注意力,作为打掩护的遮羞布,是给武林中人开的一个方便之门而已。

    没想到这当中,还有人才招揽的说法,难怪前几代龙王莫名离开江东,之前也有人猜测,或许有人是出去自立门户去了,没想到实际上,那些人本来就是国家培养的人物,借此机会直接送到了中央。

    龙王两个字,在官方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居然代表半个国家,这是叶文钟从没有想过的。

    原本已经沉重如山的称呼,现在简直就要比五岳都恐怖了!

    所谓的灰色地带,其实是在一群白色的光华包围中的灰色,连同黑暗也是被光所允许才能如此漆黑,只不过,这黑暗不能扩大,一旦扩大,那么就要将之消灭。

    而且这是白光内在的黑,并非是外来的黑暗。

    所谓的官方许可,原来也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叶文钟在这里慨叹,而陈心语缓缓恢复过来,转头看向孙长宁:“长宁大哥,你想去哪里转一转?”

    她很明显是要岔开话题,于是叶文钟回过神来,也把目光转向孙长宁。

    “去哪里”

    孙长宁想了想,失笑:“江东这地方我不熟悉,这片太广了,范围太大,你们有什么好去处吗?我想最好是能练功的清静地方。”

    “练功的?”

    陈心语诧异,又摇头:“你都这么厉害了还要时时刻刻练拳吗?难得放松一下,怎么还要找个清静的地方?”

    相比陈心语,练拳多年的叶文钟明显了解了孙长宁的意思,顿时开口:“不愧是先生,拳法一日不练就是三日不打,手上生疏,若是遇到危险,自己的反应神经就转不过来了。”

    “拳法不能懈怠,需要时时刻刻修行,不能有放松的时候。”

    孙长宁点头开口,陈心语则是失笑:“那你这样,不是太累了吗?”

    这话出了,孙长宁转过头去看着陈心语,突然问了一句:“你以前那么喜欢虞秋霖,而且本身也是武术世家,那你知道虞秋霖以前是怎么练习的吗?”

    陈心语听见孙长宁这么问,顿时回答:“我当然知道了,虞秋霖姐姐六岁练武,练了十四年,十二岁那一年步入明劲,打败了川蜀的三个武馆教头,都被人称呼为天才。”

    “到了十六岁,虞秋霖更是踢翻了半个川蜀的武馆,凡是没有达到暗劲的高手基本上都是她的拳下败将。而十八岁那一年,和川蜀的大宗师元天虎交手,过了足足有十五招,被元大师傅点评为千年难遇的练武奇才。”

    陈心语讲得头头是道,孙长宁听完,笑着说了一句:“如果她不是时时练武,那能有今天的成就吗?”

    “你说她如何如何厉害,却只是看见了她表面上的风光,不知道她背地里下了多少苦工,练武的人,要是败了一场,那就等于丢了性命,当然,虞秋霖还没有成名就去挑战川蜀大宗师,那事情传出来,她反而长了脸面。”

    “这是地位的不同。”

    孙长宁开口:“你知道上一次虞秋霖输给了我,被我打断了手和腿,就是这一次,她失败的事情就彻底传了出去。”

    “如果我没有成名,这将是她一生的污点,但我现在踩着她有了名气,这其中的意味自然就不同了。”

    孙长宁大叹了一声,对陈心语开口:“踏入武道,那就时时刻刻不能松懈,后面都是追着来的人,你落后一步,那就步步落后,被一个人超过,就会有更多的人超过你。”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樊千被我打死时所说的那些话,你们应该还记得清楚,其实不是什么一代新人胜旧人,而是旧人自认为达到了一个高度,不再练了,等到他们再想动手的时候,却发现,这片天,早就变了。”

    话语铿锵,而陈心语则是微微愣住,此时看着孙长宁,那副面容仿佛要印刻在自己的脑海当中。

    “从来没有什么一代新人胜旧人的说法,这不过是弱者的自我安慰罢了!”

    孙长宁的目光之中绽放出光华来:“强者自强,弱者自哀,当强者自傲,他就成了弱者,当弱者自坚,他就成了强者!”

    “樊千是个懦夫,也是个弱者,他其实早就被那位中海的宗师吓破了胆子,八年不敢出来,哪里还有什么锐气!”

    “谁不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区别只是在于,有的人走到了山腰,觉得累了,于是停了下来,有的人则是继续向上走,一步一步,坚定不移!”

    这番话说出来,陈心语与叶文钟都是心神一阵震动,那心中不断回荡着这段话语,此时细细想来,又确确实实就是这样的!

    拳法一路,没有止境,如攀高山,如寻大梦,区别只在于,有的人走到了山腰,累了,不想走了,沉沦在梦中,有的人则是不断告诫自己,最终走到了山巅,从梦中醒来,见到了真理。

    想这么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最后成功的,实在是太少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