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长风万里尽汉歌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割据一方,故唐藩镇

    聚义厅内一片寂静。不管是文化、眼界更高的林冲、杨志、鲁智深等,还是出身草民的三阮、刘唐、朱富、时迁等等,亦或是下面的一干中低层,除李逵那厮浑浑噩噩的,瞪着俩牛眼,人却快要睡过去了,那一个个都听得清晰着呢。

    “均贫富,等贵贱。民智未开,此尽皆空想尔。”

    陆谦做了个总结。但很显然他的话说服力不够。眼看着自己话说了这么多,却无甚大的反应,那些中低层们也不见认同,晓得是那土地对他们的诱惑力太大了。他索性就把话说的直白些。

    “一身强力大者,如铁牛兄弟;一身弱力薄者,如时迁兄弟。二人并无兄弟情义,素不相识,素不相知。二人同有肥田二十亩,铁牛兄弟年入粮米三十石,时迁兄弟年入粮米只有十石,现下要铁牛兄弟拿出十石粮米给时迁兄弟,如此人各二十石粮米。我要问一问铁牛兄弟,你可愿意?”

    李逵此刻已经清醒,睁大俩只牛眼先看着陆谦,再看着时迁,最后再转向陆谦,梗着脖子道:“如是梁山弟兄,休说十石粮,就是三十石全给了,俺也乐意。可若是那素不相识的人,俺凭的要给他粮?”

    此刻整个聚义厅里的人,脸上都有了波动。陆谦大道理说了一通,没人做多认同,可现在举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例子,很多人就已经纷纷回过神来了。

    “如是换了你们来,又有几个会无怨无恨的只管给粮?还要年复一年的给粮?”

    “而你们跟着新朝南征北战,东讨西伐,沙场上刀口舔血,刀山上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打下这大好的江山来。现下要你们与那寻常百姓称兄道弟,无官无爵,无有贵贱,你们愿意么?”陆谦说到最后五字的时候脸都要笑起来了,盖因为这聚义厅上是人皆色变,显然没一个愿意这般的。

    不少人如是那霜打的鹌鹑,斗败的公鸡,心气全无。

    陆谦都不需要再说话了,这俩例子已经摧毁了所有人的热血。口号再热血,放到自己身上都难受不愿意,就更别说天下人了。这个政治理念,先天上便不存在实际意义。

    一干人退出聚义厅,只剩下梁山泊一干头领还在。

    接下来陆谦要诉说的就是今后梁山泊的走向了。这点他先给了三阮说过,后者肯定告知众人。他先是把手一摆,唐伍、周大明俩人就在厅堂上竖起一旗杆来,上面挂着一幅颇大的地舆图。

    这是一副出自陆谦之手的地图,大致覆盖了胶东半岛,半个渤海湾和中原淮南腹地。

    很多资料都是他这些日子来收集的信息,配合着前世的地理知识,大致能把江河名郡的位置都确凿了。但其内的州府都是没界线了,陆谦他根本没可能精确到这一步,就连海岸线都是一个大致的形状。

    “这里就是梁山泊,这儿就是南京应天府,这里是北京大名府,东京开封府……”

    地图上,东京与梁山泊之间划着一条红线,上面写着个很显眼的数字:300里。

    “我梁山泊距离东京着实太近,还处在南北运河和东西济水的交叉口,一旦做大,东京城里的赵皇帝再是荒诞昏庸,也会调集大军重重围剿。”

    “这京东的禁军是不堪一击,东京城内的禁军,河北禁军的精锐,也属可笑。但是西军呢?”

    “单单一个西军便有几十万众,选出五万人来,我等便难以应付。”

    “将来我梁山真的做大,梁山泊虽好,却不是那久留之地啊。”

    聚义厅上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来,啥意思,大头领这句话来的猛烈了。听话里的意思儿,今后还不能要梁山泊啦?

    豹子头的眉毛已经舒展了开了,作为官僚子弟,林冲对‘均贫富,等贵贱’的论调是先天就不认同的,林家在洛阳也是一大户的。自然早早就安下心来,现下看着陆谦拿出的这幅地图,虽然被唬了一跳,却也能第一时间从实地出发来考虑的。“大头领的意思是向东去?”

    这幅地图,胶东半岛占了大半笔墨,可见陆谦对胶东齐鲁之地是最用心的,林冲说道。

    “教头说的甚是。我之浅见,由得摩尼教在江南掀起惊涛骇浪,我等就借机东进,攻取登州、莱州、青州、密州等地。不称王建制,更不去做那草头帝王。只求似一唐时藩镇,割据一方也。”

    “当今天子昏庸,天下各地贪官污吏横行,不知道积攒下了多少冤孽。由的摩尼教去引发来,那一遭事发,不说是如黄巢故事引得天下板荡,亦会如汉末黄巾,叫那东京朝堂威严大丧。”

    “我辈一已不在那梁山要害之处;二不称王称帝,挑衅朝廷。只求割据一方。甚至还可以年年纳贡。这朝堂如是威严如初,自然不会愿意;届时再做厮杀便是。但到时候他们自己若自顾不暇,还如何来料理我等?”

    “如有了那数州之地,我等兄弟百年之后亦有葬身之地。便是子孙后代……亦有福享用。”

    语言的魅力就在于它能蛊惑人心,陆谦这寥寥几句话,叫那大厅中的低落气氛一扫而光。或许那三阮等人的之所以跳起,并非全是因为心头的热血,还有可能是认定这等口号放用在梁山身上,亦能掀卷起惊涛骇浪,甚至于是杀进东京城,做了帝王将相,叫他们更加光耀。

    但是现下被陆谦一盆盆冷水浇下,那口号所催生出的热血激情也就冷下来了。说到底,这些人都不是拿特殊材料做成的红朝志士,他们甚至连太平天国的那些拥趸死党都不是。北宋末年这个时代,中原就算被北面的大辽压迫了一百多年,可大国底气还是十足的,也非是人人以当奴才为荣。与19世纪后半叶和20世纪初期的时空完全不一样。没有如此的社会基础存在,也就很难催生出那样的革命战士来。

    三阮为首的这些人,那就仿佛是热血冲头的小市民,当他们冷静下来了,那也就冷静了。

    现在陆谦画出了另一个大圆饼来,虽然没有先前的那么香甜,但更加实在,不那么缥缈。

    “江南百姓苦花石纲久矣,天下百姓亦苦贪官污吏久矣。摩尼教若真起兵,必是能搅得翻天覆地也。届时我梁山泊主动与朝廷接洽,远离这要害位置,东京如何会不允?”

    “即便只是虚与委蛇,亦是要先稳住我等。”

    “这接下来便是一场比谁快的较量。是赵宋能先一步剿灭摩尼教,还是我梁山先一步巩固了这胶东半岛。如是可以,我是不愿看到摩尼教覆亡的。”

    “如我辈能先一步梳理了胶东,届时大军压过泰安,或是行海路增援方腊,皆是使得。”

    “大不了,叫那方腊亦做那藩镇么。我让他们打起那“清君侧”之旗号,就在于此。”

    “如果摩尼教亦能成一藩镇,我梁山与之南北呼应,料那东京朝堂不敢轻易向我梁山动兵。”

    陆谦的话中并非没有漏洞,他要梳理胶东地方,也就是对士绅地主,杀一部分留一部分,一如梁山现今的政策。然后者彼此间关系错综复杂,那隐患之大是可以预见的,而且要治理数州之地,那官儿呢?

    再有一个很关键的难点就是,那江南摩尼教几时会起兵?

    如果说梁山泊当初对摩尼教还甚有敬畏,摩尼教中高手如云,确非当时的梁山所能比;即便是现下的梁山,只比高手斗将,那也不是摩尼教的对手。但是偌大的摩尼教,竟然连个一两万贯银钱都拿不出来,这下子叫梁山泊头领们对之敬畏之心大减。

    梁山泊走向正规已经有段时日了,汤隆所领的军器监,究竟吞噬了多少银钱,头领们不说一清二楚吧,也大致有个估量。就更别说梁山泊养兵的耗费了。一两万贯银钱对于梁山泊来,是一笔大的支出不假,但也就是而已。对比梁山每月的耗费来,小巫见大巫了。

    梁山泊耗费如此之大,换来的是梁山兵锋日锐,兵甲日坚。那是不是没钱投入就要是个相反的模样呢?

    陆谦没这么说过,可是不少头领已经养成了这般的认知。

    你没钱首先就吃不好,穿不好。吃不好就体魄不强;穿不好就是没有战甲。如是只有血肉之躯来,战阵上哪来的战力?官军的箭阵面前,没有盔甲护身,那怕是找死的。

    梁山泊看似弱小,却有钱,实则小而强;摩尼教看似强大,却是没钱,实则大而弱。

    宝光和尚和方家叔侄再来梁山泊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强弱关系在不少梁山头领眼中,已经是如此个不相等的模样了。

    而对于摩尼教来说,却想当然的认为自身实力是远远胜过那梁山的。盖因为他们教中真真高手如云,远超梁山。这些人脑子里对于‘阵战’的认知,还是那种双方斗阵的单一模式呢。

    陆谦的话中有着或大或小的漏洞,可他大致上能说得通清理,对山寨上的诸多头领来说,如此便足够了。就比如那杨志和索超二人。

    同时呢,这一目标也很符合头领们的‘自认为’。与官军的多次交手,叫他们甚是瞧不上京东的禁军。但诸头领们又偏偏知晓,这大宋朝还有一支数十万的精锐叫西军,却是真真的强兵。这就叫他们生不出推翻赵宋的念想来了。

    如此,陆谦欲图割据一方,名义上投靠朝廷,做那唐时藩镇,就甚和诸头领们的念想。毕竟谁也不想真的去死。哪怕他们嘴边天天都挂着“死也甘心”!

    甚至于杨志都觉得,如此自己也算是复兴家门了。一如当年的金刀老令公。

    ……

    书友大大大大山,先说一声抱歉,删掉了你上章的本章说。但神威笼罩,不得不如此,兄弟还请见谅。

    而大家呢,也都低调一点,收敛一点,要知道404的阴影是无处不在的。本章说也不能太过火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