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村妇要不要买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了牙粉,吕布感到口腔清清爽爽,确实十分舒服。

    漱口之后,貂蝉惊奇不已的看着那只陶瓶,美艳的脸庞流露着不可思议。

    “夫人觉得怎样?”吕布问道。

    “清清爽爽,果然和青盐大不相同。”貂蝉问道:“夫君从哪里弄来的?”

    “我给了配方,找了几位医者特意配制。”吕布问道:“如果不是我配制出来,街市上有同样的牙粉贩卖,夫人会不会买?”

    “绝妙之物怎么不买?”貂蝉无比崇敬的看着吕布:“夫君竟能配制这样神奇的宝贝。”

    “夫人肯买就好。”搂住貂蝉的腰往胸前一揽,吕布撅着嘴凑向她的红唇:“夫人才用过牙粉必定更加清新可口,让为夫亲一下。”

    嫁给吕布多年,貂蝉当然不会再故意流露出羞怯,她闭起眼睛献出娇艳欲滴的樱桃。

    狠狠的亲吻了一会,吕布意犹未尽的咂吧着嘴:“还真是更香甜了。”

    “夫君又没个正经。”貂蝉抬起衣袖掩住小嘴,投给吕布一个千娇百媚的白眼。

    “天色还早,有件事我还得去办。”吕布向貂蝉挤了下眼:“天黑以后我再好好品尝夫人的香唇。”

    “外面冷的很,夫君把披风带上。”吕布穿上外衣正要离开,貂蝉追了上来。

    她手中捧着一件大红披风。

    “不穿铠甲带着披风是不是有些怪?”吕布问道。

    “夫君生的英武俊俏,怎么穿都好看。”貂蝉笑意吟吟的为他披上披风。

    “夫人倾国倾城,也是穿什么都好看。”吕布嘿嘿一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尤其是什么都不穿更好看。”

    貂蝉嘴角含春假意嗔道:“夫君要办正经事,临出门还没个正经。”

    “我是出去办事,晚上回来才是办正经事。”轻轻捏了一下貂蝉的脸颊,吕布哈哈大笑转身出门。

    回到书房,他摆弄着桌上的几只小陶瓶,吩咐卫士:“告诉陈公台,让他把张世平请来。”

    迎接吕布回城之后,陈宫当即去找了张世平。

    张世平虽然只是商贾,可在中山一带名气却是很大。

    他主要的赚钱门路是从北方购置马匹贩卖到中原。

    贩马的同时也从事一些其他行当。

    陈宫在徐州广征商贾,张世平得到消息认为是个机会,匆匆赶了过来。

    到了徐州他才发现,这里百业凋敝根本没有任何商机。

    失望之余,陈宫又向他提起吕布打算配制牙膏售卖。

    张世平只觉得好笑。

    经商多年,他当然知道什么货物最紧俏。

    天下大乱,百姓填不饱肚子,各地豪雄也在囤积粮食以备将来大战。

    粮食、丝麻和药材、铜铁,才是他最需要的。

    所谓牙膏不过是用来清理牙齿的东西,除此之外没多少用处,谁会要它?

    已经做好离开的打算,陈宫却再次来访。

    吕布要求陈宫无论如何再留他几天,张世平寻思了一下,身在下邳公然得罪吕布并没任何好处。

    多住几天再走,身为一方枭雄,吕布没了强留的理由也不会为难一个商贾。

    本以为至少要等五六天吕布才会见他。

    张世平没想到,离开没多久的陈宫居然去而复返。

    “陈将军!”迎到门口,张世平躬身一礼:“去而复返难道还有其他事?”

    “温候请张公去他书房一叙。”陈宫回礼。

    “现在?”突然来到的邀请让张世平有些始料未及。

    “温候正在等候,请张公移驾。”陈宫让到一旁。

    “陈将军,请!”张世平跟着陈宫离开住处。

    吕布在书房等了好长时间,陈宫才领着张世平来到。

    俩人进屋,陈宫向吕布介绍:“温候,这位就是张公世平。”

    “张公。”吕布笑容满面站了起来。

    跟着陈宫进屋,张世平看见桌后坐着位英武少年。

    他还以为是吕布身边的某位侍从。

    陈宫开口招呼温候,吕布站了起来,张世平愣住了。

    早听说过吕布的威名,可算起年纪,如今没有五十至少也四十大几。

    起身迎他的这位却是正值年少,顶多十七八岁。

    “这位是……”张世平错愕的看向陈宫。

    “这位正是温候。”陈宫介绍:“前些日子温候一夜少年,我们也吃了一惊。”

    陈宫不介绍还好,他这么一介绍,张世平更加惊愕。

    世上还有这样的怪事,人过中年居然还能返老还童……

    只顾着错愕,张世平居然忘记与吕布见礼。

    “张公。”吕布唤了他一声。

    张世平一怔,回过神向吕布行了个大礼:“不知眼前就是温候,多有失礼还请莫怪。”

    “张公是我的贵客,怎么会责怪。”吕布谦和的一笑:“请坐下说话。”

    “温候唤我来的意思我从陈将军那里听说了。”心知吕布会提起牙膏,张世平先一步开口:“我寻思过了,牙膏实在是没人肯买。”

    “天下大乱百姓倒悬,三军将士征伐沙场朝不保夕,难怪张公会这么想。”吕布保持着谦和的笑容:“可张公有没有想过,牙膏并不是卖给将士和百姓的。”

    “货物不卖给将士和百姓,还能卖给什么人?”张世平当即表示不解。

    “张公卖马是给什么人?”吕布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提出反问。

    “军中将士。”张世平回道:“还有一些需要购置马匹的散客。”

    “马匹会不会卖给村妇?”吕布突然问了个极其刁钻的问题。

    张世平摇头:“村妇要马做什么?”

    “依着张公刚才的说法,货物是卖给百姓和三军将士,马匹应该连同村妇也会购买。”吕布说道:“村妇不买,马匹也就不用卖了。”

    “那怎么能一样。”张世平说道:“军中用马数量众多,我虽想尽办法却始终筹措不齐……”

    “牙膏也是一样。”吕布打断了他:“富贵人家多有三妻四妾,妻妾争风争宠无所不用其极。张公家的妻妾要是哪一位口气极其清新,敢问是愿意多亲她几回,还是多亲吻其他妻妾?”

    “这……”张世平被吕布问的无言以对。

    PS:公布一下讳王阁公众群群号:423442171。愿意进微信群的可以在公众群直接找管理员要微信群二维码。另外大家还可以关注一下我的公众号“讳三岁”,公众号每天更新,不定期送礼物。小编小三儿说过,一定要把作者黑出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