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荣耀之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 建队以来首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狂狼赢了,在落后过万经济的时候,宁宇操控大乔纵向穿过整个地图,从自家高地一路奔袭到对方高地,一个大招看似送死般的放在了敌方的水晶之下,以天降神兵的方式,全员抛弃自家水晶,瞬间集结到敌方水晶之畔,在没有兵线在的情况下,惊险且极限的翻盘了比赛。

    虽然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但TK战队五人都还坐在位置上,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盯着手机屏幕,谁都无法接受,自己这边领先了那么大的优势,本该轻松拿下比赛才对,却在最后一瞬间功亏一篑,让本该稳稳得到的胜利被对方偷走。

    过了好一会,洛倾忽然开口道:“对不起,我低估了他们的伤害,如果我跟着大家一起推水晶,我们不会输。”

    虽然洛倾这一局使用的是张飞,输出并不高,但在比赛结束前的那一瞬可以看到,狂狼的水晶只剩那么一丝丝的血量,如果张飞的那少量伤害附加上去,狂狼没可能比他们快。只可惜,洛倾没有跟着大家一起推水晶,而是有些心慌的选择了传送回程,这个行为在那双方拼时间的时候,其实可以算作一个很大的失误,因为那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愿意,她就算传送回去了,也一定来不及。不过话说回来,TK其他人这一局也出现不少失误,典型的顺风到过顺,大家都抑制不住的想要浪一浪,这就导致狂狼顺利将比赛拖到了后期,更是造就狂狼大乔偷家的核心原因。

    洛倾是TK的队长,现在队伍的处境非常艰难,队友之间表面不说,实际肯定彼此之间有些不满,所以这种时候必须有人站出来主动背锅,稳住全队的心态。而做这种背黑锅的事,必须要由队长来做。

    身为一个战队的队长,一定要有一种觉悟:战队赢了,是队友们配合的好,大家发挥的好;战队输了,就一定是我指挥不到位,我没有做好,都是我的错。队长要做的,不就是对整只战队负责吗?

    实际上,谁都很清楚,这一局的比赛,洛倾已经指挥的非常好了,如果不是比赛中前期他们拿第二条暴君之后,史浪咖没有听她的安排去全力点塔,可能TK早就已经破开了狂狼的高地,不需要把比赛拖到后期就已经拿下了胜利。

    马后炮的话说再多都没有意义,输了就是输了,这种时候去相互埋怨没有任何意义,怎么去打好下一场比赛,才是真正重要的。

    BO3的比赛,让一追二这种事实在是太常见了,TK坚信他们可以做到,他们坚信后面两场比赛只要更努力把握住每个细节,就一定可以把正在远离他们的冠军给重新夺回来。

    场下,风官笑着问大兵:“你早就看出来狂狼要这么干了?”

    大兵道:“一开始我也不确定,直到看到他们拼了团灭都要拿对方一路高地塔,看到他们的老夫子出了几乎全输出的装备,我就猜到他们有这个偷家的念头。但我没想到,他们真的做到了。”

    “是啊,没想到,居然真的赢了。”

    这样的话,出现在很多人口中,也包括狂狼自己。

    宁宇很快就从喜悦中调整回了状态,他对仍满心激动的众人道:“咱们才赢一场,还不算赢,不能大意了。对手整体实力比我们要强很多,后面两场比赛可能会更加艰难,大家有个心里准备。”

    大乔偷家这样的套路,在同一个队伍身上,只有可能奏效一次。TK后面肯定不会再给狂狼类似的机会,所以对于狂狼,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短暂的休整之后,TK来到先Ban先选的蓝色方,狂狼改为红色方,双方开始了第二局的比赛。

    TK现在已经充分认识到,狂狼的主要核心不只是打野,还有他们的队长,那个可以以一个辅助带动全场节奏的Candy,所以,TK第二局在Ban位上主要针对的除了辣雨,就是Candy,甚至将鬼谷子和苏烈两个英雄都放到了Ban位上。除去鬼谷子这个强势辅助不说,针对狂狼这个战队,苏烈是肯定要禁用的。他们两场比赛让两个不同的人使用苏烈这个英雄,可见他们对这英雄一定有很深入的了解,也必然对带有苏烈的阵容做过很深刻的研究。

    如果唐琌和宋弘知道TK的这个想法,他俩一定会捂脸流泪苦笑着说不出话来。他俩一个是射手,一个是法师,他俩这辈子都不想再碰苏烈这个英雄了。

    除去这两个英雄,TK的最后一个Ban位,毫无疑问的给到了辣雨的李白。这么关键的一场比赛,辣雨的李白绝对不能冒险放出去。

    狂狼这边为了避免对方打野再拿出上局那样的自由人体系,毫不犹豫的禁掉了张飞,为防止强势英雄被抢,他们后两个Ban位不得已的先后给到了百里守约和梦奇。

    双方第二局,狂狼战队这边首先抢下了关羽,而TK战队则以选代Ban的当先拿下姜子牙,而后更是选用双边强突进战士,摆明了就是还要跟狂狼打前期。

    事实上,TK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狂狼战队确实在中路和下路这两个位置都有短板,面对一般水平的战队,狂狼还能轻松应对,表现得好像非常完美一样,但面对TK这样的强队,他们的缺点就不得已的暴露了出来。

    唐琌和宋弘其实并不是个人操作水平多差,要不然也不可能加入到狂狼战队之中。他俩最关键的问题是,因为一直以来打游戏都是单人打排位,团队凑齐人在一起训练的机会又不是很多,所以他俩对于和队友之间的配合,对于机会的把握,总是会慢那么半拍。

    举几个很明显的例子,就在这第二局开始的第三分钟,常俊雨的娜可露露及宁宇的牛魔来到中路,帮唐琌的不知火舞抓对面的中单姜子牙,想毁掉TK的这座“经验制造机”。

    唐琌本应该抓着姜子牙出来清兵线放技能的瞬间,一个大招接被动的连招,将对面姜子牙推回来,宁宇的牛魔再顶出去,无缝打出Combo,给娜可露露争取进场的时机,三人瞬间就可以将那姜子牙秒掉。

    可是,唐琌却没有那么果决,而是先甩出一扇子打在姜子牙身上,先给对方造成了减速,让对方立刻意识到危机,瞬间闪现逃回到了塔下,让宁宇和常俊雨根本就没有再冲出去的必要,浪费掉了这次难得的机会。

    说的更直接一些,一旦宁宇不说清楚唐琌该用怎样的技能去怎么打,唐琌总是抓不住关键时机进场打出不知火舞最擅长的控制,给对手短暂的醒觉时间,让常俊雨和宁宇一次次错失可以单抓对方诸葛亮的机会。

    而宋弘那边,情况则更加糟糕。他这一局使用的是成吉思汗,那是一个在草丛中可以呼风唤雨的强势射手,也是他最擅长的英雄之一,他当初正是靠着这位英雄打上的王者。他本身的操作和对视野的占据是没有问题,但每次与队友们藏在草丛中对对手进行埋伏的时候,总是克制不住的直接在草丛中当先射出两箭。

    这其实看起来算不上特别大的问题,但当狂狼面对实力强劲的TK战队,他这样的打法可是会给整个团队带来灭顶之灾的。

    不管是谁,只要在草丛中对敌方造成伤害,不仅仅会将自己暴露,还会让同样藏身在草丛中的队友们一同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之中,这不仅会使全队精心布置的一次埋伏大打折扣,还有可能让敌方其他英雄围剿过来,丧失主动权的同时,导致全队陷入被动。

    事实上,TK战队正是抓住宋弘这样的两次失误,躲避埋伏的同时实现了对狂狼战队的反包抄,赢下两场团战,逐渐占据上风,一点点拥有了这场比赛的主动权。

    大兵看着比赛,摇头道:“他们的这个射手,可能不知道埋伏的时候,他一旦先手攻击会暴露同一草丛中队友视野这件事吧?只要确定了埋伏,一定要让辅助或者坦克先手开团,战士紧跟在后面,射手一定要最后出场,找到最合适的机会和位置再进行输出。这一局,狂狼有些难受了。”

    风官皱眉道:“场面上看,两边互有来回,应该是五五开才对。”

    大兵摇头道:“不,已经是三七开了。TK这一局打得非常稳,该上的时候毫不犹豫,该退的时候绝不拖泥带水,全场比赛的节奏都被他们牢牢把握住了。兵贵乎什么?”

    “神速?”

    大兵点头道:“狂狼这一局和对手比,反应速度太慢了,场上五个人已经开始混乱的到处救火了,一再错失先手和后手的机会,这可是非常致命的……”

    正如大兵分析的那样,当前这一局,随着时间越往后期拖,狂狼这边的节奏越乱。宁宇只是个人,不是神,他使用牛魔频频埋伏失败,接连躲在草丛中偷偷放大招被对方莫名其妙的躲掉,加上三路轮流出问题,他的心态真的是有些炸了。

    终于,TK战队即使运营能力不及狂狼,但是随着双方经济差越来越大,TK几乎已经可以吊打狂狼,而且每逢团战必打得狂狼毫无还手之力,逼得狂狼节节败退,最后只能躲回泉水,眼睁睁看着TK带着三路超级兵进到高地,无力的任由对方在自己眼前将自家水晶打爆。

    狂狼这一局败了,败得很彻底,因为对方整体实力确实比他们要强很多,虽谈不上全程碾压,但狂狼确实在面对如此强势的TK战队时,缺少一个有效的应对办法。

    沙漏:“这一局,我们再次看到TK展现出他们的强大实力,而幸运女神没能再次眷顾狂狼。让我们恭喜TK扳回一城,将大比分扳至一比一平。稍做休息,下一局,将是新井杯总决赛的决胜局。是狂狼以黑马之势创造奇迹,还是TK继续保持强势,勇夺桂冠?让我们拭目以待。”

    宁宇扭头看向有些愣神的众人,心底暗暗叹了口气,表面却强撑出微笑。他拍手对其他人道:“只是输一场,又不是全输了,没事的。相信我,我们一定能赢。”

    常俊雨紧皱着眉头,远眺解说席上的洛秋,心中暗下决心:是啊,一定能赢,而且必须要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