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世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旖旎的误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个人是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就是杀害老杨的凶手?听到我说老杨没死,又想来行刺?

    方承天凝神瞧着那人影,又提高了一分警惕。

    “这老头儿明明都死得不能再死了,你却说他还活着,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她的声音有些冷,还有几分熟悉。

    方承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这是我的事,姑娘到底是谁,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那女子也没有回答方承天的问题,淡淡地道:“傍晚时分我们才见过。”

    “傍晚?”方承天喃喃自语,突然惊道:“你是姑奶奶?”

    一听她提起傍晚,方承天脑海中顿时浮现起白衣白马冲向自己的画面,不由往后退了一步,双眼死死地盯着她的双手,防着那把致命的飞刀!

    “嗯?!”那人影疑惑地轻“嗯”了一声,头微微偏了一下,突然怒道:“你叫我什么?”他的语声中,带着怒意,似乎对这个称呼非常地不满。

    方承天对自己脱口而出的话,也暗觉有些好笑,抱拳赔礼道:“对不起,姑娘!傍晚就听你说了一句话,所以印象特别深,不觉口误了”他的眼睛始终盯着那女子的双手。

    按理说,方承天应该直接冲上去将她擒下,因为她刺伤了自己师父,可是方承天却又觉得不该对她动手,毕竟那只是一场误会,她只是将自己等人当成了残害百姓的恶人罢了。

    那人影自然也想起了傍晚时,她对方承天吼的那句“是你姑奶奶!”的话,不由轻笑一声,淡淡地道:“算了!以后别乱叫了,我可是有名有姓的,你以后叫我南依霜就行了。另外,傍晚的事……我误会你们了!”

    方承天虽听她这样说,却并未放松警惕,双眼仍然死死盯着她的双手,笑道:“正所谓不知者无罪,姑娘不必自责。”

    南依霜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我这次来这儿的目的很简单,我先前误会你们,伤了你师父,还险些杀了你,所以作为赔礼,可以实现你一个任何要求,以后我们便恩怨两清,各不相欠。”

    说着,她顿了一顿,继续道:“不过有违侠义之道的要求除外!”

    方承天本想说不用的,可话到嘴巴他又收到了回来,点了点头,笑道:“我这里还真有一件事想麻烦姑娘。”

    南依霜一动不动,缓缓地道:“请讲!只要不是有违侠义之事就行!”她又强调了下。

    方承天摇了摇头,笑道:“姑娘放心,绝不会有违侠义之道!我想请姑娘留下来……”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说了一半突然停住,竖起耳朵凝神听了片刻,感觉周围很安静后,不由松了口气,然后迈步向南依霜走去。

    他担心隔墙有耳,准备走近一些再说。

    南依霜却愣住了,心道:我与他孤男寡女,他竟让我留下来,他难道想呀,我怎么没想到他会提这种要求,怎么办?这算不算违背侠义之道呢?好像不算吧!

    “你你你想……”她见方承天走向自己,突然心狂跳起来,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她的拳头握得嘎嘎作响。

    方承天不由一愣,好奇地瞧着她,道:“怎么,难道姑娘不愿意吗?那我也不勉强了,你请自便吧!”说着,他回身往床边走去。

    “等等!”南依霜紧咬着牙,颤声道,“好,我既然答应了你,只要不是有违侠义的事,绝不会失言。”

    话音刚落,她突然解开了自己的衣衫,“索索”之声不断传来。

    方承天蓦地止步,缓缓回头,竟看见南依霜身上的长衫落到了地上,顿时愣住。

    夜色中,隐约可见南依霜低着头,双手交叉挡在身前,一副忸怩不安的模样,可以想象,她低垂着的脸一定很红。

    方承天只觉得自己心越跳越快,就连呼吸都仿佛将要停止,他从来没有如此近的看着一个女子,一个只穿着肚兜裹裤的女子。

    真正诱人的女人,正如眼前这样,美妙的身子若隐若现,让男人心中展开无限遐想。

    她那朦胧中仍雪白无比的肌肤,坚挺的胸脯,圆滑的长腿……无不冲击着方承天的心脏!

    方承天使出吃奶的劲,总算将身子转到了一边,目光也随之移开。

    南依霜感觉久久没有动静,不由微微抬眼看去,只见方承天侧身而立,正盯着另一边发呆。

    她不由忆起傍晚那匆匆一瞥,挺拔的身形,俊美的脸庞,就连他那脸上那道的刀疤,都有种说不出的奇异魅力。

    想到这些,南依霜心中的抗拒似乎少了几分,不过心跳仍然非常快,可自己说出去的话,无论如何也要兑现!

    方承天却仍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南依霜不由微微有些嗔怒:“你……你……快一些!”

    说着,她竟迈步走到了方承天身旁,她呼出的气,如火般炙热,一下一下地吹在方承天的脖子上。

    她离得太近,方承天甚至可以听到她的心跳,不禁觉得嘴巴发干,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个手指也动不了,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时,南依霜竟缓缓伸出手,戳了下方承天的手臂。

    方承天猛地看向她,她的脸就在自己眼前,不由心中猛地一跳。

    只见南依霜双眉如柳,双眸闪烁似星,清丽细致的脸上,带着一丝羞涩,与她先前那冷若冰霜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突然,方承天的脑海中竟浮现出裴思诗的音容,那个俊俏害羞的“男子”!

    他不禁感慨,暗道不管什么样的女子,害羞的模样都是一样的。

    只可惜一个矜持,一个放荡!

    方承天往旁边挪了两步,又偷偷看了她一眼,道:“姑娘你这是干什么?赶紧把衣服穿上,你这样勾引我,我可会受不了的。”

    南依霜闻言,直觉脸上滚烫,怒道:“什么叫本姑娘勾引你?明明是你想对本姑娘……本姑娘若不是为了信守承诺,早一刀要了你的小命!”

    方承天登时明了,原来是自己那句“请她留下来”造成的误会,原来她并非放荡之人,原来她竟是如此信守承诺之人!

    他赶紧转身,瞧向南依霜,拱手解释道:“南姑娘误会了,我刚才只是想请你留下来,帮我捉拿杀害杨老丈的凶手!”

    南依霜“呀”的一声,捂着脸转身跑去将衣衫捡起,一边穿一道嗔道:“转过去,不准看!”

    “呃……”方承天怔了一怔,缓缓转过身子,脸上浮起一丝坏坏的笑容,就像小孩子偷吃到了心爱的糖果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