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君临星空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大年初七

    苏河市的禾高酒店、第十九层。

    韩闻志坐在座椅上,皱了皱眉,瞥了眼罗全。

    今天正是他们高中同学的聚会,由于前来聚会的同学里出了一位身家数亿的富豪、罗全,导致人数增多了些。

    有些游移不定的人,参加聚会。

    有些不感兴趣的人,也来此参加聚会……或多或少,想要借此结识罗全,哪怕帮不上什么,认识一番也是极好的。

    人至中年,愈加懂得金钱的作用。

    于是。

    有人劝道:“闻志,罗董已经举杯了,你怎么还愣着。”

    旁边也有人露出不忍之色,搁在韩闻志面前的,并非白酒小杯,而是红酒用的高脚杯,整整满杯的白酒。

    看上一眼,便令人望而生畏。

    “老同学。”罗全笑呵呵的举着举杯,不急不躁,宛若掌控全局般的开口道:“你,不喝?”

    “恩。”韩闻志点点脑袋。

    还真不喝?

    罗全只是客气一下,登时愣住。

    周围的同学们也看向这边,有些热闹闲聊、举杯碰撞的同学也凝滞了欢乐动作,望向罗全与韩闻志,目光泛着惊异与困惑。

    “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罗全笑眯眯道:“你不喝,难道不给我这老同学面子吗?”

    咯嗒。

    韩闻志推了推酒杯。

    他扫视了一圈,看到了神色各异的老同学,不由叹了口气:“你的面子,算什么东西?”

    咯吱。

    罗全右掌一紧,面色变了。

    其余同学们也纷纷好言相劝,有让韩闻志立刻道歉的,有让韩闻志喝酒赔罪的,也有凑到罗全旁边想要讨好的。

    除此以外。

    一言不发的老同学,尽皆暗暗摇头。

    “韩闻志?”

    “我听过他,开了两三家超市。”有位浓妆艳抹的女子,慢条斯理的拉上皮包金属链:“可整个苏河市也没有几家超市,韩闻志所谓的超市只是挂个牌子的便利店而已。”

    她往常在江南市生活。

    若是江南市,超市面积基本达到数千平米……而在苏河,凡是便利店基本挂上超市名字,显得好看些,吸引客流。

    “哦?”

    “那他哪里来的勇气?”有人忍不住看向韩闻志,暗暗无语。

    哼!

    罗全撂下酒杯,脸色难看。

    但念在同学情分上,他强忍自己的火气,换了一桌,继续觥筹交错的热烈氛围,韩闻志这一桌则是有点僵硬。

    “唉。”

    “闻志,你那话说的太重了。”

    “好歹罗全是老同学,不喝酒没什么,不至于这么针锋相对。”

    有人悄声劝着韩闻志。

    须臾后。

    同学聚会步入尾声,众人开始离开包间,有些同学簇拥在罗全的身旁,打算参观一下罗全的酒厂与服装厂。

    叮咚。

    他们乘坐酒店电梯,回到一楼正厅,商量着如何前往罗全的酒厂与服装厂。

    “咦?”

    “苏河官府的领导?”

    罗全脸色一怔,便看到旁边电梯走出苏河市官府的最高领导,戴着银框眼镜,正与一位漆黑风衣的青年,并肩行走。

    而且。

    最高领导的神态,好似带有一些敬畏。

    作为苏河市的企业家,罗全当然认得银框眼镜的老者,以他的身份地位,也得卑躬屈膝的恭敬一些。

    “他是谁?”

    罗全冒出一个困惑想法。

    其余人看到罗全的发怔脸色,也不由自主的放低声音,经过罗全以及一些关注官府事务之人的悄声解释,众人无不心颤惴惴。

    苏河市官府的最高领导!

    在他们眼里,这就是翱翔九天的真龙,统辖整座苏河市,具有难以想象的身份地位,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

    换而言之。

    遍数苏河市,怕是也没有与这位老者相比之人。

    “可是。”

    “那位黑衣青年竟然与老领导谈笑风生,而且老领导似乎还在观察青年的神态,开口谨慎。”有人观察细微,登时低呼。

    其余人,也舌桥不下。

    “小点声。”

    “估计是来自帝都世家的公子少爷啊。”罗全瞳孔猛缩,谨小慎微的瞄了两眼,不敢高声语,唯恐惊扰大人物。

    旁侧。

    众人也连连附和,声音压低。

    叮咚。

    电梯门打开。

    乘坐第三批电梯的韩闻志,走出电梯,看到众人驻足旁侧,似乎低声谈论着什么,神态举止,小心翼翼。

    “恩?”

    韩闻志皱了皱眉。

    与此同时,感官异常敏锐的韩东,眼角余光也看到了走出电梯的韩闻志,大步流星的迎向爸爸:“爸,你也在这儿?”

    “韩——”

    银框眼镜的老者正待开口,看到这一幕,张了张嘴,硬生生咽了回去,脸色有点精彩……平时皆是别人看他脸色,哪有今天这般,自己还得瞧着韩东脸色。

    嘶!

    罗全观察到了这一幕,骇得倒吸凉气。

    “儿子,你怎么在这儿?”韩闻志拍了拍韩东的肩膀:“正好老爸喝了点酒,你没喝吧,一起回家。”

    “好好。”

    韩东连声应道。

    在他眼里,这世上最值得尊敬之人,只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或许宁墨离能算得上半个……而华国官府的领导,与自己何干?

    单论社会地位——

    单单防卫编制的身份,便已凌驾于他们,且遑论盖世身份,无量前途。

    因为在华国大地上,先有生死存亡的战争,守卫,而后才有社会民众,最后才是政治经济与文化!

    “爸,你可走慢点。”

    韩东笑呵呵的扶住韩闻志,目含深意的瞥了眼银框眼镜老者,然后才扶着韩闻志走出禾高酒店。

    这些事儿,他以后会亲口告诉爸妈。

    但绝非现在。

    毕竟银框眼镜老者的身份,对于普通公民而言,确实具有如同苍天在上的威慑力。

    事实亦是如此。

    咕咚。

    罗全悄咪咪的咽了口唾沫,目光呆滞了。

    其余人的脸色也凝固不动了……宛若一个个定格原地的雕塑,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啪嗒。

    浓妆艳抹的女子,瑟瑟发抖,居然拿不稳名贵皮包,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

    “韩闻志?”

    “那位黑衣青年,是他儿子?亲生的?”罗全张了张嘴,呢喃了两句,似乎被重锤击中,如同海啸翻腾般的震撼情绪,激荡脑海。

    ……

    大年初七。

    今天是华国除夕假期正式结束的日子,有人开始上班,有人继续延长休假。

    “韩东,在吗?”

    一条QQ消息,弹出屏幕。

    嗡嗡!

    韩东正在驾驶红旗LA,轻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正是张朦童鞋的QQ消息。

    “怎么了?我在开车呢。”

    他声音低沉,却蕴涵从容不迫的镇定感。哪怕驱车目的地乃是江南省边界,也动摇不了韩东的悠悠内心。

    诚然。

    这与心性有关系。

    但至为关键之处,仍是武力!启动疯魔态,足可媲美寻常武宗的绝对武力。

    “唔。”

    “趁着爸妈外出串亲戚,正好前往边界。”韩东暗暗思量:“击杀了武将境王永,必须得做出相应贡献。”

    简而言之。

    他驱车前往边界,正是为了击杀妖魔鬼怪。

    过了四五秒。

    张朦吓了一跳,迟疑了一会儿,才拨通QQ语音:“你……你在哪呢,开车要去哪里呢。”

    “恩,看朋友。”

    韩东沉吟了一下,微笑道出借口。

    对,妖魔鬼怪应该也算朋友……穷尽天涯海角、亦势必诛杀的朋友。

    “嗯嗯。”

    张朦窃喜的捂住脸蛋,偷偷一乐。

    这一刻,女孩儿眼眸似乎弥漫万千异彩,脸蛋红彤彤的,轻轻抿着粉唇,美滋滋的歪着脑袋。

    今天大年初七。

    可也是情人节呢。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