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狂野旅途 >

第151章 骨头硬,死不跪(一)

    勃然间来袭的无形巨力突然压了下来,压的他当即弯下了身子,脚下踉跄几步身子前倾差点栽倒在地。

    李察德能够感觉的出,自己身上的被施加的这股无形压力随着自己死撑硬抗的时间越久也越发的沉重了起来。

    扎根在铁狱之中的法禁很是霸道,是由八位超凡大巫祭牺牲自己修为所布下的法禁,全名叫做千魂洗灵法禁。

    这一种特意针对各种种族职业者和超凡者都能发挥出独特效力的镇压法禁,为了构筑这个法阵禁制,他们残忍的血祭了诸多种族的生命,数量足有千条,以他们的血脉为根源引子,化为了这道法禁里的千魂之力。

    只要是被法禁血祭的同类生灵,陷入此地都会被法禁的力量所束缚起来。

    可惜,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座铁狱之中所留下的禁制力量也因为常年无人维护开始消退,日益削弱。

    昔日的千魂之力足以镇压超凡者,连英雄踏足此地都会承受不小的限制。而现在,也许只有剩下百魂之力了,威能也大减到只能勉强镇压职业者,超凡者都能在这曾经威名赫赫的铁狱之中撒欢起来了。

    一道道牵制力被施加在了李察德身体之上,奥伯丁手中黑色玉石上所亮起的光辉越亮,代表着他调动出来的法禁力量越多。

    黑玉光芒已经亮的刺眼,难以直视。

    很快的,李察德连动弹一个脚步都难以做到,他弯下的身子越发的弓了起来,整个人都仿佛随时都会被压倒在地一般狼狈不堪。

    肉眼可见,在李察德现在瘦弱的身体毛孔之中,开始朝外渗着丝丝鲜血,那是他的身体与法禁力量对抗而产生的无形伤害,硬抗的越久,伤的也就越惨。

    “你……”

    李察德用恨不得吃人的眼神望着远处指着自己的奥伯丁手中那块黑色的玉石,李察德此时已经察觉到,他身边的变故,一定是此人做的手脚。

    奥伯丁手中的那块黑色玉石很可能就是控制这个铁狱内所布下的禁制控制器,通过那个玩意,奥伯丁能够引动扎根在铁狱内的禁制力量,借以镇压铁狱内的囚徒们。

    “可恶。”咬着牙龈,李察德血沫渍嘴,浑身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抗衡着阵法的压制,不让自己就这样倒下去。

    ‘混账啊,若是我实力完好,这个法禁焉能压制住我。’

    在众人的眼中,李察德的身子骨正在剧烈的颤抖着,可是却迟迟没有倒下,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戾气怨愤,简直让这些在外界犯下重罪,那怕牢底坐穿都不够的暴徒们也感到深深的恐惧和惶恐。

    这要何等疯狂,何等扭曲的心境,何等执拗的意志,才会使得一个人宁可死也不愿意倒下。

    实际上,只要李察德服个软,跪倒在地,法禁的力量就会随之消散大部分,根本不会对他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可是他呢,偏偏就不,死硬的扛着,抗的自己骨头开始呻吟,抗的自己肌肉开始痉挛,抗的自己血液开始倒流。

    他,就是不服,就是不甘,就是不愿。

    “小子,有点骨气呢,可是,你也太不把我这个牢头放在眼中了吧!在这里,我就是天王老子,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轮不到你这小辈鼻子里插葱装象。”感觉到第一重禁制的压制无法压下眼前这个皮包骨的瘦子,牢头奥伯丁也感觉很是讶异,要知道,他曾经以此法禁力量硬生生镇压过一位妄图越狱的职业者,心神镇定的看着李察德,他手中按捺着黑玉的准备开启第二重禁制。

    奥伯丁手中的这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石可是大有来头,这可是铁狱之内所布下的千魂洗灵法禁的控制中枢,名叫黑玉阵枢。

    借由这块黑玉阵枢,奥伯丁能够调动千魂洗灵法禁的力量,正是因此,他才能够在铁狱之中为所欲为,任何囚徒都不敢有丝毫的忤逆。

    黑玉阵枢之上共有三个控制点,每一个点代表着能够引动千魂洗灵法禁的力量程度。三个凸起能够按下的玉点都代表着一重力量,第一重能够镇压普通的凡人,第二重能够镇压体质得到增强的职业者,第三重能够镇压超凡者。

    若非铁狱内布下的千魂洗灵法禁随着时日的过去缺乏修缮,阵法威能大幅度锐减了许多,这个千魂洗灵法禁在完好之时的威能那怕是超凡者贸然进入阵法范围之中,也难以掌控自身力量,同样会被镇压下去。

    “好家伙,你说这小子真是蛮族么?他的体质怎么会这么强悍,连阵法第一重的压力也压他不下。”一声声惊呼声从人群之中想去,但见被千魂洗灵法禁第一重禁制的李察德居然艰难的抬起了自身的一只脚,缓缓落了下来。

    在万钧重压之下,依旧能够迈出一步,这惊人的举动引得无数惊呼,连带着奥伯丁的脸色也变的越发难看了起来。

    “这小子,够劲。”站在李察德对面,引发一切的源头马克舔着嘴唇,狞笑间自语道,他就喜欢这样的汉子,这种硬骨头死去之时火热的心头血,最最适合下酒。

    法禁镇压的味道他可是尝过,第一次承受的时候,他也差点被压塌了脊骨,跪倒下去。那还是法禁第一层的力量,至于更强的镇压之力,他也没用亲身承受过,只是听闻。

    “不得不说,小子,你有点让我火大了,乖乖的倒下来不好么?”奥伯丁感觉到周边囚徒之中的异状,感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阴沉着怒视七窍之中正因为重压而溢出鲜血的李察德狠狠的说道。

    “你···不···配!”断断续续的磕出一句残语,李察德整个人单目渐渐的失去了神彩,但是他的身躯傲然挺立不愿倒下,他那迈出的赤脚深深的插入了脚下的惨白色岩石之中,没入数寸,如标枪一般扎在里头,使得自己的身子那怕因为自身神智消失昏眩过去也不会倒下。

    ‘迟早有一日我必将你碎尸万段。’失去神智之前,李察德的脑海之中深深的回荡着这样的怒吼。

    到了此时,众人才发现,眼前这个本不起眼的小鬼居然如此狠辣,为了一点颜面,居然不惜玩命。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