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盖世大天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丐帮的危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身负大仇,却从不言及。

    心中悲戚,却张扬做人。

    没有人能从张扬身上看出他的悲伤,就连两世为人,自认阅人无数的陆尘也没有看出来这一切。

    在他看来,张扬不过某个大势力的废柴纨绔,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游山玩水,一不小心找到自己便将命运旺仔了脑后。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张扬竟有如此之深的城府。

    陆尘不敢相信,他觉得自己需要时间。

    而张扬在说出这些的时候,其实也很明白会给陆尘造成多大的困惑。

    但他还是说了,别人不知道但他自己知道自己憋了太久了,已经快要被憋出病了。

    “大哥,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而我也知道我并不能一直跟在你的身后,因为那样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那些麻烦比你现在遇到的还要多,而且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解决,所以这几天我可能要离开一下!”

    张扬一句说完,眼神中似是有些不舍。

    说实话,陆尘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只听他道:“离开?要去什么地方?”

    张扬苦笑,没有回答,而是翻手拿出一个足有一尺长宽的精巧盒子放在了陆尘眼前。

    “这东西还希望大哥能替我暂时保管,我可能今天晚上就要走了!”张扬说完,缓缓起身再无多言。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陆尘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他从没想过自己还能跟一个不知根底的少年称兄道弟,更没想过自己两世为人还能活的那么年轻。

    不知过了多久,陆尘走出大殿,一声叹息,对守在大殿的帮众道:“让左长老来见我!”

    说完便那样静静的站在院子中间,看着满天闪烁的繁星发呆。

    直到左长老一声帮主将他唤醒,他才发现自己竟有些孤独。

    “大殿中那些东西给大家分配一下,另外这枚储物戒指交给命无常,让他交给流云宗离秋。”陆尘说完递出一枚储物戒指,缓缓向着城外走去。

    张扬说的对,他这些天有些过于张扬了,以后还需小心一些才是。

    心中想着,陆尘缓缓浮空,身形几个闪烁如一道电光一般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飞行,这在许多年前曾是陆尘儿时的梦想。

    此刻御风而行,凌空虚渡,陆尘心中的阴霾顿时间一扫而空。

    大地辽阔,万里江山,狄山城方圆三十里尽收眼底。

    陆尘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竟是如此美丽,他忍不住一声长啸,下一刻轰然划破长空,冲上了自己第一次出现的地方——风云之巅。

    这里他已经来过很多次,每一次都让他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只是,这次他刚刚出现就愣在了当场。

    因为他发现风云之巅似乎变了,没了之前的废墟,反倒多了一些建筑,在这些建筑只见他感觉到了许多强大的气息。

    一时间陆尘有些恍惚,忍不住揉了揉眼,再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才缓缓落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陆尘心中疑惑,隐匿气息,几个闪烁出现在了一座建筑之上。

    只一眼,陆尘便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发现这些建筑中的竟然都是王室的人,而且还是老熟人。

    征西大军一众将领尽数现身,那位被陆尘废了的征西大将军此刻正跪在一个青年身前。

    这青年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浑身上下给人一种贵不可言的感觉。

    “陆尘!”这青年只说了两个字,但却让蹲在房顶上的陆尘忍不住浑身一冷。

    “太子殿下,我们怎么办,陛下那边有消息了吗?”罗天律开口,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伤感。

    自从被废了修为,他可以说对眼前这位太子爷充满了期待。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人能让他重新修炼的话,恐怕除了这位太子爷就没人做到了,毕竟以天武王朝的力量如果真要帮一个修士重塑丹田虽说困难,也不是不能做到。

    但他却忘了,自己不过是王室手中的一枚棋子。

    只听那太子白擎淡淡开口道:“一个武元境七重的征西大将军是臂助,但你觉得一个丹田被废的征西大将军父皇还会在意吗?”

    只一句话,罗天律顿时间心如死灰。

    说实话,这位太子现在很郁闷,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陆尘竟然毫不留情的废了罗天律。

    王室颜面不存,作为太子的他又是这件事的负责人。

    一旦这件事传到父皇耳中,到时候父皇会怎么看自己?自己那位天才的三弟会不会因此借势上位,将自己踩在脚下。

    心中越想越是郁闷,白擎一拳轰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顿时间一阵碎木四下纷飞,狂暴的元力洪流肆虐而开。

    陆尘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位太子殿下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武元境八重,和自己相当的地步。

    王室果然是王室,这太子爷恐怕还不超过二十五岁吧。

    如此实力,放在天武王朝绝对算得上天才了。

    “张扬啊张扬,你这家伙还真是个惹祸精。”陆尘心中感叹,忍不住摇头。

    却听这太子爷接着道:“你先回去好好养伤吧,虽然父皇没有答应,但你也算是有功之人,想必应该会让你的后半生有个好的归宿。我去拜访镇西王,让他配合无双门的人,其他人随时准备,一旦狄山城方向火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我活捉陆尘。”

    白擎一句说完,转身走出大帐,只见他元力鼓荡,顿时凌空而起,眨眼消失在了天际。

    看着眼前这一幕,陆尘不禁眼神凝重。

    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此实力的太子殿下怎么会任由张扬当初给得罪了呢?

    更重要的是,这位太子爷此去,似乎已经和无双门商量好了怎么对付自己。

    幸亏自己今天来了这风云之巅,不然还真不知道对方竟有如此动作。

    心中想着,陆尘找准方向,悄悄跟上了白擎。

    只是,许久之后,陆尘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因为他发现,这太子爷竟带着自己出现在了自己悟出灼阳拳的山谷外。

    而在谷口的位置,两道气息浑厚的身影守在一旁。

    从他们的服饰上,陆尘一眼就认出这两人竟是无双门的人。

    这一刻,陆尘铁青着脸,他忽然觉得可能丐帮那些留在谷中的人怕是凶多吉少了。身负大仇,却从不言及。

    心中悲戚,却张扬做人。

    没有人能从张扬身上看出他的悲伤,就连两世为人,自认阅人无数的陆尘也没有看出来这一切。

    在他看来,张扬不过某个大势力的废柴纨绔,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游山玩水,一不小心找到自己便将命运旺仔了脑后。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张扬竟有如此之深的城府。

    陆尘不敢相信,他觉得自己需要时间。

    而张扬在说出这些的时候,其实也很明白会给陆尘造成多大的困惑。

    但他还是说了,别人不知道但他自己知道自己憋了太久了,已经快要被憋出病了。

    “大哥,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而我也知道我并不能一直跟在你的身后,因为那样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那些麻烦比你现在遇到的还要多,而且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解决,所以这几天我可能要离开一下!”

    张扬一句说完,眼神中似是有些不舍。

    说实话,陆尘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只听他道:“离开?要去什么地方?”

    张扬苦笑,没有回答,而是翻手拿出一个足有一尺长宽的精巧盒子放在了陆尘眼前。

    “这东西还希望大哥能替我暂时保管,我可能今天晚上就要走了!”张扬说完,缓缓起身再无多言。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陆尘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他从没想过自己还能跟一个不知根底的少年称兄道弟,更没想过自己两世为人还能活的那么年轻。

    不知过了多久,陆尘走出大殿,一声叹息,对守在大殿的帮众道:“让左长老来见我!”

    说完便那样静静的站在院子中间,看着满天闪烁的繁星发呆。

    直到左长老一声帮主将他唤醒,他才发现自己竟有些孤独。

    “大殿中那些东西给大家分配一下,另外这枚储物戒指交给命无常,让他交给流云宗离秋。”陆尘说完递出一枚储物戒指,缓缓向着城外走去。

    张扬说的对,他这些天有些过于张扬了,以后还需小心一些才是。

    心中想着,陆尘缓缓浮空,身形几个闪烁如一道电光一般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飞行,这在许多年前曾是陆尘儿时的梦想。

    此刻御风而行,凌空虚渡,陆尘心中的阴霾顿时间一扫而空。

    大地辽阔,万里江山,狄山城方圆三十里尽收眼底。

    陆尘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竟是如此美丽,他忍不住一声长啸,下一刻轰然划破长空,冲上了自己第一次出现的地方——风云之巅。

    这里他已经来过很多次,每一次都让他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只是,这次他刚刚出现就愣在了当场。

    因为他发现风云之巅似乎变了,没了之前的废墟,反倒多了一些建筑,在这些建筑只见他感觉到了许多强大的气息。

    一时间陆尘有些恍惚,忍不住揉了揉眼,再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才缓缓落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陆尘心中疑惑,隐匿气息,几个闪烁出现在了一座建筑之上。

    只一眼,陆尘便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发现这些建筑中的竟然都是王室的人,而且还是老熟人。

    征西大军一众将领尽数现身,那位被陆尘废了的征西大将军此刻正跪在一个青年身前。

    这青年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浑身上下给人一种贵不可言的感觉。

    “陆尘!”这青年只说了两个字,但却让蹲在房顶上的陆尘忍不住浑身一冷。

    “太子殿下,我们怎么办,陛下那边有消息了吗?”罗天律开口,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伤感。

    自从被废了修为,他可以说对眼前这位太子爷充满了期待。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人能让他重新修炼的话,恐怕除了这位太子爷就没人做到了,毕竟以天武王朝的力量如果真要帮一个修士重塑丹田虽说困难,也不是不能做到。

    但他却忘了,自己不过是王室手中的一枚棋子。

    只听那太子白擎淡淡开口道:“一个武元境七重的征西大将军是臂助,但你觉得一个丹田被废的征西大将军父皇还会在意吗?”

    只一句话,罗天律顿时间心如死灰。

    说实话,这位太子现在很郁闷,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陆尘竟然毫不留情的废了罗天律。

    王室颜面不存,作为太子的他又是这件事的负责人。

    一旦这件事传到父皇耳中,到时候父皇会怎么看自己?自己那位天才的三弟会不会因此借势上位,将自己踩在脚下。

    心中越想越是郁闷,白擎一拳轰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顿时间一阵碎木四下纷飞,狂暴的元力洪流肆虐而开。

    陆尘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位太子殿下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武元境八重,和自己相当的地步。

    王室果然是王室,这太子爷恐怕还不超过二十五岁吧。

    如此实力,放在天武王朝绝对算得上天才了。

    “张扬啊张扬,你这家伙还真是个惹祸精。”陆尘心中感叹,忍不住摇头。

    却听这太子爷接着道:“你先回去好好养伤吧,虽然父皇没有答应,但你也算是有功之人,想必应该会让你的后半生有个好的归宿。我去拜访镇西王,让他配合无双门的人,其他人随时准备,一旦狄山城方向火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我活捉陆尘。”

    白擎一句说完,转身走出大帐,只见他元力鼓荡,顿时凌空而起,眨眼消失在了天际。

    看着眼前这一幕,陆尘不禁眼神凝重。

    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此实力的太子殿下怎么会任由张扬当初给得罪了呢?

    更重要的是,这位太子爷此去,似乎已经和无双门商量好了怎么对付自己。

    幸亏自己今天来了这风云之巅,不然还真不知道对方竟有如此动作。

    心中想着,陆尘找准方向,悄悄跟上了白擎。

    只是,许久之后,陆尘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因为他发现,这太子爷竟带着自己出现在了自己悟出灼阳拳的山谷外。

    而在谷口的位置,两道气息浑厚的身影守在一旁。

    从他们的服饰上,陆尘一眼就认出这两人竟是无双门的人。

    这一刻,陆尘铁青着脸,他忽然觉得可能丐帮那些留在谷中的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