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时监护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章 凶多吉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和星野菜菜一样想法的人并不少,随上杉香出海的科研人员家属前前后后都赶到了,而上东大学派出了专人接待他们,并加紧和东瀛海事厅联系。

    “探险者三号”是条小型科考船,除了上杉香外,还有她的两名得力助手大犬成正、伏山良二,以及三名研究生和七名船员。

    除了家在东京以外的两名研究生,其他人的家属基本都来了,将一个小接待室挤得满满当当。

    星野菜菜挨家挨户九十度鞠躬道歉,单薄的身子微微发着抖,小脸严肃,大声说着“对不起,请原谅”!

    她这是在替上杉香道歉,那些人都是上杉香带去海上的,无论有没有真出事,遇到危险本身就是在给这些人添麻烦——她在替她妈妈承担责任。

    但没有多少人理会她,最多就是勉强一笑,客气话都没几句。所有人都有亲人现在处在危险之中,接待室中一片愁云惨淡,不少人小声祈祷着,在这危难关头祈求着神明的力量。

    只是在这种大自然的伟力面前,神明的力量也不是多靠谱。

    傍晚时分,上东大学的熊本理事通报了第一个坏消息——求救信号停止了,“探险者三号”已经彻底失联。

    这消息顿时让焦虑的气息猛然高涨了起来,接待室中开始出现压仰的哽咽声。

    星野菜菜脸色惨白,神魂失守,吉原直人眉头紧皱的陪伴在她身边。

    虽然现在科技发达了,人类号称征服了大海,但真到了大海之上,人类还是渺小又可怜的。

    大海上浪高三四米以上平平常常,遇到风暴十米以上的浪峰很常见,历史上三十米以上的巨浪也有过……铺天盖地的浪头压上来,做为人类来说,那种时刻就算奋斗拼搏也不一定会有个好结果。

    在大海上讨生活原本就是高危行业,就连两个港口之间的近海航行,平均每年还要有一条船出事故,动不动就淹死一船人,而上杉香所在的科考船还是远离了航道,不知道钻到了哪个偏僻角落,哪怕是机械故障或是触了礁都不妙。

    吉原直人心中也没底。

    上东私立大学很重视这件事,拼命督促东瀛海事厅的同时,也不断将新消息传达到接待室。

    “一艘巴拿马籍的货轮已经接受了请求,修正了航向赶往出事区域。”

    “一艘赶往南美的华夏籍钓鱿船接到了求救信号,正向出事区域进发。”

    “澳大利亚的两艘货轮已经进入暴风雨范围……”

    各种消息不断传来,不断有船只加入到救援行列,按国际航海法,拯救遇难船只即是责任也是义务,很多船接到了求救信号不等东瀛海事厅请求已经主动前往。

    但可以让众人心头一松的消息始终没有传来。

    上东大学提供了便当和各种饮料,但几乎没人去动。吉原直人看了看天色,叹了口气,打开了一份便当,又开了一瓶纯净水,对星野菜菜说道:“吃点东西吧。”

    星野菜菜两眼无神,直勾勾盯着脚尖,轻轻摇了摇头。

    吉原直人掰开筷子,捡着清淡的蔬菜挑了起来送到星野菜菜嘴边,柔声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别回头你妈妈没出事,你先把自己吓坏了。”

    星野菜菜眼睛灵动了几分,转头望向吉原直人问道:“你觉得我妈妈不会出事吗?”

    吉原直人挑着蔬菜一时默然无语,半晌后低声道:“我也说不好……对不起。”

    星野菜菜心智早熟,这种时刻,虚言安慰对她毫无意义。

    星野菜菜伸手推开筷子,摇了摇头:“没关系,我相信我妈妈不会有事的……我妈妈是个善良的人,没有做过坏事,不可能出事的!”她嘴上这么说,但颤抖的声调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惶恐——上杉香是她唯一的依靠,说一声心灵支柱也不过份。

    吉原直人叹了口气,说道:“希望如此吧!”

    他是希望上杉香没事的,但……

    到了晚上十点多,熊本理事面色沉重的走进了接待室,眉头紧皱,环视着众人欲言又止。

    所有人也都紧张的望向他,但见他久久没有出声,一股绝望的气息开始弥漫了起来。

    熊本理事深深鞠躬,露出了半秃的头顶——他维持着九十度鞠躬的姿式沉声说道:“诸位,真是抱歉……‘探险者三号’已经确定沉没了。”

    他面朝着地面等了许久,没有听到一点声音,讶然抬头,只看到一片死灰色的面孔。他顿时也有了些物伤其类之感,勉强说道:“诸位,搜救工作还在继续,还不到完全绝望的时刻,请……”

    说到最后,他也有些说不下去了。

    星野菜菜喃喃了几句“不可能”,猛然站起来叫道:“船怎么可能会沉!有人亲眼看到了吗?”

    熊本理事转头低声说道:“是一艘救援船发现的,据说‘探验者三号’船体倾斜严重,疑似船体受创一侧进水,失去了动力被大浪裹挟前行……虽然能见度很差,但他们确信没有看错。在他们想追上去时,‘探验者三号’已经侧翻沉没了。”

    这里的气氛太压仰了,他也无心久待,转达了消息后小声吩咐了一句陪同人员去请位医生来以防万一,又叹着气出去了。

    他还要好多事要按排,这真是天灾。

    星野菜菜呆呆站在那儿,接待室中开始有了哭泣声。

    吉原直人也默然无语,海难发生之后,如果不是第一时间得到救援,人是很难活的——确实有少数幸运儿海难几十天后获救了,但那是幸运中的幸运,奇迹中的奇迹,是各种巧合造成的,不能当成常理对待。

    人落入大海中,就要不停和海浪搏斗,体力流失极快,而海水是良导热体,人浸泡在海水中体温下降极快。

    一般来说,水温十到十五摄氏度左右,人在无风无浪的情况下可以坚持六小时左右,五到十摄氏度,人就大概只能活一小时了,零度左右,能支持五分钟就算不错——有救生艇另算。

    现在出事海域气候极差风浪极大,救生艇有和没有差不了多少,如果今天夜里捞不起来,恐怕上杉香凶多吉少了。

    想着当年上杉香的音容,吉原直人也是心中一阵黯然,杉香是个奇怪的人,左翼,反战同时又偏向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者,她关心的是人类而不是自身、国家或是民族,总之是个奇葩。

    吉原直人不懂她那些大道理,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那么在意人类之间要互相仇视、互相伤害——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打了好几千年了,在意那么多干什么?人类本身的动物性就决定了互相之间的争斗是主旋律,和平只是为了下一次大打出手做准备。

    她也总在意人类有没有未来,同样,吉原直人也不关心那些……人类有没有未来关他鸟事,明天核弹爆炸那明天再说,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小人物管那么多干什么?食肉者谋之便可!

    上杉香有圣母病,整天干些无聊事,吉原直人骂过她是王八蛋,但这会儿她真出事了,就算吉原直人见惯了生生死死,心头也有些不舒服。

    她就算是个王八蛋,也是个好蛋……如果这么早就死了,可惜了。

    他哀声叹气着一伸手,挡住快步走过来的一个年轻女人,抬眼问道:“你有什么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