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古玄黄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0章 云大师,卒!(3100字大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敌袭!”

    大军压境,海匪们顿时炸了锅,防御工事上,没有一个海匪头子来指挥,顿时变得毫无章法,有的搬出火油,有的驾驶战船,有的开始射箭,以阻止水师靠近。

    但没有指挥的海匪就像是无头苍蝇,没有配合,没有策略,就算有战船,一出去基本都坚持不了多少回合,便被打得败退。

    海面上,一片喊杀声震天,水师大军数月以来无法攻下的第十洲,此刻终于开始动摇了。

    “军师,两位都尉,随我一起去接应秦阳和苏白衣!”

    岳丘山说完,从龙骨神威舰上飞下,脚底元气冲出,抵消下坠之力,轻飘飘的落在一艘小船上,而尉辽、申公虎、夏炎也是相继鹊落于另外几艘小船上。

    他们一挥手,元气鼓荡而出,推动海面,以反作用力将小船驾驶起来。

    四艘小船,如几条飞鱼般,破浪而去,很快就靠近了第十洲的水闸。

    ……

    秦阳紧追云大师,来到了营帐所在之地。

    这时,云大师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激发了无影遁阵么?”

    秦阳心中了然,然后小心翼翼的前行,突然,他感觉到灵阵波动传来,却是避闪不及,落入了对方的灵阵之中。

    “哈哈哈,小畜生,来到此地,便是本大师的主场,让你尝尝影杀灵阵的厉害!”

    云大师从虚无中走出,模样仍旧是阴森无比,全身都被黑色的手掌覆盖,见到秦阳入阵,很是兴奋的说道。

    而秦阳此刻,在阵中被十几个影子刺客围攻,他霸天剑虽然强势,但那影子刺客杀了之后可以再生,不死不灭,着实难以对付。

    嗖嗖!

    两道影刀贴面划过,将他的发丝都给斩下两缕,顿时让他愤然起来。

    阵外的云大师十分得意,道:“你不是也学会了影杀灵阵么,怎么样,被自己都会刻画的灵阵攻击,这滋味不好受吧?”

    在他看来,自己聚元七重所刻画的灵阵,同境界之人都无法破阵而出,而面前这小子只有聚元二重的实力,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困死在里面。

    “我云海,奉帝阳国国主之命,来赤云国南海搅弄风云,以缓解西疆战事的压力,本来我就要大功告成,却被你这个小畜生给搅黄了,真是恨啊!”

    就在他自语的时候,却突然感到影杀灵阵中传出一种莫名的波动。

    “小畜生,你究竟在做什么?”

    他看到灵阵中光纹一闪,整个影杀灵阵都有崩塌的趋势,不禁大骇。

    “我干什么?”

    秦阳的冷笑声传出,接着便看到影杀灵阵轰然溃散,秦阳持剑而出。

    “自然是破掉你的阵法,然后再收割你的性命!”

    他这句话,令云大师瞳孔一缩,道:“你怎么可能破开我的阵法,不可能,不可能!”

    秦阳冷冷问道:“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你难道还装作睁眼瞎?”

    话音一落,手中霸天剑铿然作响,剑影吞吐,横劈而去,这一剑,将云大师斩飞几米远。

    他脚步不停,而云大师在震惊的同时,慌忙将一个个灵阵激发开来。

    “又是影杀灵阵,破!”

    “巨魔星锤阵,再破!”

    懂得了逆向刻画阵纹,云大师激发的这些灵阵,在他面前,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好好好,你居然还能领悟破阵之法,真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但是你区区聚元二重,仗着有一把好剑和还有那诡异的珠子,想要击败我,痴人说梦罢了!”

    云大师手中鹰隼剑再现,鹰形伪器灵再次召唤而出,巨大的威压,将四面的营帐全部压垮,秦阳的脚步也为之一顿。

    “太强了!”

    秦阳感叹,他接连催动几次霸剑真意,体内的元气消耗了大半,最多还能勉强发出一剑,但对方的灵阵效果还未消散,战力仍然持久。

    而现在,对方有了警觉,那异化星辰珠已然起不到出奇制胜的效果,为今之计,似乎只有那一个法子了。

    “玄黄法剑,斩!斩!斩!”

    念头一动,玄黄法剑连斩三剑,令云大师顿时感觉脑海如同针刺,脸色煞白,那鹰形伪器灵的气势也弱了一些。

    “啊啊啊,你给我死!”

    云大师狂怒,他不知道秦阳是使用的什么攻击,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秦阳死,因为这个聚元二重的年轻人,已经让他感受到了足够大的威胁。

    “想杀我么?问问她答不答应?”

    秦阳嘴角咧出一丝笑容,玄黄图中,顿时冲出一道金色的身影,它速度奇快,锋利的爪子瞬间就在云大师身上留下恐怖的创口。

    “呀呀!”

    丫丫施展攻击之后,又回到秦阳的肩上。

    “这是什么兽类,竟这般狂猛?”

    云大师看着身上的几道血槽,开始胆颤起来,这头小兽的实力,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丫丫,干掉他,我们还有事要做!”

    秦阳刚一说完,云大师便是扑通一声跪倒下来,哀求道:“别、别杀我,我把我的灵阵全部给你……”

    秦阳拦住丫丫,问道:“就你那些一级灵阵,我还真看不上,你为虎作伥,又是帝阳国的奸细,我如何能放过你?”

    云大师现在彻底认怂,道:“我其实就是一个云游四方的散修,被利欲熏心了,你若放过我,我将一个秘密之地告诉你,那个地方,据说是一个三级灵阵师的疑冢。”

    “据说?还是疑冢?”

    秦阳顿时没了兴趣,三级灵阵师的噱头确实挺吸引人,但加上那两个不确定的词,那还有什么意思?

    “不不,虽然不确定,但很多人都在寻找,你看,这是我的一点收获。”

    云大师拿出一块残图,顿时令秦阳眼睛大亮。

    丫丫见机,一闪之间,便是将那残图叼了回来,秦阳细细一看,发现这张残图,和自己之前所获的两张极为相似,可以拼凑在一起。

    “这便是疑冢的地图?”

    秦阳故意问道。

    云大师道:“不错,这就是那天灵大师七处疑冢之一的地图残片。”

    “七处疑冢?天灵大师?”

    秦阳摸了摸下巴,来了一点兴致。

    云大师解释道:“对,不过其他六处早年间已被发现,但其中并没有找到天灵大师的三级灵阵图谱。”

    “这么说来,那天灵大师的三级灵阵图谱,很有可能在这处疑冢?”

    “对对,我以这残图换我一条老命,求你放过我……”

    一个聚元七重的高手,就这么可怜巴巴的跪在聚元二重的秦阳面前求饶,这还真是一个相当具有视觉冲击力的画面。

    虽然对方放低了姿态,但秦阳还是从细微之处,发现了对方悄然掠过的杀意。

    “杀了你,这残图不也是我的么?”

    秦阳冷冷开口,直觉告诉他,此人不除,必有大患。

    云大师闻言,身形暴起,身上顿时窜出十条触手,张开尖利的五指,向秦阳抓来。

    这十条触手比起之前的还要恐怖,指甲森森,竟是呈现鲜红之色,而触手的掌心,却是长着一张人脸,黑洞洞的眼睛,猩红的嘴唇,看起来极其瘆人。

    “鬼面血爪!”

    云大师浑身血液都涌向十条触手,这一招,乃是他的最强杀招,以牺牲体内精血为代价,将千手屠杀阵演化成鬼面血爪。

    霎时间,一股令人心惊的气息扑面而来,秦阳毫不怀疑,若是被对方的鬼面血爪抓中,必定会被鬼脸吸干精血。

    “你恐怕不是散修,而是红欲魔宗的人吧?”

    秦阳浑然不惧的说道,这种阴邪的手段,也只有红欲魔宗才会有。

    “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不错,我出自红欲魔宗,但已经不是红欲魔宗的人。”

    他边说,边催动十条触手,朝秦阳抓摄而来。

    “呀呀。”

    丫丫不悦的叫了一声,身影闪过,云大师顿时惨嚎,胸前鲜血狂喷,心脏都被抓裂了,阵纹也被抓断,他的千手屠杀阵和鬼面血爪也随之覆灭。

    “小畜生,我好恨啊……”

    云大师狂吼,渐渐的失去了生机。

    秦阳将云大师的储物戒收起,随手刻画了一个地煞冥火阵,将其化作了灰烬。

    ……

    苏白衣发出信号时,秦阳和云大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她只得守在原地,看住三大头领,静待援军到来。

    营地中不断有大批海匪向港口汇聚而去,他们无处可逃,只能拼死反抗。

    霎时间,风萧萧人惶惶,港口火光映天,喊杀声此起彼伏。

    赤蛟王突然摇摇晃晃的站起,他被云大师砸了上百次,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但这还不致命。

    “鹿关,你们才是南海水师的奸细吧?”

    赤蛟王明显听到了秦阳和云大师的谈话,一推测,便是知道秦阳和苏白衣都是假冒货,而就是这两个假冒货,一个引发他们内战,令他们元气大伤,一个却是带来了南海水师。

    他此刻,眸子中绽放冰冷而浓烈的杀意。

    “我虽然没亲眼见过你,想必,你就是赤蛟王吧?你们现在大势已去,乖乖投降吧,别让你的兄弟们白白送死。”

    苏白衣一边凝神戒备,一边劝道。

    “大势已去?哼,待我斩杀你,马上就能重整旗鼓,依靠第十洲的天然防御,自然可以击退你们!”

    “是么?”

    就在赤蛟王想要下杀手的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飘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