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州套路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这件装备是做完任务之后的奖励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是啊徐大哥!我只是想让你陪我去说服大师兄和二师兄二师姐和解罢了!”

    程灵素实在不明白徐逸超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话说自己刚才也没有表现出这种程度的仇恨吧?

    不得不说,能让一向云淡风轻的程灵素这般失态,徐逸超的确不是一般人。

    听程灵素这么说徐逸超顿时就觉得有些没意思了,说服哪有轰杀来得过瘾?

    “这种事情你一个人就可以了吧,听你的口气那三货根本就是渣渣么。”

    “如果只有他们三人,我自是不惧——可就在不久之前,我听说他们拜了我师叔‘毒手神枭’为师”,说到这里时程灵素身体颤了颤,“对于此人,我实无把握对付。”

    石万嗔这货又回来了吗?

    徐逸超摸着下巴,又是一个因为毒手药王心慈手软留下的后患啊,你说老和尚当初要是把他的三个徒弟或是石万嗔直接干掉不就没这么多事情了吗?

    搞成现在这样还要让他的小徒弟去收拾残局,何必呢?

    不过想到自己当初险些被普祥那个淫道暗算,徐逸超就把给了他“鸡鸣五更断魂香”的石万嗔记住了。

    有句话叫“有仇不报非君子”,还有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八年,也是时候和他算一算这笔账了。

    “好,我就陪你走一趟。”

    程灵素并不知道这段往事,只是听到徐逸超的口吻后有些担心地说道:

    “徐大哥,‘毒手神枭’不但用毒功夫了得,而且武功高强,此行非常危险,你若是不想去的话我不会怪你的。”

    徐逸超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没哪个必要吧?况且我之前不是答应过你,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就会帮你去做吗?”

    一听徐逸超提起这件事情,程灵素连忙摇头,“这件事情不算!这不是我让你做得!”

    “好啦,别婆婆妈妈的了,不就是一块破石头外加三根烂木头吗,说句不客气的,我就是让他们一只手都没有问题!说吧,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程灵素咬了咬嘴唇:“越快越好。”

    翌日。

    “徐兄弟,程姑娘,你们这就要走?”

    苗人凤有些惊讶地望着徐逸超和程灵素。

    徐逸超能够在这个位面待的时间有限,在昨晚和程灵素谈妥之后,他自然是希望越快行动越好,这让原本打算等苗人凤眼睛好了之后再离开的程灵素都有些意外。

    不过既然徐逸超主动提了出来,她自然没有异议。

    “好,你且等我一等。”

    看到徐逸超的模样苗人凤就知道他去意已决,也不问他去干什么,扔下一句话后转向就朝屋里走去。

    “超哥,你们这么急着走干什么?”

    胡斐有些不解地问道。

    “有事要办”,徐逸超简明扼要地说道,“对了,你和若兰这两天不要走动,安心守着苗大侠。”

    “那是自然。”

    胡斐和苗若兰一起点了点头。

    胡斐还要再问,苗人凤却已经走了出来。

    见到他双手郑重地捧着一个布包,徐逸超不禁有些意外。

    “苗大侠,你这是……”

    “送给你的。”

    徐逸超疑惑地看着苗人凤将布包放到桌上,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打开。

    只见布包里放着的是一柄三尺来长的弯刀,刀鞘乌沉沉的,只看外表倒也没什么奇异之处。

    但众人心里都清楚,能让苗人凤如此郑重其事拿出来送给徐逸超的肯定不是凡物,于是均是忍不住齐齐朝苗人凤望去,等着他解释这把刀的来历。

    至于徐逸超,当他看到布包内裹着的是一把刀时,他就已经猜到了苗人凤要送给他的是什么。

    苗人凤从桌上拿起这把刀,却并没有把它拔出来,只是缓缓抚摸着这刀身,脸上再度浮现出柔情来:

    “就是因为这把刀我认识了阿兰。”

    苗若兰“啊”的一声,伸手捂住了嘴。

    苗人凤看了她一眼,尽管他的眼睛上依旧缠着白布,但众人依旧能够感觉到他“看”向苗若兰的眸子里满是爱意。

    “此刀叫做‘冷月宝刀’,斐儿,当初我在得到这把刀后,本想将他送给你爹,可你爹手上原本就有一口宝刀,所以我和他便一致决定将这把留给你的徐叔叔。”

    苗人凤说着就转向了徐逸超,“徐兄弟,今日我便将此刀交给你了。”

    竟然还有装备拿?这算是完成了解毒任务的奖励吗?

    虽说他的手上已经有了割鹿刀,但是这种级别的宝刀自然是越多越好,因此他也不推辞,伸手便接过了这把刀。

    宝刀刚一入手,他便微微一怔:

    “好沉。”

    “的确不轻”,苗人凤微笑着说道,他随即转向胡斐,“斐儿,苗伯伯求你一件事情。”

    “有什么事苗伯伯你吩咐就是了,还说什么求不求的。”

    胡斐方才听到这把刀是他的父亲胡一刀和苗人凤一起决定要送给徐逸超的,正恍惚间,听到苗人凤这么说,便连忙答应道。

    “你和兰儿一起去看看她的母亲,顺便把她接回来吧,兰儿一个人跑出来这么久,她恐怕是急坏了。”

    “好的。”

    胡斐使劲点了点头,苗人凤的妻子南兰一直以来对他都很好,和苗人凤一样都将他当成是亲生儿子来对待。

    而且比起沉默寡言的苗人凤,这位南阿姨在小时候倒是更让他觉得亲近一些。

    当然长大之后他就知道,苗人凤对他的爱丝毫不下于南,只不过自己这位伯伯不擅于表达罢了。

    “徐兄弟,这个世上了除了胡兄和你之外,再也无人配用这把刀,如今我便代他将这把刀交给你。”

    这苗人凤还真是不会说话,看到胡斐的表情,徐逸超忍不住暗暗摇头,你总是在胡斐面前提他爹干什么啊?

    不过此间事情已了,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于是他便对着苗人凤和他的女儿女婿一拱手,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苗大侠,小斐儿、若兰,我们后会有期!”

    随后两人便骑着早已经准备好的两匹马绝尘而去。

    离开苗人凤家之后,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惬意。

    又走了一段路,徐逸超突然一拍脑袋,叫了声“啊哟!”

    “怎么了徐大哥?”

    看到徐逸超的模样程灵素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