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修仙指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2章 妥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镇华正在煎熬之中,突然接到局长祁有宸的电话。祁有宸声音疲倦得仿佛几天没睡觉一样,“收队,情报出错了,3788房间的主人不是我们要找的嫌犯。”

    苏镇华本想说,这个叫洛南的就算不是嫌犯,可身上也有很多神异之处,要加强监视。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这一次虎头蛇尾的行动,他能不挨批评就不错了,既然祁有宸主动背锅,自己干嘛还要节外生枝?

    于是爽快地说:“收到。”

    又对手下们下令:“各单位注意,收队。”

    于是一场莫名其妙的行动就此结束。特警们习惯在出任务时沉默寡言,此刻也忍不住议论纷纷,讨论那个“看不见的敌人”。

    实际上不是敌人看不见,只是他们在还未踏入房间时,就已经被拖入幻境,他们看到的,只是洛南想让他们看到的。

    洛南无法改变执法记录仪忠实的记录,但可以改变他们的眼睛接受到的信息。

    至于那个代号“鹰眼”的狙击手,他是唯一看到了洛南身影的人,那是由于他距离确实太远,洛南也鞭长莫及。

    如果不是有护身的法器挡下子弹,那一下洛南也得吃个大亏。神通境毕竟还是肉体凡胎,金丹境才是超凡脱俗的开始,直到神灵境才能真正超凡入圣,纵横天下,不惧世俗,一人可以兴邦,一人可以灭国。

    作为一个神通境的修士,还是不能作死,不能对抗国家机器的。

    洛南先去林家姐妹的房间门口敲了敲,林姿雅眼神机警地探出头来时,洛南微笑着告诉她:“没事了。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了。”

    林姿雅欢兴雀跃:“前辈真厉害,哈哈!祁家人平时眼高于顶,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在前辈面前不还是得乖乖地吃瘪。”祁家和洛南的争端,有不少家族都在关注,林家也不例外,早收买了酒店的人,看到了实时的监控录像,亲眼目睹了祁家的失败。林姿雅也已经得到了通知。

    洛南哂笑,他不过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你们林家除了看戏,就没想过做点别的?”

    林姿雅妙目流转:“能做什么。前辈这里不需要我们帮助,我们也不可能去帮祁家人。”

    “何况,”林姿雅狡黠地一笑,“前辈不向祁家人下杀手,不就是避免其他人趁火打劫吗。”

    “说笑了,”洛南神情淡淡的,“我只是不想随意杀人而已,毕竟我又不是魔道修士。”

    林姿雅睫毛忽闪,认真地理解着。洛南的这句话中,其实信息量颇大。

    首先洛南说他不是魔道修士。虽然地球上并没有所谓“正道”“魔道”之分,但想来魔道修士应该是肆无忌惮,行事不择手段;而“正道”修士则是有约束,有原则,做事不极端的那种。

    另外洛南说不想随意杀人,这也可以从两方面理解:首先是他不喜欢滥杀无辜,不会随意地大开杀戒,手段相对温和;另一方面,如果被逼急了,他也不会吝于杀人,以暴制暴,毕竟他只是“不想随意杀人”,而不是“不会杀人”。

    结束了和林姿雅的交谈后,洛南回到房间。关上门,他靠在门上,气血翻涌。

    神通境能碾压温养境不错,但是祁家确实有值得骄傲的本钱,竟然一次性出动了十多位温养境高手。

    洛南也没把握一次性将他们全部拖入幻境击垮,所以只能小心谨慎地用言语、用情绪控制、用念头控制,打消他们的战意,让他们服软。

    可以说赢得非常惊险。

    而这一番作为,也让他的真气几乎消耗一空,精神损耗也极大。他喘息一阵后,到床上盘腿坐下,服下一颗淬神丹,手持上品灵石开始恢复。

    半小时后,轻而短促的敲门声响起,显示敲门者内心彷徨,也有着畏惧。

    洛南上前将门拉开,祁玉珊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化着淡妆,丰满的身材被掩盖在灰绿色的风衣底下,“前辈,”祁玉珊斟酌着开口,“我能进来吗?”

    洛南微笑一下,退回到屋里,坐上沙发。

    祁玉珊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搓了搓手,然后如梦初醒般地进门,又将门关上,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望向洛南:“前辈……”

    “坐。”洛南指着另一张空沙发椅。

    祁玉珊局促地坐下,动作也没有往日的优雅美态,纠结得眉毛都似缠在了一起。

    “你和你丈夫的感情好吗?”洛南笑问。

    “一夜夫妻百日恩,”祁玉珊眼中流露出痛苦,“我和平安不是那种很恩爱的夫妻,但我绝不想他出事。前辈,我知道你和平安之间有恩怨,我求你,放过他好吗?你要什么都可以拿走,但是请饶了他的性命!”

    “你知道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洛南轻笑,“所以你知道,他害得我父亲破产,让我父母在绝望中死去。他不是直接害死我父母的凶手,但如果不是他,我父母现在应该还活得好好的。所以,你觉得我能饶了他?你们祁家既然让你到我这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没有点数?”

    祁玉珊猛地冲出,跪倒在洛南面前,绝望地叫道:“求求你,前辈,我们的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父亲!平安是做过错事,他愿意赎罪,我们下半辈子做牛做马来偿还你,可以吗!请饶他一命吧!”

    洛南心头烦躁,“别说了!”他的目光直刺祁玉珊的眼底。

    片刻后,祁玉珊脸上的情绪全部消失,如同行尸走肉般坐回沙发椅上:“前辈希望我怎么做?”

    洛南道:“将柳平安全部的资产转移,挑动他手下最信任的几个心腹背叛他,我要让他身无分文,失去一切。”

    “是,”祁玉珊机械地说,“我一定会办好。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暂时没有了,你回去,等我下一步通知。对了,留下手机号。”

    祁玉珊留下手机号,步伐机械地走出房间。

    洛南揉了揉头发,眼中有一丝茫然和痛苦。“怎么感觉我刚刚做的事接近于魔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