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霸山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3章 有些不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城主府势力虽广,人员虽多,但兴安城也够大,一时间根本就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从尸体上,仅可看出是长剑所制,其他线索全无。

    而在兴安城中的用剑武者,数量又何止千万?能一战灭杀十几个一流高手大圆满的,也大有人在,想要查出是谁,难如登天。

    那日租借道场修炼的武者,为了避免引火上身,也都纷纷逃离兴安城,给城主府的追查增加了难度。

    所以,三天过去,应翔依旧没收到任何有价值的汇报。他只能强忍着丧子之痛,找来医术高超之人,将儿子的尸体拼接上,让其入土为安。

    在这三日内,城北太守府也派出了大量人手,帮忙搜索凶手。这些人全被蒙在鼓里,根本就没想到,他们想要找的人,就在太守府中。

    在刘锋灵丹的帮助下,尚成仁和蒋菲菲的伤势基本复原,已无大碍,纷纷从房间中迈步而出。

    “多谢大师兄。”

    夫妻二人朝刘锋深深一拜,由衷道谢。同时,满脸都是兴奋,有大师兄在,一切都将过去。更何况,连太守大人都要称大师兄一声刘大人,可见大师兄如今的身份有多尊贵。

    故而,这次参加正式弟子选拔赛,问题应该不大,他们能不兴奋?

    刘锋看着师弟师妹已无事,也宽心下来,笑道:“你我同门,何须道谢?对了,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啊,是不是要去参加正式弟子选拔?”

    “嗯!”尚成仁和蒋菲菲重重点头,目光看向刘锋,充满着期待。

    不用他们开口,刘锋自然知晓他们的心思,大手一摆道:“别去参加了,先回风云城一趟吧。”

    闻言,尚成仁和蒋菲菲脸上的兴奋顿时全无,变成了沮丧。原以为,大师兄会让他们直接加入,不用参赛。哪曾想,大师兄竟然要他们返回风云城。

    若真返回风云城,那便意味着彻底与天子阁正式弟子无缘了。说实话,他们心里是不愿意的。可大师兄刚刚救了他们,又不好拒绝。

    两人立在原地,久久没有开口,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锋又怎会看不出这二人的心思?哈哈一笑道:“怎么,不愿意回去?出来五年了,就不想回去看看师父师娘,还有师弟师妹们?”

    “想!很想!”尚成仁吐了口气道:“可是……大师兄,我和八师妹想参加完选拔赛后再回去,还请大师兄勿怪。”

    蒋菲菲虽未说话,但那期待的眼神,已将她的心思完全脱出。

    刘锋对此并没有半点责备之意,换着是谁,都会如此。五年的苦修,为的就是这一次机会,谁会放弃?只不过,刘锋觉得已无那个必要罢了。

    “此事先缓一缓,先去答谢下太守吧。”

    语毕,刘锋没等尚成仁和蒋菲菲有什么反应,便率先转身跨步,朝太守府正殿迈去。尚成仁夫妻二人只能互看一眼,默默的跟在刘锋身后。

    半路上,刚好碰到前来的高怀松和李牧。看到刘锋后,高怀松急忙跑上前来,紧张道:“哎呀刘大人,您怎么出来了……咦!两位贵人无碍了?”

    刘锋淡淡一笑道:“我正要去向高太守表达谢意呢,这些天,有劳高太守了。”

    “不敢不敢!”高怀松急忙摆手,又转头看了下身后,才小声道:“刘大人,这里说话不方便,还请随小人来。”

    “好。”刘锋并不多语,知晓高怀松如此,定与城主府有关。毕竟,自己斩杀了城主的独子,没有动静就太不符合逻辑了。

    不刻,又返回了原先尚成仁夫妇静修的院落。高怀松走到一座假山旁,伸手过去,按下一块不起眼的山石。

    轰轰轰……

    在沉闷的轻响中,假山一分为二,露出了一条伸向地下的通道,长不知几何。

    “刘大人,请!”高怀松往通道内一站,身子稍微一侧,请刘锋入内。但见刘锋稍微迟疑一下后,他便明白过来,走在前方领路。

    刘锋不能不防,完事小心为上。要是高怀松想向城主邀功,将自己一行人献上,也不是不可能。故而,一路上都得提防着。

    这条通道一直向下延伸,而且分叉和暗门都很多。若不是有高怀松带路,很难找到正确的路径。刘锋一路走一路记忆,以防不测。

    足足走了盏茶功夫后,终于抵达了一处宽大的石屋中。高怀松将石门关上后,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请刘锋等人做到兽皮座椅上。

    随后,高怀松取来陈年老酒和玉杯,一边倒酒一边开口:“刘大人,城主府这几日都在疯狂搜寻您的下落。小人也被调遣了不少手下,一同加入寻找。”

    “你为何不告诉城主,我们就在你府上?”刘锋淡淡一笑道:“如此,定会得到城主的重用,成为副城主也不是不可能。”

    闻言,高怀松险些没拿稳手中的酒坛,急忙道:“刘大人,您折煞小人啊!甭说刘大人他日绕我性命,就算今日刚见,小人也断然不会那么做。”

    “为何?”刘锋继续微笑着。

    高怀松将酒坛放下,脸色陡然一沉,竟有了浓烈杀气,两眼寒芒迸射,咬牙道:“应翔那畜生,我巴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闻言,刘锋等人均是满脸不解,包括一直在兴安城生活的李牧。他们没想到,高怀松竟会说出此等话语。而且,这种发自内心的怒意,根本就装不出来。

    究竟是何原因,让得这高怀松会对应翔有如此仇恨呢?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亦或是权势争夺?

    众人都未说话,静静的看着高怀松,等候着他自己说出缘由。

    感受着众人的目光,高怀松不由苦笑一下。陡然,提起桌上的酒坛举高,仰头张嘴,大口大口的灌着烈酒。

    霎时,大量烈酒灌入肚中,不少因吞咽不急,顺着嘴角哗哗流下。而高怀松的双目,竟变得无比血红,泪水,也磅礴而出,跟酒水混在一起,打湿大片衣襟。

    咣!

    一坛喝完,高怀松将酒坛重重砸到地上,瞬间碎裂,四处飞溅。随即,他又取来一坛,继续仰头狂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