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恽夜遥推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十六章席登斯别墅连环杀人事件真相下(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是用毒药把美华毒死了,就放在每天晚上端给她的可可里面,美乐和甜心一模一样,都对甜食情有独钟。那个时候,我已经伪装成了甜心的样子。这很简单,只要改变牙齿的状态就行了。为了这个计划,我事先已经让自己嘴里长满了龋齿。”

    “美乐对甜心的感情要比对我深得多,只要是甜心说的,她都会听。杀死美乐之后,我偷偷带着她的尸体回到‘赤眸鬼神’之屋。事实上,当初应美华美乐的要求建造这个房间的时候,我们就想到要利用它了。”

    “房间地板和厨房门一样是双层的。为此我们还改造了席登斯别墅的屋顶。原本没有那一层双面刺绣的木框架,就是一个普通的圆拱形,加上那么漂亮的一层平顶,让人因为它的美而忽略掉它内部奇怪的地方;二来,也是为了加大承重能力。”

    “也就是说,我们在‘赤眸鬼神’之屋的地板下面又加了一层地板,下面一层地板当然比上面一层要更加牢固,留出来的空间足以隐藏五六个人。而入口处就在那张岩浆床铺的下面。”

    “反正也没有人在那里休息,大床四个角被我们固定在地板上,底下是空心的。大床的底板被改造成了一块可以从中间向下打开的活动盖板。我必须把美乐完整地带进‘赤眸鬼神’之屋再切割。当我进入之后,甜心就回到了我们的房间。”

    “房间里还有一个机关,就是那个安装在北侧角落里的牢笼衣柜,那里内部和外部我们都进行了改造,表面关着的恶鬼身上加上了喷溅状的鲜血涂层,这样罗先生见到时候就会觉得与之前不同了,好像衣柜内部也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内部加上了一具半身尸体状的人偶,也是为了吓人的,防止有人突然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的秘密。衣柜的底板和背后墙壁已经与我们自己的房间打通了。二楼房屋是南北向排列的。罗先生的房间在‘赤眸鬼神’之屋南侧,而我们的房间在‘赤眸鬼神’之屋北侧,所以那个衣柜正好派上用途。”

    “杀死美乐之后,我们所有的行动就在衣柜中交替了。甜心回到房间里伪装成我,而我开始做第二具尸体的准备工作。首先将准备好的麻袋1/3塞进大床底下的隐藏空间里,并让那里的盖板一直处于打开状态。盖板两端装有弹簧,如果不支撑住的话就会自动关上。”

    “麻袋底部是不封口的,事先将一只密封的塑料袋连接在麻袋底部,一定不能漏,因为到时美乐流出来的心血要全部喷溅在房间内部。我先自己站在麻袋里支撑柱盖板,然后把美乐的尸体也装进麻袋里面,在里面一点一点开始切割。”

    “切下来的尸块和鲜血全部保存在底下的塑料袋里,这是整个杀人事件中最让我心惊胆战的部分,因为自己就像是站在血河中一样。美乐因为中毒青紫的脸庞和瞪大的眼睛就近在咫尺,我根本没有办法忽略。好不容易完成之后,我敲击着房间的地板提醒甜心,这是我们约定的暗号。”

    “一切顺利,甜心过来将美华尸体的上半部分带走,悬挂到我们房间屋顶准备好的绳索上,看上去好像是被吊死的。然后她再回来帮我套好麻袋系上口。这个时候,就要引用目击者过来了。”

    “我们一开始就把目击者定为罗先生,因为卫骏何言两个人都没有看见过‘赤眸鬼神’之屋原来的样子,而且,我们对罗先生的应对能力有一定的信心,他是那种比较不会被一下子就击垮的人,如果选择别人的话,第一时间被吓疯,那我们后面的计划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所以想来想去,还是罗先生最为稳妥。”

    “甜心从房间里出去,在罗先生房间和‘赤眸鬼神’之屋的外面地板上划出凹槽,这个声音只有罗先生可以听到,因为美华知道别墅里的计划,所以不会出来看;为了以防万一,除了罗先生的那间房间之外,其它客房也被我们改造成了隔音的房间,所以卫骏何言也不可能跑出来看。”

    “果然不出所料,罗先生出来了,听到他的开门声,甜心赶紧躲进‘赤眸鬼神’房间里面,再回到我们自己的房间,带上面具准备好。这里速度必须快,稍微慢一步就会被罗先生发现,所以在计划实施大概半年以前,甜心就开始锻炼身体,每天早晨和半夜都出去跑步,让自己的运动能力增强。”

    “罗意凡开门之后就是我的戏份了,我先是在麻袋中颤抖,吸引他打开麻袋,然后当他发现我的时候,才是重头戏,甜心只要增强体力就行了,而我需要事先拼命磨练演技,因为罗先生的演技太好了,如果不够逼真的话,就会很快被他看穿。那些涂在脸上和身上的鲜血帮了我不少忙。”

    “最终,我还是骗过了罗先生的眼睛,这里的过程罗先生应该都和你们讲过了吧?”酥心夫人问到。

    谢云蒙回答她说:“是的,罗先生在席登斯别墅经历的杀人过程,他已经通过电话详细讲明了。”

    “那我就不多说了,最后,甜心戴着面具在房间门口与罗先生擦肩而过,让他以为凶手逃进了‘赤眸鬼神’之屋里面。当时我身体的一半藏在地下隐藏空间里,上半身装作死人的样子躺在那张岩浆床铺上,鲜血、尸块和麻袋成为了我最好的伪装。”

    “甜心顾不上我,她进入房间之后必须立刻回到隔壁去换衣服准备扮作我的样子出去和罗先生会和。而这个时候,我就要准备离开席登斯别墅了。”

    “离开的方法就是从地下走,我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整个人全部进入地板夹缝中间,底下也有一块可以打开的盖板,就是比上面做得更加隐蔽而已,打开之后,再打开一楼屋顶其中的一块双面刺绣方框,这些方框是用木栓拼插在一起的。就可以顺利进入一楼,我立刻趁着楼上还没有人下来,快速离开了席登斯别墅。”

    “之后的一切,就全部交给甜心处理了,我不用再担心席登斯别墅中的人。我跳下去的那片屋顶正对着客厅里那张最大的长沙发,这也是事先就改变家具位置安排好的。所以我并不会受伤。”

    “那么卫骏呢?此刻卫骏还没有死,您不是说,席登斯别墅中的死者都是您一个人杀死的吗?”恽夜遥问道。

    “是的,杀卫骏的其实是一个备用措施,动手的人是甜心,但凶器是我准备的,而且也是我关照甜心去杀掉卫骏的。那把黑色雨伞的伞柄中有机关,可以将整把雨伞像利箭一样弹射出去,是我偷偷在非法网站上定制的,至于如何找到网站的方法,是美华教我的。”

    “弄这个东西,原本没有想排上用场,只是以防万一被受害者发现处于弱势的时候,用来防身的,后来发现卫骏的秘密之后,我就关照甜心找机会用它干掉卫骏。所以事实上,杀死卫骏的也是我。”

    “后来别墅中的具体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根据结局来看,甜心完成了我们所有的后续计划。别墅中死去的两具半身尸体,一具就是美乐的,另一具是厨房中的那个小姑娘,死去的男人当然是卫骏,还有最后在衣柜中发现的烧焦尸体就是我的姐姐甜心夫人兰美乐。”

    时间已经接近19号天亮,酥心的腰背看上去越来越佝偻,她的手也开始紧紧捂着自己肋骨的地方,脸色看上去很难看,不过表情依然保持着镇定的样子。兰念和范女士都非常担心她。

    恽夜遥再次问了一遍:“酥心夫人,您真的不要紧吗?”

    “……没事,我们继续吧!”酥心有意回避着这个问题,说道:“我进入幽静玫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9月16日下午了,当时我非常狼狈,因为不久之前才切割过两具尸体,这让我的情绪一直都没有办法稳定下来。我躲在玫瑰花丛中很久才稍微恢复了一点点,然后我就立刻去找美华。”

    “对了,我还没有说美华是如何离开席登斯别墅的,在假装接受罗先生的安排回到房间里面之后,她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当时只有‘赤眸鬼神’之屋里面有地下通道,其他房间美乐都会去,所以不能在地板上做手脚。罗先生与何先生又到了一楼,所以就算有地下出口,美华也没有办法像我一样悄悄离开。”

    “事实上,美华离开非常容易,美华美乐是住在二楼走廊西侧,也就是与楼梯口并排最北端的那一间房间,和我们的房间一样,窗户都开在北侧墙壁上,美华事先在房间里准备好绳梯,直接从窗户离开就行了。问题是之后在房间里该如何回答罗先生可能的问话。”

    “首先要保证,躲进房间之后不再露面,然后保证美华房间里一定有人应声,这样罗先生他们才不会产生怀疑。甜心模仿美乐的声音可以说是惟妙惟肖,绝对不会有人识破。但问题是,如何让声音从美华美乐房间里面传出来。”

    “在房间里安装麦克风吗?不行,其他人听不出来,罗先生一定会发现疑点。所以,我们采用了最最原始的方法,那就是制作一对传声筒。传声筒的线被粘贴在两个房间之间的墙壁上,并用涂漆盖住了。甜心除了杀卫骏之外,就一直坐在房门口仔细倾听门外人的问话。然后分别用自己和美华两个人的声音来回答。”

    “反正结束之后这一切都会被烧毁,所以我们完全不用回收任何工具。就连美华离开用的绳梯也没有回收。”

    “最后还是要回到厨房的问题上,冰袋砸到地上肯定会立刻破裂,在油画倒下的时候,地板上已经都是水了,还有从油画顶上随尸块一起泼溅出去的血水!让整个房间都是湿漉漉的。会引起爆炸的是定时启动的微波炉。我们把微波炉的时间定在油画倒下一个小时之后,如果罗先生与何先生在油画倒下的时间还没有离开屋子,那么甜心就会自己去发现厨房里的尸体,催促他们快跑,然后假装腿脚不便没能逃出别墅。”

    “不过最后一切都很顺利,如同密室的厨房发生诡异杀人事件然后爆炸烧毁整栋房子,而罗先生与何先生也成功逃脱。9月16号晚上,我和美华顺利在花园小道上会合,她比我先到酒店里面,已经绑架了范女士,然后就是发生在咖啡厅和圆形大剧场的事情了,这些你们都已经知道。”

    说完这一切,酥心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她的女儿随之一起站起身来。酥心说:“你们带我回警局吧,我已经没有其他的好说了。”

    “酥心夫人,兰念的事情您有打算好吗?”恽夜遥抢在刑警开口之前问道。

    这个时候,范女士开口说:“我会收养兰念,照顾她一辈子,而且罗先生已经答应负担小念的医药费。”

    “是吗。”恽夜遥明显先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对谢云蒙身边的专案组负责人说:“能不能请您在将酥心夫人带回警局之前,先叫一位医生给她检查一下身体,虽然只是模糊的直觉,但我真的很担心。”

    “不用了,”专案组负责人说:“120的车子已经在酒店外面等待了,根据我们的调查,兰美华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经查出来患有骨癌,所以她才会不惜一切要尽快实施杀人计划,让女儿有足够的医药费维持生命。而且,我这里还有一张遗嘱。”

    专案组负责人将一张A4大小的纸张递到酥心面前,示意她看一下。

    纸上是他们在市公证处得到的一份美华美乐父亲的遗嘱副本,上面明确写着:在美华美乐父亲死后,如果甜心酥心可以不计前嫌,照顾美华美乐两个孩子五年时间,并与她们建立良好的关系,那么,他所留下的遗产就可以由兰美华的女儿和美华美乐共同继承,而这份遗产就在席登斯别墅中。

    原来,美华美乐的父亲不是没有钱,而是他为了不让两个女儿挥霍,把钱换成了黄金,并融成金块藏在美华美乐房间的墙壁夹层里面,这些黄金的价值不仅足够支撑美华美乐将来的生活,而且兰念的医药费也足够了。

    在遗嘱的末尾,美华美乐的父亲说道:我早就发现兰美华和我的女儿还活着,之所以假装生意失败回到乡下帮助她们批发水果,也是为了多为大女儿挣一些医药费。因为美华恨我,我没有办法直接给她钱。留在席登斯别墅中的财产,本来就是我留给三个女儿共同享有的。所以我不能让两个小女儿事先挥霍掉。

    兰美华兰美乐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两个女人,但我还是背叛了她们,所以我将两个小女儿也起名叫做美华美乐,希望她们还有我的大女儿在我死后可以和平相处,互不伤害,永远快乐幸福地生活下去!

    看完遗嘱内容,兰美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手中纸张飘落下来,人也随之昏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结局:

    刑警在别墅中集齐了所有融化的黄金,然后重新做成金块。其中三分之一本来就是留给兰念作为医药费的,所以他们交给了兰念和范女士。剩下三分之二和遗嘱暂时由警方代为保管。

    酥心夫人兰美华并没有等到接受审判的那一天,她已经是骨癌晚期,道出全部真相的两个多月之后,在刑警的监控下死在了医院的重症病房里面。

    弥留之际,酥心带着悔恨一遍又一遍重复美华美乐的名字,直到死亡都没有合上眼睛和嘴巴。

    罗意凡工作室决定,启用兰念来扮演新的悲剧女神。舞台剧照常开始巡演并大获成功。幽静玫瑰花园和酒店也因此保留下来。

    一年以后,兰念还是没有等到合适的心脏,最后一次入院治疗,她坚持住在与母亲相同的病房里,范女士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着她。兰念死前,决定捐献自己所有完好的器官,并且签字同意将所有黄金全部捐献给灾区,为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建造新的学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