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仙魔大红楼 >

第四百零七章 龙子龙孙

    三百多个法道官员好像风里的老木,呆滞痴傻,熊熊的火焰映红了他们的脸颊,倒也能遮挡几分羞意。

    总之,他们的脸堂子火辣辣的,应该,不,是一定……一定是被烈火燎红的!

    宝玉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径直走进院门,求不得往外瞅上一瞅,立马关门——

    那么多的法道进士在,他这个草莽举人,真个吓得够呛。

    方思民则是躲在一边,把自己铮亮的脑袋藏严实了,鬼知道秃驴的身份,会不会把这些法道官员给刺激了?

    他挨着大门,帮着关闭门扉,随后看宝玉,满脸的欣赏、倾羡道:“宝玉兄,攻心为上,果然是好手段!”

    “确实犀利,朝堂上的官员最少也有几十年的文人老脸皮,宝二爷以后要做什么,只要他们挑不出大刺就不敢反对了……

    与其把他们贬官换了新的法道进士上来,还不如让他们接着干。”

    求不得的眼睛闪烁一行行的文字,他觉得这手段不错,用在绿林草莽上也行。

    他认了自己不如宝玉,最近都在学着呢,偷学又不用拜师……

    宝玉看看方思民,再看看求不得,一撇嘴,“回去。”

    他们从后门离开,往大观园里返回,后面跟着任帘遗留给宝玉的班底,如果只看表面的话,一路上非常平静……

    宝玉的心里就不太平静了,倒也没别的事情,就是很不爽水勿语,连着想起水溶都恨得咬牙。

    官员罪证的事情就是个大坑,是永昌侯任帘想坑水英光的,结果甩给他……

    【都是水勿语这家伙逼的,不愧是贤王,盘算深呐。】

    宝玉本以为贤王水勿语是个豪杰,既然不是对手了,交个朋友也不错。可惜人家水勿语太看得起他,非得坑他一回——

    这个贤王,是怕他权倾朝野,架空了水溶呢……

    “值得吗?值得吗?”

    宝玉嘀咕了一声,眼前已经到了大观园。

    他让金钗彩衣娘去安排任帘留下的人手,和方思民、求不得道别后,自个往香溢楼那边去……

    从大门去香溢楼,中间路过贾元春的红梅阁,宝玉没见着贾元春,不过见到了水溶,也不觉得怎么意外。

    他懒得搭理水溶,直接过去……

    “宝哥儿,听说你烧了所有的罪状?”

    水溶连忙追上来,凑趣笑道:“烧得好,这样最好了。”

    “原来你也清楚啊,就不知道帮我怼水勿语一次?”

    宝玉才不给水溶留脸面,马上就是天子的人物了,面对水勿语,还是软得像虾。

    水勿语逼他娶罗长缨,那是看得起他,他有点郁闷,但不生气。可是让他处理这三百多个法道官员,其中的想法,就有点往死里防着他了……

    他咬牙道:“要是我处理了这三百多个法道官员,他们的门生故旧有多少?以后定下治国策论,下面却倒行逆施,我妥妥的要成为佞臣。水勿语的天子不庸,贤王不叛,难道就不能玩一出清君侧,靖国难的把戏?

    溶哥儿,你太软了!”

    “大哥是防着你……说句良心话,你还不是进士呢就玩起来朝堂了,以后进了朝堂做官,谁能挡住你的能耐?

    大哥怕你把大周换了皇族,他又和你不熟。”

    “净捡老实话讲。”

    宝玉啐了一口,又笑了。

    水溶还有一个月就要举行登基大典,能和他说出这样的话,那可是亲近狠了。

    水英光和任帘也是这样的,他也和任帘对待水英光一样,可以指着水溶的鼻子骂……

    【嗯,多揍几顿也行,就是……不太想做佞臣。】

    宝玉摸了摸下巴,想着怎么坑水溶一次,那边安排了王善保准备酒菜,晌午都过了,他还没吃过饭食……

    …

    香溢楼内,一条成年男子大腿粗的蟒蛇软趴趴的蜷在角落,如果有文人看见了,肯定会吓个一跳,有能耐的会兴高采烈,能耐差点的,转身就要逃走。

    这蛇通体有点银光,光芒下却是半透明的,经络、骨骼都清晰可见。

    《大周外史》上有过记载,这是空天灵蛇,是一种不比青丘狐族、地狼、天狗弱上多少的强悍妖族……

    在蟒蛇的旁边,一个穿着土布短衫,下身是小厮麻裤的男子倚在精致的木墙上。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地主家里苦哈哈的长工,灰布帽子下却长了一张俊逸的脸。

    他拍了拍空天灵蛇,笑道:“苦了老管家了,放心吧,没事。只要老爷我见着贾宝玉,咱们的荣华富贵还有很多年呢,用不了多久就能给你补回来。”

    “老爷的能耐,老奴自然信的。”

    空天灵蛇点头说话,他是沈千的老管家,安排好了送沈千走,听到水勿语传遍三千里金陵的声音,又连忙赶了回来。

    他们知道宝玉的能耐,也知道自己的能耐,既然宝玉有了乘风之势……

    沈千手里的一对透明琉璃珠悠悠打转,低低的笑道:“你耗尽空天灵蛇的本源妖力送我到了这里,咱们就什么都不怕了。等贾宝玉回来,大把的荣华富贵等着咱们……

    嘁,那个死鬼老爹,送我走也就罢了,干嘛不给半点银子?

    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这种事情,空天灵蛇可不敢开口,低声道:“老爷,这个咱们就不用想了,既然来了这里,咱们就不怕过苦日子。贾宝玉知道老爷的能耐,大不了咱们隐姓埋名给他做事,老爷做生意的本事,贾宝玉也得说一个服字。”

    “对,本老爷什么都不怕,就怕穷,跟着贾宝玉穷不了就行!”

    沈千这边咬着牙,卡着腰,突然听见有人的脚步声,一转头就看见了宝玉,后面还跟着水溶……

    没关系,水溶和贾宝玉是一伙的!

    沈千甩手把两个透明琉璃珠扔掉,大步跑过去,啪的一下拜在地上,死死的抱住了宝玉的大腿……

    “宝二爷,以后沈千跟你混了,我改名换姓蒙头遮脸帮你打理生意,别让我受穷就行!宝二爷啊,我那个死鬼老爹不地道啊!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啊?私生子就不是人了啊?他一点银子不给我留,还让我躲到穷山僻壤里去……

    宝二爷,苦日子我沈千可受不了,豪宅美眷这玩意不能少,只要您让我过好日子,我沈千帮你赚下够和地狼、天狗、赢鱼一族同时开战的银子,

    小事,绝对都是小事呐!”

    …

    ………

    ………………

    宝玉和水溶对视了一眼,傻了,呆了,晕了……

    沈千的事情,水英光下了封口令,莫名其妙出来一个皇子,这事情真的太大。

    不过,水英光也不是那种绝情绝义的人,他下了赏,知道此事的,除了水溶是赏无可赏以外,哪怕水勿语能找到,也给加个三万里封地……

    “三万里封地啊。”

    宝玉咂了咂嘴,流口水。如果他找到的话,肯定给不了那么多,他自己也是没法封赏了。

    不过,如果换成贾政找到的话,平调一个工部侍郎,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反正是白捡的,不要白不要……

    水溶则是开始哆嗦了,他伸出手想抓沈千,又缩回来,矛盾问道:“宝哥儿,这……我该怎么称呼他?”

    “还称呼什么?觉得烦的话,杀了吧。”

    宝玉才懒得纠结水溶的感情问题,平白多了同父异母的弟弟,水溶这时候还混乱着呢。

    他只是随口一说,沈千就吓得缩了脖子,连忙取出一张写满字迹的造竹纸……

    “宝二爷,别啊,我沈千做生意的能耐您知道的,这个给您,沈千只要荣华富贵,挣的比花的多太多了!”

    宝玉有点好奇,接过纸张观看。

    水溶也凑脑袋去看,只是看了一眼……

    “宝哥儿,给我!”

    水溶连忙撕扯纸张。

    哪知道宝玉的动作更快,本能的把纸张塞进袖口。

    “按照大周律法,这个,咳咳……你情我愿。”

    宝玉心满意足的扬起眉角,笑道:“来人,去喊贾政老爷过来……”

    …

    皇城养心殿,水溶一脸忐忑的推开大门,迎面就对上水英光强装镇定的脸。

    水英光略过水溶,直接往后面看去,没看见熟悉的黑狐大氅,立马松了口气……

    “溶儿,来,上朕身前来。”

    水英光笑吟吟的招呼水溶,特别满意这个皇子。

    自从得知宝玉烧了罪证,又顺势要推行书馆的事情,他就生怕宝玉过来找他。堂堂天子不能给予封赏,这脸面真是没地方搁了……

    宝玉已经是二等侯,往上封爵的话,那就是世袭罔替的一等侯,他不在乎给宝玉晋爵,但是宝玉才多大?差个把月到十六周岁,弱冠,没办成年礼呢!

    普通的百姓是十二岁成年,但是对豪门府邸来讲,十六周岁才算心智成熟,能独当一面,这才会举办成人礼——

    一个弱冠的封一等侯,成年礼他这个做长辈的得有表示吧?再晋爵一次,就是公爵。到时候,水溶拿什么封赏宝哥儿再次的功绩?

    至于封官,不成进士,真个进不了朝堂……

    沈千连忙上了龙栾,被水英光扯着坐上龙椅,他很纠结,很矛盾,最后,还是得说上一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