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女伏魔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案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幕降临,都市灯火辉煌,汽车引擎声,和轮胎碾过路面的声音,是这里的主流,还有一些店铺摆在外面的音响播放的歌曲,更是让灯火下的街道变得热闹非凡。

    这样的场景,在远离市区的郊外,是看不到的,尤其是那些牙山市周边群聚的小村,只有此起彼伏的虫鸣之声,和偶尔响彻的几声犬吠,没有那些吵杂的车轮鸣笛杂音,却更显夜色幽静,自然怡和。

    然而,也正是这种郊外区域,却是最容易被邪魔歪道所看上,因为一旦到了晚上,各家各户都呆在家中看电视,外面的路上少有行人路过,即便是发生一点动静,也很难被人注意到,尤其是当动手的人是一名邪修之时,更是连一丝异象都没有。

    “死了两个多小时了!”

    其他的警察在屋内各处搜索线索,匆匆感到现场的苏云飞在血迹前蹲下,伸手沾了一点血,在手指上摩搓。

    可说出这句话的,却是一旁的法医。

    苏云飞点了点头,又往前走了一步,来到了尸体前,伸手从头到尾,对这具尸体做了一番检查。

    看着苏云飞的古怪动作,一旁的法医看着前者的眼神怪怪的,或许是觉得对方有病?

    “说下死者的身份吧?”刘钊自然也是来到了现场,扫了一眼,就拉住了一名做警察,问道。

    “好的!”警察点点头,翻开记录本,念道:“死者名叫周达成,今年四十六岁,职业是搬运工。根据从周围邻居的情报来看,周达成平日里跟人并无冤仇,人也很老实。他的妻子王慧珍与其育有一子一女,儿子今年十五岁,女儿八岁……”

    “他老婆和俩个子女呢?”正说着,话忽然被苏云飞打断,正念着的警察微微一愣,遂即回过神来,说道:“在楼上房间里!”

    “我们去看看吧!”苏云飞把刚刚解开的尸体衣服和盖上,然后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李轻舒和一个矮小的身影连忙跟了上去,站在一旁一直没离开的法医看到跟在李轻舒身后的人,眼睛都不禁瞪大了,连忙说道:“诶诶!你怎么在这里?!”

    “嗯?怎么了?”李轻舒还以为是叫自己,一脸疑惑的转过身问道。

    “我没说你!我说的是你身后跟着的呢!”法医指着跟在她身后的男孩,对方也是一脸无辜的转过身看着法医。

    “我跟他们一起的!”这男孩,正是苏奕。他一脸无辜的说道。

    “就算你是跟刘队他们一起的,你一个小屁孩,跑这里来干什么?还跟着上楼?你不害怕吗?”

    法医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这男孩的模样,似乎还觉得他叫的不对的样子,更让他无语的是,明明现场有这么多警察在,怎么也没人注意到这个男孩?就这样任由对方跑到案发现场来玩?

    “害怕?有什么好害怕的?”苏奕一脸不在乎的说道:“不就是尸体吗?我见的多了!”

    李轻舒看了眼,发现这个法医有些眼生,不是之前熟悉的那个法医,便问道:“李肃呢?”

    “李肃生病了,请了假,我来代替他!”法医说道。

    “哦!”李轻舒了然的点点头,问道:“贵姓?”

    “免贵姓王!”

    “王法医,你不用担心这个小屁孩,这点东西是吓不到他的!”李轻舒说完,就转身上了楼去,跟在身后的苏奕朝着这位王法医做了个鬼脸,也跟了上去。

    “……”

    王法医一脸无语的望着这一大一小俩个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根本就不是在担心这小屁孩啊!而是明明这里是案发现场,你们来办案做调查,怎么还随时带个小孩子啊?以为这是办家家酒吗?

    规定何在?!法律何在?!

    呆愣了半饷,直到李轻舒和苏奕上了楼,消失不见,王法医才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周围的警察都是一脸淡定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由得感觉牙疼。

    难道现在规矩变了?允许办案携带家属的?

    正左思右想还是感觉不对劲时,已经听完手下报告的刘钊走了过来,笑道:“王法医,不要在意,这男孩情况有些特殊,涉及到保密内容,你看到了就可以,不要说出去就成!”

    闻言,王法医看了眼刘钊,默默的摇了摇头,走到一边去了。

    刘钊见此,轻轻一笑,也只能叹口气,随后也上楼去了。

    楼下尸体的老婆和子女所在的房间,就在楼上左手边第一间,看起来应该是主卧,空间很大,但房间里的家具摆设看着有些简陋,可以想象得出,屋主一边赚钱,一边慢慢的将这栋房子给建了起来。

    农村很多人都是这样,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钱,但又急需盖新房,就先盖个一层,等有钱就盖第二层,然后再逐渐逐渐的装修,买家具等等,一样一样的慢慢来。

    往往等一座房屋完全弄好,可能要花个七八年,甚至十几年,但也有可能房子起来了,干脆也就不装修了,最多屋内粉刷一下,外面就任由它赤露着红砖。

    现在这栋房子,就是典型的如此做法。

    一楼地面好歹还刷平了一下,而到了二楼,楼板却依然还是有些坑坑洼洼,对着楼梯的客厅十分的简陋,没有安装铝合金窗户框架,只预留了一个空洞,一眼就能够看到对面房屋的灯光。

    墙壁也只是简单的用水泥刷了一下,连过塑都没有,上面还有工具刷过的痕迹,在昏暗的灯泡,看的清清楚楚。

    从这就可以看出,这粉刷匠的技术不怎么样,或许是为了省钱,而是屋主自己刷的?

    带着一丝与案件不相干的想法,刘钊转过弯,就看到前面,李轻舒正站在房间的门口处,似乎是有些不敢进去?

    那之前跟着上来的,叫苏奕的小屁孩倒是没见到,估计是进去了。

    这小孩也是胆大的很,可李轻舒也算是经验丰富的刑警了,再惨烈的案发现场也都见过,怎么现在这个时候,却害怕起来了?

    带着一丝好奇,刘钊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李轻舒看了眼刘钊,叫道:“刘队!”

    “怎么害怕了?”距离还有几步远,刘钊就开口问道。

    李轻舒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害怕,而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怎么回事?”

    “你自己看吧?”

    说话间,刘钊也来到了房间门口,遂即,便看到了房间里的情况,只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也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