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重生之中国大作家 >

第235章 三十二个赞

    唐微微见贾有斌老久不回来,于是就显露出了年轻人的心急,开始坐不住了。在等人的时候,往往就有种一分钟就如同一小时。哪怕仅仅只过了几分钟,也好似是过了半天一样。

    她按耐不住,站起身走了下去,嚷嚷着一连就发出了三个反问道:“贾有斌,贾有斌,你掉进马桶里面去了?还是被马桶里面的水给冲走了?回不来了吗?”

    唐微微就这样一面走,一面喊,顺着楼梯下到了一楼客厅。她看见贾有斌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并排坐在了休闲长沙发上面。

    “这位是?”大妈的侄女儿瞧见对方无论气质,穿戴,长相,身材都胜过自己,自然而然就在心里面生出了忧心。她就怕对方是个人的强有力竞争对手,面露惊异之色的问道。

    “别误会,我不是贾有斌的女朋友。我可不会有他这种有异性,没人性的男朋友。我下来就看看他是不是掉进马桶里面被水给冲走了?

    既然没被冲走,也没有被马桶给卡住,那就省下我用皮搋子把他给弄出来。你们请继续,我不打扰了。”唐微微在嘴巴上面说是这样说,却在心里面有着想要掐死贾有斌的冲动道。

    “我可没有女朋友,我绝对是单身。”贾有斌豁然站了起身,直接就和唐微微开始顶牛起来。既然她不承认自己是她男朋友,那么自己也不能承认她是自己的女朋友道。

    大妈的侄女儿凭借女人天生的直觉,以及对同类的了解,察觉出了贾有斌和对方的关系绝对是非同一般。

    不过,她没有说破的动因,既然是免除尴尬,也是为了不让人讨厌,毕竟女人装笨一些更容易讨男人喜欢。

    “我也没有说你不是单身。单身多好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唐微微顿时就不爽贾有斌的态度,于是就习惯性的开掐道。

    她灵机一动,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心里面想到了使坏,接着又道:“妹子,你是不了解贾有斌这个人。他坏着呢!他孩子都快九岁了。”

    贾有斌展开嘴巴就“啊”字出了口。自己完全就想不到唐微微会来这一招。他当然不认账道:“我什么时候结过婚?我怎么不知道?你分明就是胡说八道。”

    “没结婚,不代表你就不能有孩子。”唐微微的心里面舒服多了,振振有词道。

    “你非得说我有孩子,那么把我的孩子给叫出来啊!你倒是叫她出来啊!你敢吗?”

    贾有斌没有多想,顺着她的话就接下去。他行的正,站的稳。自己不能够让黄泥巴掉进裤裆里面,不是屎,都是屎了。

    “这可是你逼我的。别说我揭你的丑事。”唐微微朝着楼上,大声道:“钱钱,贾钱钱,你爸让我叫你下来。”

    片刻之后,贾钱钱闻声就下楼来到了客厅里面。在这之前,她还满脑子奇怪着,老贾怎么回来了?

    他不是去巡视全球的生意去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完事儿了?难不成,他良心发现?连她都觉得没这个可能性。

    舍不得自己离开他太久?也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老贾是什么人?自己最是清楚的很,他一旦下定决心的事情,那么就99.999%不会做出更改。

    贾钱钱站在客厅里面,没有看见老贾,而跟随着她一起下楼来的还有胖子。正在她纳闷之际,唐微微抢在她没有开口问之前,右手食指是指向了贾有斌,带有引导和提示性道:“他是你爸吗?”

    贾钱钱注意到了客厅里面的陌生女人,于是就反应极快的很配合演戏。她点着脑袋道:“嗯,他是我爸爸贾有斌。”

    自己转动了一下身子,还面带微笑的主动朝向陌生女人打招呼道:“阿姨,晚上好。我叫贾钱钱。”

    “贾有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唐微微当即就在心里面给贾钱钱三十二个赞,越发佯装出理直气壮道。

    贾有斌当然也不傻。自己没有必要非得不认,继而来上一个苦大仇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样子。

    他将计就计,倒是能够把眼前这个浑身脂粉味浓郁的陌生女人给打发掉道:“你赢了。这个确实是我的女儿。”

    陌生女人没有出现豁然起身就愤愤然的拂袖而去。她气定神闲的站了起来,平静道:“只要你没有结婚就成。我最喜欢小孩子了。”

    在贾有斌和唐微微大为意外的时候,贾钱钱假装出了小孩子的天真无邪道:“其实,我爸就是风流成性,见一个,爱一个。

    为此,我也早已经习惯了。虽说想给我当新妈妈的人是海了去,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成功的。希望你能够成功。

    这样一来,你也好照顾我爸。我爸有病了。他不让我靠近他。阿姨,他们都不告诉我实情,你能够告诉我,我爸是得了什么病吗?”

    陌生女人面色顿时就开始变了。她还是愿意去相信童言无忌。自己看见贾有斌好端端地一个人,怎么就病了?

    还不让亲生女儿靠近他?这到底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传染病?难不成,是艾滋病?她一想到这里,顿时就深感害怕,禁不住把脚步朝外移动,远离贾有斌。

    自己甚至还暗中做出了闭气的举动,便是担心着病毒会经由空气传播给她,继而染病。

    与此同时,秦母和大妈听见客厅里面的吵闹声音,也重新回来一看究竟。大妈忙着去拉自己侄女儿的手道:“走,我们回家去。”

    陌生女人借坡下驴,想着豪门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自己不可能做出为了嫁入豪门而送命,最终落得一个有命挣,没命花的悲惨下场。

    她相信,世界上的有钱人多了去。何必非得要在一个歪脖子树上吊死,放弃整个森林。在今后,还会有机会去结识有钱人。

    于是,两个女人就满脸老不高兴,铁青着一张面孔的离开了秦家。她们上了电梯,前一刻还好好的,而后一刻就在电梯门关闭的瞬间是开始直接发作起来,各种丑态尽显的碎碎念。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