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勒胡马 >

第三十三章、装怂不易

    城门被撞破,对于刘勋来说本在意料之中,但他没有想到,城门口的战斗竟然持续了那么长时间,周边胡卒陆续蜂涌而至,却始终无法突破——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裴该把他最精锐的部曲都调过来堵门了?

    于是下令:“骑兵突击。”

    他鉴于午前攻城椎堕壕之事,命人准备了数百个土包——本来是装粮食的,临时倒出麦谷来,塞以泥土——准备填濠。不过还没等土包准备齐全,部下来报,已将四具木梯绑缚在一起,足够承受攻城椎加四十名勇士的重量啦。经过试验,貌似确实牢固,于是便自然而然地把土包给撇下了。

    到了这个时候,被迫重提前议,刘勋命士卒负土而前,专填城门前那一段城壕。城上乱箭射下,负土的士卒不时有人中箭而倒,但刘勋认定胜败在此一举,这最后的冲锋不必再顾忌伤亡了,故此特命亲信部曲以刀矛督押、驱赶,终于把城壕填平了半段。

    对于骑兵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于是调集五十骑精锐,打马疾驰,纵跃过壕,直朝城门口冲来。

    这时候在城门内,文朗所率弩兵才刚第二次踏张开弩,忽听远远的敌方鼓声节奏变更,随即地面再次开始震动——就如同方才攻城椎猛撞城门一般。随即城上呼哧带喘跑下来一名小兵,手举一面旗帜,还隔着老远便嘶声喊道:“骑兵!胡骑来了!”

    前面甄随还在闷头厮杀,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这一情况。文朗虽然见着这小兵挥舞旗帜了,但战场上太过嘈杂,根本听不清他在叫唤些什么……

    而堵在城门前的胡兵听得本营鼓点节奏变化,却已皆知端底,纷纷左右闪避,但仍有不少人退得慢了一步,而被自家骑兵冲撞、踩踏,骨折筋断,喋血疆场。

    胡兵这么左右一让,甄随的视野瞬间开阔,正不必要城上派人过来打招呼,就已经瞧见胡骑汹涌而至了。即便勇如甄随,也不禁吓了一大跳——他力量再大,也不敢跟奔马正面相撞,何况对面冲来的并不仅仅一二骑——急忙招呼部下,抽身后退。

    胡骑来得很快,瞬间便已冲至近前,甄随知道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条腿,急忙大叫一声:“都让开!”就地一滚,避到门洞侧面去了。他所带着那些“劫火营”勇健有避得慢些的,也不免都为胡骑所践踏——全都是刀盾在手,贴身肉搏,就没人端着长矛,可以拒马,况且若长矛数量不足,且不结阵,也根本拦不住奔驰的骑兵。

    好在这些兵后面,还有文朗带来的百余名弩兵,已然第二次上了弦,尚未来得及发射。于是在文朗一声令下,当即朝着城门方向便是乱矢齐发——事态紧急,也顾不得误伤同袍了——只听“咄咄”连声,当先的胡骑才刚进门,便即连中十数矢,连人带马当即侧翻倒地,而其余那些弩矢,则全都钉在了城门洞上……

    几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战场形势瞬间扭转。关键在于刘勋过于心急,不等问明白前线战况,便即派人负土填壕,然后骑兵冲锋,而此时城门并未易守,双方扔在较劲,甄随固然刀如游龙,迫得胡卒难以迈前一步,那些奉命堵门的徐州兵也还没有彻底放弃使命。故此胡骑掩至,胡卒两散,外力一懈,城门当即“訇然”合拢,冲锋在前的胡骑才入门洞,便被射倒,第二骑则被两扇大门牢牢地夹在了中间。

    这真是攻守双方全都始料未及之事——对于刘勋来说,本以为骑兵一冲,就那些徐州弱兵必然惊慌而散啊,则城门唾手可得,孰料几无一敌肯走者。

    耳听被夹的胡骑连人带马都长声惨呼起来,即便在喧嚣的战场上,这般凄厉的嘶叫声都不禁使人心悸。甄随反应最快,才刚打个滚儿,扶着侧面墙壁立起来,见状当即一个纵跃,冲上前去,双手握刀,紧贴着城门,便朝那胡骑当头劈下。

    他本意要将这胡骑连人带马,一刀劈成四段,如此则大门不就能够关拢了么?当然这不过妄想罢了,饶他膂力再强,刀锋自胡兵后颈劈入,破肉断骨,一口气劈到胸部,其势已衰,就再也下不去了,还把刀给卡在了骨缝里……反倒浇了甄随一头一脸的污血,他差点儿连眼睛都睁不开来。

    还是指挥顶门的小队长有些见识,急命部下略略松手,他当即一带马缰,把驮着死尸的战马给引入城中。然后“訇”的一声……这门还是关不上——有一节攻城椎尖横在其间。

    牵引攻城椎的那四十名胡族勇士,已被甄随等人箭射、刀劈,杀死了一半儿还多,剩下的也皆抛下绳索,弃了巨木,各自抽出贴身兵刃来作战。那段巨木因此就弃落于地,上面堆满了胡兵的尸体,尖端探入城门约摸有两尺多远。

    甄随见状,一伸手便揪住了暴露于伏尸之外的一段绳索,便欲将攻城椎拖入城中。这段巨木须用四十名勇士来扛,若是拖曳,自然用不了那么多,但也起码得五六人吧,况且如今其上还趴满了死尸……谁料甄随怒喝一声,转身发力,巨木大震,上面的尸体纷纷滑落,竟然被他独自一人便即拉拽动了!

    当然啦,甄随也占了一丁点儿小便宜,此刻城门前积血如塘,深过脚面,实在是湿滑得可以……

    城外的胡兵这才反应过来,但都不禁震慑于敌人的神力,竟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去推城门,也不是挺矛从门缝里去刺甄随,而是各自寻找绑缚攻城椎的绳索,要跟甄随“拔河”……一两人还则罢了,人数一多,甄随当即就吃不住劲儿了,脚步虚浮,踉跄而退。但他随即就一摆手,阻止同袍上来相助,然后直接撒了手……

    攻城椎“呼”的一声,便即带着上面仍然黏附着的残肢断臂,滑出了城门之外,城门也当即訇然合拢——至于那巨木又压死、压残了多少胡兵,城内便无人知晓啦。

    随即包括文朗及其所率弩兵在内,众人一起搬运土木,牢牢地顶住了城门内侧——胡兵虽然扔有攻城椎,但此刻前线指挥混乱,相信短时间内很难再召集起足够的武勇之士,重新扛椎撞门啦。

    甄随倚着墙壁,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挤出最后一丝气力来,笑对文朗道:“我也曾嘲、嘲笑过陆和那厮来着,这人好端端的,如何竟能脱力?奶奶的,原来不是借口……”

    文朗心说,这是个天赐良机啊,我是不是可以暴捶这厮一顿呢?

    ——————————

    城门前这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杀,胡兵折损不下百人,临门一脚掉了链子,就连刘勋也不禁气沮,遑论手下士卒?他被迫只得收兵回堡,重整军势,以待来日再战。

    在仔细询问了战场情况之后,刘勋不禁大惊道:“吾尝闻叔梁纥力举悬门,以纵诸侯之兵出逼阳,本以为虚言耳,世间安得有如此勇士?不想裴该麾下,复见古之恶来!”当即传令全军,说一旦攻破成皋,裴该可以杀,若见那名勇士,尽量生致——“我若得之,胜过雄兵三……五千!”

    至于城内,甄随被部下搀扶着来见裴该,裴该怒目而视:“狂徒,我知汝必要趁机在城门前厮杀,故使文朗率弩兵去相助,如何不从命,不急封门?!”你个人是炫耀得够了,但你知道咱们这仗损失了多少人吗?!

    甄随带去护守城门的四十多名壮健之士,死、残将近一半儿,其余的也几乎人人带伤,至于护守城门的徐州辅兵,折损多达三十余名——高乐在城墙上苦守了大半天,都没死这么多人哪!

    甄随还要狡辩,说:“都督,所谓‘慈不掌兵’,既战必有伤亡……”

    裴该恨声道:“我只要守住成皋,且示敌以弱,不欲士卒多死于此战之中……”

    甄随还是不肯认错,反倒说:“都督啊,此战打得甚是无益。自古岂有强兵恃坚城而能示人以弱的?”他也就随口这么一说,随即环视诸将吏:“是吧,没有吧?我不读书,汝等休要诓我——我等能守一日、二日,难道还能守七八日都不被敌将瞧破端倪的么?那人得有多蠢……若刘粲主力不动,止这三千人来攻,难道我等始终蜷缩于城壁之后,抱头挨打不成么?都督与祖使君的计议,其实对彼为易,对我太难哪!”

    装怂就那么容易吗?有的时候,装怂也是件极困难的事儿哪——除非对面真是个傻子。

    裴该闻言,不禁紧蹙双眉。沉吟半晌,终于还是侧过头去对陶侃说:“深悔当日不从陶君之言……”

    他本来以为,我有万余雄兵,成皋关上还有“厉风营”可随时来援,就算刘粲主力到来,也不大可能失败吧,不过多装几天弱军罢了,有何为难?然而没想到昨日总结城防的经验教训,耳听陆衍所述,实足惊心动魄,今天高乐守城,想必只有更加艰难……关键这年月打仗主要打的是士气,但士气就最难伪装哪!

    他这两日也从侧面听到了不少军中传言。登城而守的辅兵们都在说,既有强兵于内,都督为何偏要我等去守城?是为了历练我等,还是不把我等的性命当性命?埋伏在城内的正兵则说,若使我等出马,立可战败胡卒,何以都督不用啊?却致辅兵们无益伤亡……

    太过复杂的军事部署,自然不可能传达给每个小兵,况且大多是文盲、半文盲,你就算说了他们也未必明白——真不能跟后世共和国强兵那样搞什么民主。由此只得宣言,说此为胡兵前部,后面必有主力,都督是要待其主力上来,再调动正兵,与之一决胜负。

    这确实也是个理由,但问题若刘粲主力迟迟不来呢?军中的疑惑将与日俱增,到时候必然极大影响到士气,说不定等刘粲真到了,徐州军却已经人心涣散了……

    故此当日战略部署既定,陶侃就建议,只留下三四千辅兵在成皋,主力先撤到成皋关去——这样才可能装得象。然而裴该又舍不得那些辅兵,生怕一个不慎,成皋城破,即便自己能够快速将城池夺回,驻守的辅兵也必然伤亡惨重。如今看来,是自己想得太过天真了,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越是瞻前顾后,越会贻误战机。

    今日即便没有甄随在城门口那一番好杀,刘勋连攻两日不克,难道就不会起疑心么?就算对方再傻,这种状况还能维持多少天?

    装怂也真的不易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