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另类神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8章 斗法(九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秘书一脸黑线,这下糟糕啦,真他妈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正在犯着愁不知该如何解释。牛脸盆突然给李飘然重重两耳光。

    痛得李飘然大声叫起来:“谁在打我?”明明听见响声,而且被打了,就是看不见人。

    牛脸盆突然在他面前现身,“是你牛爷爷打你,孙子。”

    孙子,向来当大爷当习惯了的李飘然突然被叫住孙子,心中的火就一个劲地往外窜,“你他妈的敢叫你大爷是孙子,活得不耐烦了。”骂罢才醒悟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何方妖怪。当然敢站在自己面前并打自己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妖怪,想明白这些,李飘然有些后怕,真不该说这样的话。

    牛脸盆不会给他纠错的机会的,这次是让他看得明明白白,然后开打的两耳光,“你个孙子,竟敢在爷爷面前嘴硬,叫你嘴硬,叫你嘴硬。”

    李飘然捂住嘴,哎哟哎哟地叫起来,然后摸一把嘴唇,悲摧得要死,一手的牙呀。差点晕过去。指着牛脸盆,“你,你究竟是何方妖怪,敢来动我李大善人。”

    牛脸盆指着李飘然对纷纷现身的小狗屎壳郎和冬瓜说道:“听见没有,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象他这样的恶人也敢自称是善人,你们说说该如何处置?”

    李飘然见又出来四个妖怪,猛然想起自己也是个阴阳大师,岂能白白受此窝囊气,立马双手合拢放于胸前作起法来。见他聚精会神地念念有词。

    牛脸盆等觉得着实可笑,也就暂时放弃对他的教训,转而对他的三个保镖道:“看看你们的主子,真是搞笑,居然想要如此低级的手段来收拾我们。你们三个跟着他多年,深知他的行为,都来说说,他有没有这本事?”

    三个保镖都一等一的武林高手,平时在打斗方面从来是不会甘于落后的。打打杀杀绝对是冲在最前面的,这才深得李飘然看重而特别放在自己身边。而眼前,早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给吓破了胆,哪里还敢出头,都想着拔腿赶紧逃走,只是这一双脚好象特别不争气,一点点也不听使唤,拔不起来呀。

    听牛脸盆这样问他们,哪个敢回答呀,只是你推推我,我搡搡你。

    牛脸盆见了越发地觉得好玩,对他们叫道:“说你们呀,都哑巴啦?快说他有没有这本事。”见仍然没有人接话,指着秘书,“你先说。说不好,死路一条。”

    秘书一听死路一条,立马双脚一软跪倒在地,“大爷,不,神秘爷爷,饶命呀。”

    牛脸盆踏他一脚,“想活命,可以赶紧回答。”

    秘书之前一直是惧怕李飘然,现在在生与死的选择上,只有选择背叛主人连声说道:“他算什么东西,也敢与神仙爷爷相比。根本就不起作用的。”

    牛脸盆爽声大笑,“说得好,说得好。”指着驾驶员,“你也来说说。”

    驾驶员表现得更积极,离开座位冲过来踹李飘然两脚,“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居然敢与神仙爷爷作对,去死吧。”

    贴身保镖见了,不用牛脸盆来叫,直接冲过去表功,左右开弓给李飘然两嘴巴子,“看你还敢与神仙爷爷作对,听好了,从现在起,我们都是神仙爷爷的奴隶,包括你在内,神仙爷爷叫做啥就做啥,不然就去死吧。”

    之前李飘然带着几分侥幸想通过作法来收拾这眼前的几个妖怪,折腾半天见屁作用不起,反倒是那几个向来视为心腹的保镖纷纷投靠过去表起功来。自己再不有所表态,被它们给弄死不是没有可能的。它们毕竟不同于之前的那个黄毛小子,黄毛小子再怎么能,毕竟是凡人身躯,是要受法律约束的,而妖怪就不同,它们真是要开了杀戒,那还就真的杀了。

    罢罢罢,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那三个背叛主子的小人都可以那样做,我又为何不可,赶紧跪地求饶,“神仙爷爷,几位神仙爷爷,小的知错了。小的一定痛改前非。”

    要是真的能够让他就此痛改前非也不失为一项壮举,也算是意外收获,尽管它心里也不怎么相信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至多也就是应付自己一下而已,仍然特别希望能够变成现实,这样的话,主人也就少了许多麻烦,踹他一脚,“你说过的话保证不会反悔?”

    “我保证,我保证,神仙爷爷。”此刻的李飘然身上哪里还看得到一点点昔日的威风,与一条癞皮狗倒是没有两样的。

    牛脸盆一冲动就想把这事给做实,心想只要把主人与自己的关系说出来,量这老头以后就不敢再与主人作对。只是刚要把话说出口,就被小狗狠狠踩了一下脚。再见小狗的表情,明明在暗示其不可。这才没有说出来。

    然后仔细一想,多亏小狗提醒及时,要真是这样说了,大仙必定知道这样的情况,以后再与主人交手,就会处处防着它们,会给主人带来极大麻烦的。赶紧改口道:

    “好吧,起来吧,暂且相信你这一次,不过做没做到,就看你自己的啦,随便告诉你一声,我们时刻都会在你身边,要是不老老实实的话,就会象今天这样突然出现,到那时就没有现在这样便宜你了。记住了。”

    李飘然连续磕了三个响头,“神仙爷爷记住啦,我一定痛改前非。”

    牛脸盆会意地与小狗它们三个交换了一下眼色,达成一致意见,既然到达了目的,也就不要再在这儿耽误,赶紧回去吧,不然主人见不着会着急的。又踹李飘然一脚,“再提醒你一次,记住你许下的诺言,要是不好好地遵守,我们随时会来的。走了。”说罢带着小狗等眨眼之前全都消失得无踪无影。

    牛脸盆四个消失了好一阵,李飘然等才回过神来。

    之前一直呆如木鸡的李飘然秘书等三个保镖这才如梦方醒,赶紧一起跪在李飘然面前求饶道:“老大,我们刚才也是迫不得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