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狂怒骑士 >

第86章 前半段旅途的结果

    三天后,“朵丽儿故事会”酒馆。

    乌尔斯坐在靠近吧台附近的一张石桌边上,三天前的那场战斗已经在他的记忆里盖上了一个既定的结果,他还记得当亚伯的运用魔法力量构建的透明大桥架上灰矮人们的要塞城墙后便几乎宣告了战斗的结束。

    当时的他很欢庆自己挺有先见之明,自薄暮城出发以来就在空间戒指里预先携带了几把备用的白板双手剑,从而避免了突然没有武器可用的窘境,某方面来讲也算是对于自己对武器的使用方式颇有自知之明。

    虽然那确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他的战斗风格就是如此,比较耐用的诅咒之刃偏偏又早在战神教堂里被丹伯特给崩掉了呢?

    这也难怪卡斯塔诺的玩家圈子里曾有一个调侃的段子,说是传奇领域的战士和蛮子离不开神装,最重要的原因其实并不是他们必须依赖神装去与同等级的高阶施法者们抗衡,而是一般的武器到了他们手里往往活不过保修期……

    乌尔斯还记得上一世印象里的这个段子,心说辛亏当时的灰矮人们身上也都没有一件比较像样的高级附魔装备。

    亚伯运用塑造空间的魔法力量对敌人们驻守的城楼架上桥后,寇托便直接顶起“对远程攻击额外+7格挡加值”的堡垒巨盾冲了上去。

    城楼上的灰矮人士兵尽可能快地在他们人群间某个指挥官的命令下反应过来,将一排排十字弩发射的箭矢朝顶盾冲锋的矮人倾泻上去,无奈普通的弩矢根本击不穿塔盾的防护,更何况亚伯紧接着继续使用手中的魔杖又一次展开了使灰矮人们在市政厅一战了吃够苦头的群体魔法护罩。

    机关人法师展开的魔法护罩是群体范围的3环防护系法术“防护远程武器”。驻守要塞的灰矮人们缺乏魔法箭矢,随后的结果便是乌尔斯、石拳、寇托三名队伍中的肉搏人员顶着毫无威胁的箭雨顺利杀上了城楼,希娅、多萝西、贝玲莉丝则在亚伯提供的魔法掩护下进行后排支援。

    灰矮人们的战斗实力与荆棘小队的众人差得太远了,这份“质”的差距即便是相对占优“数”也无法弥补,致使他们站在城楼上结成的战线最终还是不出意外的崩溃掉了。

    这会儿回想起这些……

    “乌尔斯,想什么呢?”

    “嗯?哦,没什么。”

    年轻人仰仰头,听到桌对面的声音放下目光。希娅乖巧地坐在对面,毛茸茸的狼耳在浅银色的头发上微微抖动,琥珀色的双眸带着好奇的微笑看向自己。

    他也笑笑,摆摆手,然后扭头望向窗外——今天是当日那场战斗结束的第三天清晨了,酒馆窗外的城市街道上依然充满地底侏儒们热烈欢呼和歌唱的身影,以庆祝原属于族人们的城市终于在外来英雄们的帮助下迎来了解放。

    侏儒总是这样乐观的种族,无论地表的侏儒还是地底的侏儒,仿佛苦难的日子刚一过去,明日的空气就一定会在侏儒之神盖恩爷爷的祝福下充满四叶草般的幸运。

    乌尔斯不太相信四叶草会带来幸运的说法……好吧,或许应该说他本人觉得幸运这个概念是不怎么靠谱的,毕竟把命运彻底寄托给上天的想法从来不是他完全认同的理念,更何况幸运女神拉克莉女士貌似一直以来不太爱眷顾他,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不过对于窗外那些与贝玲莉丝体型相似的小家伙们,黑发的年轻人如今倒有一点对他们非常满意——那就是三天前那场战斗的后半阶段,鸦雀机敏地暂时脱离团队,演奏起吟游诗人的乐音法术提振了他们的整体士气,最后居然成功驱使他们鼓起勇气回来和大家并肩奋战了。

    小家伙们的战斗素养毫不意外地不太可靠,但当时的现象无疑证明他们的奴实上并没有在长时期的奴隶生涯中烙进骨子里,看到希望的曙光至少知道伸手去抓,从而有救。

    鸦雀很机智,时而狡猾,有时候还让人对她有种神秘的感想,觉得猜不透这位哑喉的卓尔诗人小姐心里想些什么。

    她这会儿就坐在酒馆大厅另一边的一个角落里,一如既往地弹奏怀里的鲁特琴,让一缕烟似的曲子温雅淡静地填满大厅的空间,曲风比较平和的弦音借着岩石墙壁的隔音效果一时间与室外的欢庆形成风格不同的对比。

    回想到诗人小姐当时在战斗中做出了那个关键决断,乌尔斯瞥过目光,心里不由地又想起了她当初对自己和同伴们在铜冠矿山时的自白——嗯,是了,时间不知不觉间仿佛已经过去了许久,那时的他们还是薄暮城中的冒险者,处理完骸骨洞窟的悬赏任务从山道回城。

    通过那次篝火边的闲聊,乌尔斯知晓了有关她的一些东西,比如她确实是一个主动离开幽暗地域的卓尔精灵,有着与大多数同族不太一样的价值观,逃离家乡之前曾与家族中的亲人爆发过血腥的冲突等等。

    当然,关于她的家族叫什么?曾经生活的卓尔城市是那一座?具体位于幽暗地域深处的哪个地方?这些更加细致的内容她一概没有多讲,从态度上看起来也完全没有丁点兴趣去回想起来为众人讲述,就好像她一想到与族人共同生活过的记忆就会恶心到喉部犯恶,小队的众人由此也都很默契地没有对她过多追问。

    朵丽儿面带微笑地站在大厅的吧台后面。这个气质朴素的地底侏儒姑娘现在已经摘掉了脖子上的奴隶项圈,对于荆棘小队的大家充满由衷的感激,表示城市的英雄们可以在自己的店里随意吃喝,无需付钱。

    酒馆的门虚掩着,露出一条狭长的缝隙沟通室外的热闹与屋内相对的安静。

    忽然,新的来客伸手推开那扇房门。在场的诸位下意识地侧目聚焦过去,顿时发现一个黑眼珠的地底侏儒扶着另一个身披灰色长斗篷的人走了进来。

    那位黑眼珠的地底侏儒是大伙儿眼中的熟人了。

    莫雷迪,这是他的名字,那个非常勇敢的小家伙,据说貌似还真是帕洛米特城前任市长之子,曾在三天前的市政厅之战中第一个鼓起勇气对灰矮人军官巴伦德发起了反抗。

    莫雷迪的到来很快吸引了乌尔斯、希娅和鸦雀的注意。荆棘小队的众人暂且与城市一同享受胜后的短假,三人之外的其他成员都各自在城中自由活动着,因此酒馆里的小队成员暂时只有年轻人、狼耳少女和诗人小姐。

    乌尔斯看向莫雷迪,象征性地抬手打个招呼,目光的焦点随后转移到其身边的那位斗篷来者身上。

    他认出那自然又是泽肯——盲眼的先知,非常难得一见的传奇工匠,对于帕洛米特城而言同样作为一名外来旅行者的吉斯瑟雷人,凭借名为先知之眼的灵魂天赋可以相较模糊地看到一些未来的景象。

    莫雷迪依次恭敬地对乌尔斯、希娅和鸦雀先后鞠躬致意,尔后抬起头,搀扶着因灵魂天赋失去视觉的泽肯走近到乌尔斯和希娅所坐的桌边,半晌开口:“英雄大人,大祭司又‘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希望过来与您分享。”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