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鸣笛响起的那个世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归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但是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过不了多久就会失效。巴萨注视着怀中像是安详熟睡过去的灵修,如同星辰般的蓝眸里掠过一抹坚决之色。

    “小娃娃,让你就这么死去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看来只能委屈下我自己了。”巴萨朝着灵修的额上轻轻一拍。

    灵修额间的菱形印记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一抹淡蓝色光晕在巴萨所拍下的地方开始微微荡漾,如同圈圈涟漪般,由深至浅,往四周扩散。

    灵修的眼皮微动,额头上的清凉感令他渐渐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墨色的眼眸如同温玉般,映着巴萨柔媚面容的倒影。

    灵修蓦地一怔,略微失神。

    “小娃娃,我还没问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巴萨注视着灵修失神的样子,微笑道。

    灵修心中一震,难不成已经成为他的奴仆了吗?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到一阵悲凉。

    既然都是奴仆了,就告诉他吧。

    灵修看着巴萨,道:“灵修。”

    “灵修?倒是个奇怪的名字。”

    巴萨对灵修的顺从感到一丝惊讶,紧跟着慢慢伸出手,轻抚过他的面庞。

    “睡吧。”巴萨说完,灵修便感到意识开始逐渐模糊,紧接着再次陷入了昏迷当中。

    由于巴萨始终背对着检查部众人,没有人看到,他的面庞上浮起一抹和煦的温笑。

    “下次再见,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巴萨轻声道,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一颗闪耀着璀璨光芒的光团从巴萨的眉心处慢慢挪出,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光团之中,竟是一个和巴萨一模一样的虚影,虚影呈盘坐状,紧闭着双眼。

    在虚影身周,一圈莹白的光圈将其紧紧环绕,而夺目的炫彩光芒,正是从光圈所发散而出。

    光团闪耀着光芒,缓慢的向着灵修额心飞去,最后在其额前停滞。

    而灵修此时的意识里,四面一片混沌,四周是看不见尽头的绯红,一道道如同缎带般的紫色气息在这些绯红中缓缓流淌,看上去极为安详,但是定睛一看,便会发现这些紫色气息开始有了细微的颤动。

    最开始只是少数气息,渐渐地,所有紫色气息都开始骚动起来,看上去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在绯红中四处乱蹿。

    紧接着,在这混乱不堪的混沌之中,一许微弱的亮光乍现,顷刻间,亮光便变得耀眼夺目,如同一轮金日远挂。光芒大盛之中,能看到巴萨的虚影若隐若现。

    所有紫色气息都像是看见了天敌般,纷纷快速远离这个巨大的金日,但奈何太晚,光芒已经尽数将这些气息照耀,转瞬之间一切都化作了乌有。

    灵修意识之外,巴萨弯眉猛地一蹙,紧接着嘴里一阵甘甜,鲜血自嘴角缓缓溢出。

    此时若是有人在一旁观看,便会惊讶地发现,之前停滞在灵修额上的虚影光芒渐渐黯淡,剔透的表面此刻却完全被青紫色覆盖。

    巴萨有些艰难地睁开双眸,伸手一招,那个虚影缓缓旋转着回到了自己的额心之中,而一种尤为燥热的气息旋即在巴萨身体内开始涌动。

    巴萨面色凝重,赶紧念叨起什么,那股燥热的气息才慢慢开始消退。

    “灵源受损,想不到伤的如此严重……”巴萨咳了口血,将灵修慢慢放到地上,这才艰难地站起了身。

    “我还真是自食其果啊,你这娃娃,真是不可思议。”巴萨看着地上安详熟睡的灵修,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转身看向检查部众人。

    “看在这娃娃的面子上,我就放你们一马。”

    巴萨微顿,然后伸出左手,在其左手上,无名指所戴的一枚宝石戒指光泽一闪,紧接着在众人面前,一个稍许陈旧的木箱子慢慢成形。

    “你们所要找的黑晶石已经送往了十帮会总部,应该是没有了。这是我自己的收藏,算是给我这半个仆从娃娃的礼物,就放在这里了,里面一共是四百卜克黑晶石,不知道够不够。”巴萨大大方方的说着,却没注意到检查部众人纷纷瞪大的双眼。

    “好了,天色这么晚,你们就在此歇息吧,这里只是一个废弃分部,此处宫殿的人马我全部会带走。明日天色一亮,你们便可以开口说话了。”巴萨轻描淡写地说着,然后侧头瞅了眼躺在地上的灵修。

    “好好照顾这娃娃,下次来接他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你们这里所有人都别想活命。”巴萨话毕,隔空将昏迷的巴耶克拎了过来,并且唤醒了昏迷中的二十四精英,这才优雅地走出了宫殿。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眼里都带着几分欣喜,莉莉斯甚至是无声的哭了出来,不过能看得出是喜极而泣。

    至少每个人的心里都庆幸着活了下来。

    翌日拂晓,晨光熹微,红彤彤的朝阳照耀着整片沉寂的大地,光线偷偷溜入了宫殿内,众人才纷纷从熟睡中醒来。

    巴萨的话没有错,醒来后的众人都是惊喜的发现,自己终于恢复了自由,也是可以说话了,顿时各自聊起了天,但仅仅片刻便纷纷沉默,因为本来二十几人,此时却只有十多人在场,气氛被浓郁的悲伤所笼罩。

    西蒙同莉莉斯醒来后就来到了灵修身边,一直守着灵修。但是与众人不同,等了许久灵修都没有要醒来的征兆,无奈之下,西蒙只好扛着灵修回到了学院。

    这次的计划,被巴萨一人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乱,没有人怪罪灵修,因为大家都知道,贵族两个字究竟代表着什么,在贵族面前,他们的力量简直微不足道。

    众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格外压抑,虽然带回的四百黑晶石大大超量完成了任务,但是损失的那八名学员,却是永远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众人在快要抵达灵学院大门口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早已在此地等候多时,娇小身影正是珂菲亚。

    由于一晚上都联系不上灵修,珂菲亚怀着担心害怕的心情在学院门口整整守了一夜。夜晚漫长,寒风凛冽,珂菲亚却迟迟不见众人归来,最后在看到西蒙肩上昏迷不醒的灵修时,眼泪便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这是珂菲亚第一次看见灵修脸上布满着如此疲惫的神色,这么多天以来,灵修都是给她生活带去鼓励与欢乐,像是一个坚实臂膀在她最需要安慰时给了她最安心的依靠。但是此刻,这个平日里自信,傲气满满的大男孩儿,却耷拉着眼皮,憔悴的面容就像是对世界感到了绝望。

    珂菲亚噙着泪水,跟着一行人回到了学院。

    检查部众人将黑晶石送往了灵学院长老会,而西蒙则同珂菲亚一块儿,将灵修送回了珂菲亚宿舍。

    西蒙将所有经过娓娓道来,在好好安慰了珂菲亚一阵子后,深深看了灵修一眼,才是慢步离去。

    珂菲亚听到灵修答应成为仆从的时候,泪水便止不住的哗哗直落,她感到一阵阵后怕,如果灵修真的成了贵族仆从,她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珂菲亚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灵修的位置在自己的心中已经如此重要。

    和灵修缔结契约,就好像还在昨日,珂菲亚还记得这个朝气蓬勃的大男孩儿和他说的话。

    他会一直陪着她,同生同死。

    仔细想想,也不过才过去了数日而已,但是这几日在珂菲亚看来,却像是度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珂菲亚温柔地注视着灵修安静的面庞,将棉被为他理好,然后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直到支撑不住,才趴着床榻沉沉睡去。

    “这里是哪?我又是谁?”

    一片虚无空白的空间里,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孩儿凝视着自己的双手,迷茫地自问着。

    男孩儿墨玉般的眼眸里,突然一阵流光掠过,他猛地抬起头,一幕幕场景在脑海中不断浮现。

    男孩儿看着这些场景,眼泪如止不住的喷泉般涌出。

    那是一个明媚动人的女子,有着钟灵神秀般的灵气,而在她怀中,则是一名英俊的男子,男子紧闭着双眼,眉目之间英气逼人,却又带有几分戾气。

    女子缓缓埋头,吻上了他的额头,所有的一切开始渐渐模糊,最后如同镜花水月般消失殆尽。

    灵修猛地坐直了身子,一行泪水自眼角涓涓流出,在昏迷之前的一幕幕,开始不断涌入脑海中。

    “我这是变成仆从了吗?”灵修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小床上,床的格局灵修再熟悉不过,正是学院宿舍,而在床边,灵修看到了正在安详熟睡的珂菲亚。

    灵修微微愣神,自己怎么会在……学员宿舍里,而且还是女生宿舍。

    宿舍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安娜伸出头来,正好看到灵修坐直了身子。安娜脸上顿时一红,赶紧缩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灵修根本没注意到安娜,心中一阵纳闷,之前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难道之前那什么巴萨,也是梦吗?灵修猛地摇了摇头,不可能……不过我怎么会在这里。

    珂菲亚侧了侧头,似乎感觉到了动静,睡眼惺忪地从睡梦中醒来,然后看到了正在发呆的灵修,顿时睁大了眼睛。

    “你……你醒了?”珂菲亚柔弱而带着惊讶的声音将灵修从思考中唤醒。

    没等灵修反应过来,珂菲亚便突然上前,将其紧紧抱住。

    “你这个笨蛋,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珂菲亚喜极而泣,抬起头来,有些嗔怪地看着灵修一眼,轻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