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自古红楼出才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4章 销量非但不减,而且还稳中有升(第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34章

    而重要的是这些日子,《东京侯报》的热销,同样也带动了那些酒肆饭馆里边的说书人的风向。

    有些说书人干脆就将王洋创作的《封神演义》拿来当成评书,的确也很是吸引了一帮的听众。

    还是慈悲的周文王,酷烈的商纣王,又或者是那位祸国殃民的妲己。每一个人物都显得那样的活灵活现。

    这样的故事,已然开始在整个东京汴梁流行开来,甚至可以说是风靡东京,听闻单单是那国子监诸学,就拿下了差不多一千份的销量。

    不过在那里读书的学子加起来怎么也有三四千人,人人识字,再加上太学里的学子之中,相当一部份都是王洋这位昔日太学第一掐架王的铁粉。

    自然对于他所编撰的故事很是吹捧。当然,国子学那边的学子们则是带着一种批判的眼光去看王洋的报纸,甚至还大言不惭王洋完全就是胡编乱造,简直就是丢大宋文学青年的脸。

    不光是这些家伙,不少人拿到了这份报纸之后,一面唾沫星子横飞的将王洋批驳得体无完肤,一面却又津津有味的期期都去拿回来看。

    哪怕是到了第六期开始收费之后,一听居然才三文钱,决定每隔五天都要掏三文钱一面欣赏一面吐槽,以符合自己是一位优秀的高大上的传统文人士子的风骨。

    虽然有褒有贬,但是《东京侯报》的销量却一直不减,反倒是一直稳中有升。

    而其他的小报看到了《东京侯报》的销量,自然是眼热不已,自己小报的销量少的一两千份,多的也不过五六千份。

    虽然要价是王洋的《东京侯报》的七八倍甚至是十倍,可问题是人家的销量却那么的大,而且重要的是每一期的《东京侯报》上近万的文字,就足以让那些私办小报的书坊老板瞠目结舌。

    不过很快就想到了天子千秋寿诞之时所宣布的王洋所进献的那种叫元祐印刷术的神奇印刷术。

    虽然关于元祐印刷术,很多人都认为不过是忽悠,可是那些书商和书坊的老板却在见识了这份《东京侯报》的印数之后,早已经不敢等闲视之。

    而在数面派了人手作为代表去求见王洋,想要获得这元祐印刷术而不得之后,他们已经开始在考虑采取其他的方法,或者是渠道……

    #####

    李师师和柳依依,这两个漂亮妞依仗着近水楼台先台月,每天都会在晚饭后守着王洋,不停的催更《封神演义》。

    “好歹让我休息一天行不行?这段时间,我可是每天写六七千字,这手腕都疼了,而且白天忙活那么久,晚上又得给你们写东西,要点上那么多根蜡烛,你们难道就不觉得浪费吗?”王洋一脸苦逼地打了个饱吧,绝望地瘫倒在了那张榻上。

    “奴家不觉得浪费就行,你写出来,正好让奴家跟妹妹跟你把把关,替你看看有没有错漏之处,难道还不好吗?”柳依依笑容份外妩媚地将王洋抬起来比划的右手搁在了自己浑圆的大腿上,轻轻地给他揉搓着手腕。

    声音甜润得犹如那麦芽糖一般甜腻,水汪汪的眼眸总是那样的勾魂荡魄。看得旁边正在冲茶的李师师一个劲地猛撇嘴,又让依依姐姐给抢先了。

    “好是好,可问题是我那报纸五天才发不过三千字,可你们这么催更,我都已经都快写出结局了,这样好吗?”王洋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道。

    “真的?!”一大一小两个姑娘不由得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当然,喂,你拉我起来干嘛?”王洋没想到自己这边话音刚落就让柳依依生生给拖了起来。

    “既然快要到结局了,那你还不赶紧写,写出来了,正好让咱们姐妹也看个痛快,省得一天几千字的,心痒痒的真是难受。”柳依依很理直气壮地道。

    “……”王洋终于明白,女人一旦不可理喻的时候,讲什么样的道理都没用。只能无奈地看着这两个女人将那案几挪过来,替自己细心地摆上了纸和羽毛笔。

    嗯,王洋写短文啥的时候,用的是毛笔,但是写小说这种东西,用那玩意,怕是给他一天都写不了六千字,而他更擅长的,还是那种用碳做的碳笔,或者是这种用鹅毛制作的羽毛笔。

    虽然柳依依很鄙夷王洋明明是一位书法家,却为什么经常在写字的时候不愿意用毛笔而喜欢用这些古怪的玩意。

    不过看在这家伙用这种新奇的羽毛笔一天能够撸出六七千字的份上,也就懒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之前曾经柳依依提出过这个置疑,不过在王洋花了一个时辰,结果连一千个字都没写完,最终让柳依依认识到了码字工人这个形容词果然很恰如其份。

    就像现在显得十分专注的王洋,羽毛笔尖与那纸张的接触沙沙作响,而那些漂亮的行书则一个个的显现出来。

    虽然这家伙写东西的时候,老爱忘记偏旁部首,或者是有些字总是写得不伦不类,害得每次柳大姑娘一边津津有味的看内容,一面还得替他修改。

    不过王洋也没办法,前世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写简体字,虽然在写毛笔字的时候,王洋会很注意,可是一拿起了非毛笔类的硬笔时,就习惯性的会把那些简体字落笔于纸上。

    “王家哥哥,方才你说这报纸的印数还要增加?”柳依依打量着跟前目光专注地落于宣纸之上的王洋,眼波流转。

    “嗯,当然还要增加,报纸这东西,本就是薄利多销的,印数越多,成本越低,印数在三万份的时候,咱们的成本其实已经下降到了每份报纸不过半文钱。”

    “虽然我们报纸的价格远远的低于那些小报,但是我们的数量却能够保证我们所能够赚到的钱不会比那些小报少。”

    王洋头也不抬的一面继续爬格子一面答道。

    “对了依依,现如今新楼那边的生意怎么样?我这段时间忙着蹴鞠大赛的时候,这都快有五六天没过去了。”王洋下笔如飞的撸了差不多两千个字后,忍不住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还不错,姑娘们的舞技现如今是越发的娴熟了,只是咱们的新戏,每隔一个月就要一换,这才真是够辛苦你的。”柳依依满脸心疼地看着跟前的王洋说道。

    王洋现如今倒是不管老楼那边的事,不过新楼那边却一直由他主要操办,哪怕是现如今他已经决定走仕途,但问题在于,歌舞的编导,仍旧是王洋为主。

    他要弄出曲子来,弄出大概的舞蹈动作,然后再由那些姑娘们去自行琢磨,之后王洋还会对姑娘们的编舞进行审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