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唐朝最佳闲王 >

第四四七章:别烧死自己了

    一名身着青衣长袍,领口为黑色的二十来岁男子站了出来,朝着李元吉质问道。

    《诗经》作为儒家盛典,现如今几乎已经失传,连他们这些真正的儒家子弟都看不到的东西,为何一个外人却能看到?

    如果对方不提这事,他也未必能够分辨出来。

    可对方既然提起了,加上儒家这些年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在前途命运上可谓是节节败退,一败再败,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崛起的希望。

    有些人选择了离开,顺应潮流,有些人则墨守成规,继续遵循着以往的规矩,还有些人则试图着整合整个儒家,让这些分散在各处的儒家派别,重新聚集在一起,拧成一股绳来一致对外,让朝廷不得不重新重视起他们儒家的作用。

    “梁子义,莫要再说这些无用之话,你儒家当下打的是什么算盘,莫非真以为我等不知吗?”翟亮皱了皱眉,这梁子义他认识,但是对他的感官却并不好。

    首先,这梁子义的身上并没有那些儒生的谦谦有礼的行为,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强势,高傲,狂妄。

    梁子义在这个圈子里有些朋友,但是大多数人也还是对他没有任何的兴趣,顶多也就算是点头之交,遇事也更不可能出面帮忙。

    但是已经认定李元吉就是大腿的翟亮,可不能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李元吉被梁子义欺负。

    而李元吉是新来的,又是外来的,有些事情还不是很了解,但翟亮这个土皇帝可是很清楚的。

    “翟亮,莫不是以为你是天子门生,我等就对你无可奈何不是?今日某再奉劝你一句,有些事情,不是你能阻止的,因为你还不够资格。”梁子义一脸淡定的指着翟亮,对于翟亮,他也同样看不顺眼。

    也不对,他跟翟亮并不能算是认识,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接触。

    梁子义抗拒的,是整个天下的读书人,那些非拜入儒家的读书人。

    四大书院有儒家因素,但那点儒家因素却可以被忽略不计,连十分之一都还不到,用儒家的话来说,百花争鸣的时代又要来了,儒家在一夜之间,好似失去了所有。

    但是儒家在此之前,毕竟控制了华夏近千年的时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仅将儒家推上了更高的舞台,同时也令儒家变的更加强大。

    门下学生更是遍布各地,文韬武略,各行各业都有儒家的身影,即便是现在,被打压的险些抬不起头的儒家,也依旧有一定的影响力。

    如果你觉得儒家现在已经日落西山,真正的不行了,那就大错特错了,儒家再怎么不行,可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要让儒家去弄死一个内阁成员,自然是不现实的,甚至没人敢去开口,可要弄死翟亮这样的学生,那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翟亮面色骤然一变,梁子义的好意,也可以看作是最后的警告。

    来自儒家的警告,翟亮不得不重视,特别是来自梁子义的警告,儒家之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都不能算是什么好东西,而梁子义则是这些不是好东西里的坏东西,为达目的,更是不顾一切。

    翟亮倒是并不怀疑梁子义是在吓唬自己,儒家的确有这个实力,而梁子义为儒家找到了重要的东西,他们也更不会去阻拦,即便是动用一些手段又能如何?那可是《诗经》啊……

    翟亮甚至有些怀疑,李元吉这颗大腿到底能不能抗住儒家的攻击,而自己又能不能去帮他?

    翟亮心中没底,但也的确是怕了。

    悄悄的右移了几步,附在李元吉耳旁低声道:“儒家现在已经疯了,有些人拼了命的想要整合整个儒家,让他们的势力变的更加强大,而在整合之中,寻找那些散落在外的儒家经典书籍自然就成了重中之重,找到的书籍越多,越重要,在将来整合完毕之后的儒门之中地位就越高。这梁子义可不算什么君子,之前已经通过各种卑鄙的手段收集了不少儒家书籍,倘若这《诗经》不在兄台家中,倒不如先将这下落告诉他,然后迅速通知其主人,让其做好准备,以免被儒家给抢了去。”

    李元吉点了点头,心中暗叹。

    这儒家看来的确是被自己给逼疯了,不过其结果倒是有些令人意外。

    没想到自己的决定,反倒是让分散在各地各自为主的儒家派别,竟然开始了全面的整合。

    而一旦儒家整合完毕,各地派别成为一个整体,那么这股力量,的确让朝廷也不好忽视。

    而此时朝中的官员,大多数也是儒生出身的。

    这一点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算是打压儒家,也不可能无厘头的去打压,只能是拉一部分能看清楚事实的,打死一部分狂妄自傲的,在冷落一部分自持清高的家伙。

    自己虽然有计划,但这个计划却是个长期计划,面对着掌控了朝廷思想近千年的儒家,短短几年内就想撇开他们,显然是不现实的。

    而在自己的计划中,想要完全撇开儒家,至少也要百年左右的时间,而至少在五十年内,儒家若是强势反弹,都有可能引起朝廷的动荡。

    军权代表着稳定,可若想避免动荡,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一次秦始皇,来上一个焚书坑儒。

    可自己却背不起这个骂名,也不想这么做。

    打压儒家,并不是觉得儒家的思想完全不可靠,而是不能以一个儒家去治理一个国家,大唐必须要百花争鸣才行,华夏民族也必须要百花争鸣。

    儒家的治理,别人不知道弊端,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

    只是儒家的适应能力太强大了,先是在西汉时期成功的上位,让汉武帝做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决定。

    更是在接下来的每一个朝代中,都能够稳固自己的地位,直至新中国成立之后,儒家都还有着巨大的影响,但是在之后的发展中,儒家这才逐渐的退出历史的舞台,但是在很多方面,依旧可以看到儒家的身影。

    可以说,即便是到了李元吉穿越的时候,儒家思想也还在潜意识的影响着整个华夏。

    “去查一查这个梁子义。”李元吉对着宋忠低声的吩咐了句,然后这才看向梁子义。

    此人的确仪表堂堂,可整个人眉宇之间却有着一股浓浓的煞气,虽是眉清目秀,可稍稍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这种人其实并不好惹。

    当然,指的是那种普通人,或是身份不如他的人。

    儒家这种顺应朝代的学派,李元吉并不反感,甚至对于儒家的一些看似卖国求荣的行为,李元吉也并不反感。

    因为从某一个层面来讲,儒家在卖国求荣的同时,也尽最大可能的保住了更多百姓的生命安全。

    比如说历史上元朝灭宋以后,儒家就是第一个投诚的,是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儒家竟然会这么干。

    他们想到了任何人,可就是没有想到会是儒家。

    虽说之后的一些悲剧事件依旧发生了不少,可若是没有儒家在其中的周旋,发生的将会更多。

    当然,熟悉儒家的人都知道,历史上每一个朝代的更迭,只要确定了旧王朝无力回天的时候,儒家都会选择投诚。

    所以说,百家之中,儒家是最善变的,也是最善于发现自身不足的学派。

    只是,儒家这么做,似乎是违背了自己的心意。

    自己并不反对儒家整合,但却反对儒家以这种方式进行整合,梁子义的态度,彻头彻尾的都给人一种强买强卖的感觉。

    “梁子义,你要好好想一想,像《诗经》这种经典巨作,拿到手里以后会不会烧死你再去想起他的。”翟亮并没有距离李元吉太远,所以李元吉跟宋忠吩咐的事情,翟亮也听到了一些。

    能够带着下人进来,还能够读到《诗经》这种巨作,出了事情并没有反抗,也没有去做那些别人认为应该做的举动,反而是先让人去查梁子义这个人。

    能够这么做的,只能说明他自身的后台背景很硬,硬到他可以无惧儒家的威胁,硬到便是儒家见了他,也只能无可奈何。

    心中暗骂了声自己愚钝,这才连忙确定了自己的立场,指着梁子义开始反驳道。

    有些事情,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是不屑于去做的,但自己想要抱人大腿,就得做好当狗腿子的准备,倘若连面子都放不下,以后还怎么跟人混?

    毕竟天子门生抛开这个身份,那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况且四大书院每年毕业的学生都有上千人,这个身份进入官场以后,还真就未必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

    所以说,天子门生也是需要引路人的,倘若李元吉家里面能够给自己一些帮衬的话,自己便可以将精力全部放入工作,脱颖而出,自然是不难的事情。

    梁子义也是愣了下,似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

    先前因为听到《诗经》这部巨作而太过兴奋,显然忘记了能够将《诗经》纳入囊中的,又岂能是一般人?而且面前这人也并非那种浮夸的公子哥,单是外表就给人一种成熟,隐隐的还有一些压力。

    可那毕竟是《诗经》啊……

    梁子义紧紧的咬着牙冠,艰难的开口道:“别管会不会烧死我,身为儒生,便有义务去将儒家流落在外的著作收回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