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邪问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5章 不惧暴露亮实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突然出现的巨舰,将联邦、共和国、以及小行星带人惊到了。

    虽然太空船不似海船那般需要考虑龙骨强度什么的,但人家这舰船明显就是能进入大气层的,实际上,后来这些船经常出入木星等气压更高的行星作业。

    这就意味着,此类舰船是有着成熟而全面的舰船技术的,这个时代的人类尚未掌握这种技术。都没造出来过,怎么知道行不行?

    这个时代的人类也就敢用相对万能的结构设计,像新方舟那样的圆筒。该种结构受力均匀,结构稳定。而其他形状,那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多了,绝不是为了标新立异就随便涂鸦的。

    “当我们开始提防外星人的时候,才发现外星人就在我们身边!”类似的不负责任噱头时言论,大行其道。

    舆论新热点,大家都来曾热度,因为它的确是够新鲜,烂番茄指数估计能上90%,人类身边潜伏着大鬼,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当然,人们能够有这样的心态,是因为这些巨舰所体现的技术虽然高明,却还没有夸张到无法理解。更重要的是,它明显跟人类文明的科技体系一脉相承,宛如是从自家的科幻影视中走出来的一般,透着熟稔感和亲切感。

    所以大部分人类觉得,这最多也不过是‘人民内部矛盾’。

    而官方,遇到这种事从来都是谨慎小心的,胡言乱语一旦引发战争,就算仅仅是被对方小教训了一下,执政者们的政治生命也都提前到头了。一个为什么知道草里蹲着一头盖伦还要脸探草丛的问题就没法回答。

    于是办事从来效率的地球教众就那么大摇大摆的乘船走了。

    同时,这也是地球教第一次在世人面前显名,萌了许多人一脸,很多不明所以的联邦人脑补成这是心向地球。

    那些牛逼的,最好都是我们家的。很多人有这种潜在意愿。出去一说,那么厉害,还不是仰望我?化外之民,异域之地,还能心慕上邦,朕心甚慰啊。

    有些好事者翻出徐长卿当初说的话:人类发展到今天,有骄傲、有信心、有勇气,不需要靠什么外物一步登天。

    这种说辞很有总结的味道,仿佛是站在历史下游,对过往的挥斥方遒。

    于是某些人猜测,徐长卿很可能来自未来,或者是平行世界的地球。

    火星共和国借着这次事件,将闭关锁国的状态,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调节。

    徐长卿现在就是民众舆论的靶子,而共同研究能量生命,是个不错的梯子。

    共和国发言人表示:“我们的紧急演习结束了,接下来,共和国将回归国际社会。”

    既然开新闻发布会,自然会被提问。有记者就问,为什么当初要闭关锁国。

    发言人的回到理由中,就有新加的为了避免外星病毒危机。

    发言人表示,火星的情况特殊,人们就像住在一幢大厦中,除了状况缺乏纵深的避难空间,更容易扩散和传染。官方在没有获得满意的解除危机的方法之前,只能严格防范。

    还有记者问,现在是不是说共和国已经有了较好的防范措施。

    发言人说,防范体系已经建立,但仍旧要严格把关,出入火星,必须经专门的渠道。另外,货运又或客运审核,也会更严格,甚至有些不通人情,但为了保障民众的安全,些许负面形象,执政党愿意承担干系。

    联邦一看共和国又开始大搞形象工程了,急忙也跳出来秀品格。

    其实跟共和国一样,联邦现在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让战争状态软着陆。之前两年间的剑拔弩张,又是扩军、又是造舰,战时状态搞的民间怨声载道,明年就是大选年,不把烂摊子收拾好,明年很多人都会卷铺盖卷滚蛋。

    那么要如何向各方交代呢?劳民伤财,摆出随时可以干架的架势两年,结果共和国很不要脸的说是在演习、在进行超级病毒的预防。那岂不是说,联邦是一厢情愿,以为要开大战、实则自己摆了个乌龙的傻子?

    不行,不能让共和国的那些臭流氓专美于前,我们也能找借口。我们可以编个更精彩的、更跌宕起伏的段子。

    是不是真相不重要,民众们愿不愿意相信才重要。至于那些消息灵通的,靠段子手是不足以打发他们的,但利益可以。能量生命是利益,跟徐长卿那边也能谈利益。

    联邦人又不傻,到现在,他们要是还看不出来火星共和国跟徐长卿谈过利益,并且还谈成了,于是华丽丽的做茧蜕变,那他们就不配继续玩政治游戏了,太迟钝,智商太差,还是提前退休比较好,省的被对手玩死。

    他们甚至就连跟徐长卿谈的措辞都想的差不多了:你不是说,只有大家都有,才更容易达成和平吗?我们深表同意,共和国得到的技术,是不是也该给我们一份?不然320亿联邦人,安全没有保障啊!

    联邦人以为徐长卿霸气侧漏之后,会说:“小行星带从此以后归我罩了。”

    实际上小行星带,从某种角度讲,算是联邦之痛。

    用一位反抗组织的人的话说:你看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无法在这个孕育过我曾祖母的星球上正常存活,地球,在太空中制造了一群流亡者,他们无家可归,这个问题只能被无视吗?

    地球时代,国家是如何安置那些矿被采光了的地区的人民的呢?

    进行各种扶持,鼓励他们转型,实在不行,就迁徙,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让他们融入城镇。至少天朝是这么做的。

    资本主义的国度就更市场经济一点,也有福利,但更多的是按合约办事,想不到办法就烂在那里,让那里渐渐变成空巢吧。过多少年之后,技术发达、自然恢复,说不定就又能玩了,就像一次超级休耕。

    然而,小行星带的情况较为复杂。其中并非是一句资本主义就是这么无人情味可言就能说明的,那样说太片面了,不够公平。

    真正导致小行星带现在面貌的原因很复杂,其中包括,联邦运转的这个社会,需要一个贫民窟,而小型带就是就联邦的贫民窟。

    在古代,哪怕是近代,下矿的那些人,尤其是头一代,都是累死病死在矿区的,他们的尸骨奠定了剥削者长期利益产出的基础,然后简单的一笔抚恤金,一次性就卖断了那些人的命。

    而现在,医疗能力上来了,人类也表现的跟更文明了,至少得装成那个样子。于是第一代矿工顽强的活下来,活人就不像死人那么好打发了。甚至跑来找后账。

    这时,尽管有契约,但有些东西确实涉及基本的人道问题,同时也是当初没能敲定的现实问题,当初是真没料到有这么多的细节状况。于是这场官司,资本家打的很郁闷。

    这就构成了烂事的根源,三拖两拖,小行星带就拖成了个烂地方。到了现在,是非对错已经很难说清,任何一任联邦的执政班子都不想面对这个烂摊子,却又不得不面对。

    那里真就是个法外飞地,联邦人已经不想认那帮烂亲戚了。

    狩协的出现,在某些人看来是件好事。

    因为狩协将最烂的那部分用各种办法消化了。这种事联邦干不来,谁干谁就有了政治污点,并且也没有那个执行力。

    狩协在阿尔法空间站已经存在了两年多,若是拿其当做一个政策试点工程,联邦总的来说是满意的。

    的确,阿尔法空间站的大部分实权已经都被狩协拿到了,联邦派去的官员都不过是陪玩。

    但从税收、声名等角度看过去,联邦没有任何损失,阿尔法空间站已经连续两年被评为最佳空间站、最具活力空间站、最安全空间站、民众幸福指数最高空间站……很多的最。

    哪怕大家都知道实际上是谁的功劳,但至少表面上,联邦仍旧是那里的行政管理者,并且掌管着最主要的职能部门,比如港务,安全监管等等。

    以前,阿尔法空间站像其他空间站一样,是联邦公务员发配之地,现在,至少在阿尔法空间站,是优差,去那干上一任,简直是心灵愈伤疗养之旅,不用干啥,也干不了啥,每天轻轻松松,福利,奖金都高,没有任何拖欠,年金肯定不少,集体肯定评先进,调走时肯定是考核好评,向上螺旋……

    当然,在阿尔法空间站的那些联邦企业死不太爽,他们不能像过去那么跋扈了。但实际上由于整体经济好,他们并不太伤钱,跟官方抱怨打闹的意愿也就不是那么坚定,官方也就那么拖着就能应付过去。

    那么,如果狩协把小行星带都整治成阿尔法空间站会怎样呢?

    联邦政客觉得,那将会是非常耀眼的政绩。等于是黑帮帮联邦完成了超大矿区民众的产业转型。将之纳入税政良好者的行列。

    甚至,会做锦绣文章的,还会说,这是联邦踏足外星域的坚实一步,无论是渊源还是法理,那里都是联邦的一部分,欢迎浪子正式回到联邦大家庭。

    结果狩协闪人了,真是尼玛皮,你们就没点政治抱负?就有点不留恋已经打造好的社会环境?哪些明显能上大项目的基建就那么扔了?

    联邦人跟徐长卿打牌,至今还没享受过料中其手段的那种愉悦,他们感觉徐长卿就差直接在脑门上写个:有钱,任性。

    “确实浪的起。”徐长卿掰着指头小算,盘点青云基站怎么养活这7万人。

    艾拉则往往喜欢在这种时候伺候他助兴,就像从昏君嘴里套国家机密那样。

    当然,实际情况是,徐长卿智珠在握,挥斥方遒时的样子,最容易刺激到艾拉,让她爱的不行,那么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就直接上去爱。

    徐长卿有粮,艾拉榨不干他,7万民众也不行,继他回来不久,从宝卫五回来的第一批舰船开始进一步盘活青云基地,除了团结号和奋进号,其他都是多功能作业船。

    远水是不解近渴,但青云基地,两年收获了八批农作物,粮食还真就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