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六九章:迫降跳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麻痹的,想咬我?”

    江一鸣一拳把机长五官都给打进了脑袋里面,然后撑着控制台抽身出来,飞快趴会舱门位置,推开挡住舱门的手脚,把舱门给关上。

    运气啊。

    要不是有几具尸体卡在舱门门口,而是全都给挤了进来的话,就算江一鸣也不可能在叠罗汉般的尸体下脱身出来,就更别说把飞机重新拉升起来了。

    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江一鸣关好舱门时,机头差不多已经垂直了,他赶紧把尸体从控制台上挪开,然后坐到驾驶位上,重新发动飞机。

    点火!点火!你他喵的给老子转起来啊!

    江一鸣这次学乖了,祈祷的时候认准三清道尊,果然信仰专一后效果就是不一样,左翼的两个发动机都重新运转起来了嘛

    “继续,三清道尊大限威灵!”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卧槽怎么不灵了?你一边给我来一个也比现在强啊!”

    江一鸣刚吐槽完,就见显示盘上,左翼外侧的发动机又熄火了……

    “卧槽我开玩笑的,不做朋友啦!”

    话音刚落,右翼外侧的发动机亮了,江一鸣大喜,赶紧抱着操纵杆向后拉,那表情可真叫个面目狰狞。

    终于,在高度已经低于一千米的时候,飞机总算让江一鸣给拉平了。

    “呼~”

    江一鸣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至少现在小命无忧了嘛,不过这是在哪呢?

    正要查看,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反正飞机平稳了,江一鸣也就空出个手来把手机掏了出来,一看是唐虎打来的,而且还有好多未接来电。

    看来真的是不讲道理,全世界肯定是一起爆发的病毒。

    接听。

    “喂虎哥,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你跟欣儿现在是不是在……”江一鸣一通急吼,但听闻电话里嘈杂的声响,忙道:“你现在在哪?”

    “大叔!呜呜呜……”

    “欣儿?”

    江一鸣又松了口气,虽然听背景音唐虎是在马路上,但只要和欣儿在一起,自保应该是没问题的。

    毕竟唐虎在东海远郊的八极武术学院,欣儿却在市区里上小学,开车过去怎么也要时间的嘛。

    这么算起来,正好。

    “欣儿不要哭,乖啊,把电话给你……”江一鸣说着又是一顿,因为在手机里,传来了剧烈咳嗽的声音,“欣儿,是谁在咳嗽?你还是虎哥?”

    江一鸣问出这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因为听着个咳嗽的声音,应该是个……女的。

    欣儿呜咽道:“是姐姐,橙姐姐生病了。”

    “……”江一鸣右拳紧握,握得操纵杆都咯梆梆的发出怪响,“她也在车上?”

    “嗯。”欣儿带着哭腔:“姐姐吐血了,姐姐吐血了!”

    “欣儿乖,现在把电话给你爸,快!”

    通话中断了片刻,显示盘上,右翼的发动机再次熄火,但江一鸣没注意到这个,他听见唐虎的声音后,急促的说道。

    “虎哥你听我说,还是不要问为什么,这次我让你接欣儿,事实证明信我没错,对吧?”

    “嗯……”唐虎虽然不精明,但也不傻,一路过来,他也看见满街的变异者追着人啃,他也知道咳嗽,咳血,就是变异的先兆,但要他放弃朋友,放弃亲人,他做不到。

    江一鸣深吸口气,“放她……”

    “不!我会带她回去,等你回来。”

    “你这是拿你和欣儿的命来开玩笑!”江一鸣怒吼,声音带着沙哑,“她已经没救了,放她下……喂?喂!”

    江一鸣拿开手机一看,“草泥马!要不要在这种时候没电啊!”

    正想要在尸体里面找个手机出来,江一鸣终于发觉飞机又在倾斜,在一看显示盘,才发现右翼的发动机已经熄火。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接连点火不成功,此时的高度,已经不允许江一鸣继续尝试,只能迫降!

    但……

    刚才明明都还是野外,为毛现在又飞到城区来了?这特么什么地方啊!

    当然,是什么地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建筑林立,根本就没有可供迫降的地方。

    瞥一眼高度,2300米,这个高度也不允许江一鸣去寻找适合迫降的地方。

    坠毁?

    不存在的。

    江一鸣自有打算,而且必须拼这一把!

    尽力让飞机保持平稳,稍微翘起机头,然后离开驾驶舱,去把客舱的舱门解压,在回到驾驶舱,尽量降低飞机的速度,全神贯注盯着显示盘上的高度,以及眼前越来越大的各种建筑。

    1000米……500米……300米……100米!

    显示盘已经没用了,只能靠自己的视觉!

    江一鸣全神贯注,在这座陌生的都市丛林里飞行着。

    突然!

    哐!

    飞机猛烈震动,似乎左翼撞到了大楼,飞机失控,加剧倾斜。

    没得选择了,就是现在!

    江一鸣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冲出驾驶舱来到客舱一把将舱门打开。

    猛烈的风倒灌而入,也就江一鸣这种实力,才能轻描淡写的稳住重心,然后也没时间去选什么落脚点,直接飞身跃出。

    运气好的话,跳到大楼上就活。

    运气差的话,落在大街上就死!

    很明显,江一鸣命不该绝,既然左翼撞到了大楼,那么飞机就应该处在建筑上空。

    所以江一鸣跳下飞机后,立马就发现了脚下,是一栋大概十多层高的建筑,这个可以通过和地面的距离对比来得出答案。

    但……

    因为江一鸣是从飞机上往下跳的,所以落点肯定是不会是直线,而是抛物线……

    眼瞅着大好的高楼天台从眼前划过,江一鸣憋屈极了,但还是鼓足铁布衫,双手抱头蜷缩起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撞击。

    砰!

    运气似乎耗尽了,江一鸣并没能撞进窗户,而是直接撞到了墙上,顿时就感觉喉咙发甜,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位了似的。

    不过还好,上半身虽然撞在墙上,但下半身,至少是把窗户给撞碎了。

    江一鸣被撞击的力道反弹,整个人调转了180度。

    求生的本能让他忘却了伤痛,双腿弯曲勾住破碎的窗户,腿弯处虽有玻璃渣子,但在宗师级铁布衫的加持下,完全可以视做无物。

    砰。

    这一下,是身体反转180度后,后背撞在墙上的声音。

    江一鸣闷哼一声,这一下比刚才轻松多了,不过在内伤的情况下又被撞到,也是不那么好受的。

    不过先在他的潜能完全被求生的本能给刺激得超水平发挥,所以什么伤痛都是不存在的,他直接小腹用力,整个人就坐了起来。

    伸手正好抓住窗沿,他可以把自己给拉起来了。

    但就在这时,两条腿都被抱住,紧接着就感觉到两条腿,被狠狠地咬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