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幽谷仙踪 >

第七十七章

    窦扣站在台阶下看了看上方写着的登阳堂牌匾,记得上次送汤的弟子告知凌央在祁山的居所好像就是这个名,她一路跟来,应该准没错。

    挺安静的大院子,一个人影都见不到,想想也是,今日有白事,各院弟子都在处理杂事,怎可能就凌央一个人住在这。

    窦扣边走上台阶边在心里琢磨着等下要怎么开口,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她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凌央的事,为什么要扭扭捏捏的?她来是想把两个人的关系还原到从前,一如刚遇见时那般,所以是来劝凌央不要再对她有其他心思,可是要怎么劝?总不能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说了肯定会被问是谁,这不给自己挖坑跳么。

    正当窦扣脑袋里的思绪卷得像麻花,突然从身后传来男声:“弟子见过师叔。”她转过身看向声音的主人,她记得他,刚来那天住进静思居,桓翁损了两个弟子几句,这人是其中那个脸色不太好的,看来气度修得不怎样。

    窦扣点头礼貌一笑,“你叫明亦。”

    “想不到师叔记得弟子。”明亦走上前来,对着窦扣又行了一礼,接着把窦扣从头到脚打量了一圈,道:“近日来天寒地冻,师叔穿得有些单薄,过十日便要比试收徒了,染了风寒可不好。”

    窦扣一听风寒两字,便想到那碗被人做了手脚的驱寒汤,还不知是何人与她过不去。但眼下不宜打草惊蛇只得若无其事道:“你师傅命人送了些驱寒的汤品过来,倒是有心。”

    “师叔按时喝了就好,回头我让了真送一些干梅子过去解解苦涩。”

    “了真是谁?”

    “回师叔,了真是给您送汤的那个弟子。”

    窦扣眉眼上挑,“你知道是谁给我送的汤。”

    明亦倒是沉稳不乱,“师傅让弟子督促厨房的杂事,所以人手都是由弟子安排的。”

    “那……你可知是何人熬的汤?”

    明亦料不到窦扣会如此问,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即恢复常态,“厨房的药食都是由名叫李大忠的弟子调配。”他偷偷看了一眼窦扣的气色,似乎并无碍,难道是了真送过去的汤都让她给倒了?如果真是这样,为何她发现了却无动静,还夸赞师傅有心。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丫头身体太好,得加大剂量才行。

    明亦脸上的表情一丝都没逃过窦扣的眼睛,不过还不宜把事情说得太明显,于是她故作轻松,呵呵笑道:“那得要好好去感谢人家才行,这几日多亏他的汤,如此寒冷的天都不觉得冷了,精神还格外好。”

    明亦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真是他想多,只是一个傻里傻气的小丫头而已,于是转开话题问道:“师叔来此有何事吗?”

    窦扣突然觉得明亦不简单,这次的毒汤事件,他已在怀疑名册,于是不想告知她来此的目的,谁知道会不会给凌央带来什么麻烦。

    “噢,我就随便逛逛,看这里风景独好,就进来观摩观摩。”

    明亦尴尬一笑,心里嘀咕:风景好?这登阳堂的园子虽大,可园艺算得上是祁山最单调的,这小丫头睁眼说瞎话倒是自然,不知在隐瞒什么。

    窦扣说完观摩二字,作势把眼前的园子望了一圈,难怪明亦脸上的表情如此尴尬,这里真的毫无风景可言。

    正当她再想找个理由圆得更自然的时候,凌央从堂内走出,行至窦扣身侧,面无表情地朝她行了一礼,“弟子见过师叔,师叔若有话问弟子,可传人来唤,不必亲自来此。”

    凌央自是不清楚明亦所为,也不懂窦扣在遮掩什么,一早就看到窦扣尾随而至,便猜到了那位刚回山的师叔公是何方高人。

    自窦扣在西海拒绝了他的心意后,他始终无法释然,也不知今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她,所以一直隐在门后听两人的对话,小丫头还是那样,说谎都不打草稿,倒是给了他一个台阶出去相见。

    凌央随即又给明亦行礼,“师兄好。”

    明亦一听,话中有话啊,便笑道:“原来师弟和师叔是旧识,那明亦便不打扰二位叙旧了。”说完转身出了园子。

    明亦刚出园子,转个角,向路过的一名弟子招了招手,“你去唤了真来见我。”

    那弟子难为道:“刚巧我去找了真拿上次他借我的东西,厨房,卧房,练功园寻了个遍都不见人,后来听李大忠说他去了后山老耗子住的那个山洞。”

    明亦纳闷,“老耗子的地方又不是随便能找到的,他何以能去?可有问为何要去?”

    “我问过李大忠,他也不清楚。”

    “好了,没事了,你去忙吧。”

    再看园内,待不相干之人离去,凌央脸上恭敬的表情瞬间凝结成霜,他冷眼看着窦扣,语气也失去了该有的尊敬,“跟着我干嘛?”

    “你就让你的师叔在门外站着?”

    凌央不削,“师叔?哼,祁山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坐不坐得稳师叔的位子,扣不扣得起师叔的帽子,可不是这几日就能定了的。”

    “但至少今日我还是你师叔。”

    凌央哑口。

    “师叔向你讨杯茶水总可以吧。”窦扣知道凌央心里在气她,可感情的事,如何勉强得来,一如敖吟对他,难道他不该感同身受吗?

    凌央服软,把窦扣领进堂内,两人对坐于偏厅,他倒了杯茶递到窦扣面前仍口气不好道:“午时会有弟子回堂休憩,你只有半个时辰,想说什么说就是。”

    “你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窦扣直戳重点,反正刚在门外想了半天也不知如何铺垫言辞,干脆就开门见山得了。

    凌央蹙眉,“不要问这些没意义的!”

    “怎会没意义?把话说开了才知道症结所在不是?”

    “好!”凌央突然神色肃然,“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问你,我哪里不好?你怎会不喜欢我?家世显赫,师承名门,仪表堂堂,为人风趣,对你也算不错,去阴山时又助过你,我实难想出我为何得不到你的倾慕。”

    “这……”听到凌央如此质问,窦扣笑得尴尬至极,她无奈短叹,“你人真的很好,只是我对你……除了好友之情实无他意。”

    “那是因为你心里另有其人!”上次在青漠庄神秘道长不知是何人,看窦扣的样子确实有蹊跷,碍于师傅让他无需再问,便不得而知了。不过凌央更怀疑嗜鬯,两人朝夕相处,嗜鬯长相不凡,对窦扣照顾有加,难道真被他猜中了?可两人身份悬殊,小豆子该不会是单相思吧。

    窦扣拿起茶杯低头小抿一口,心虚的样子全被凌央看在眼里,正要说没有,被凌央打断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什么事都写在脸上,还想骗谁。”

    窦扣把杯子一搁,抬起头坦然而视,“那又如何,反正我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做什么,把心思放好,一辈子藏着掖着也不碍到谁。”

    “你是怕即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得不到回应,会更失落吧。”凌央讽刺。

    “如果无法肯定对方也对你有同样的心细,那你表明心意难道不是给对方造成困扰吗?”

    “这么说来……”凌央苦笑:“师侄在这给师叔您赔不是了,害师叔您困扰这么久。”

    窦扣慌神,她这张嘴真是越说越得罪人,看来她今天不是来缓和关系而是来雪上加霜的。“我不是……”

    “不是这个意思嘛……我懂,吞吞吐吐可不像你。”

    窦扣咬紧下唇干脆闭嘴。

    只听凌央又道:“仙君已飞升,于你又属异类,即便他亦又心也未必见得能与你相守,即便你日后得道飞升,到底属我祁山门下,凡弟子皆不可与异类同修,这规矩可是连我这个外门弟子都明了。”

    “你说嗜鬯?”窦扣哭笑不得。

    “难道不是?”

    窦扣沉默,其实凌央对她在阴山的生活一无所知,他在她身边看到过的也就嗜鬯而已,这么怀疑也在理。

    见窦扣不语,凌央又试探问了一句:“如若不然,那便真是那日宴席上突然出现的钟离道长了。”

    凌央二次提及,让窦扣一时不知如何回应,是啊,凌央还见过大叔,如果这样能让凌央死心,那认了又如何?反正他不识。

    在窦扣恍神之际,凌央算是得到答案了,他虽不知那位钟道长是何人,可当天看师傅恭敬的态度,可知其身份绝对不凡。细想当日两人互动,那道长虽一副清汤挂面,白衣飘飘的冷峻模样,可一些小细节还是看得出对小豆子温柔细心。

    她口中所谓的在阴山有几个朋友,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呢。

    凌央长叹,也怪他最初无力把小豆子带出阴山,以至于让她落到嗜鬯手里才会生出这么多枝节,如若她至始至终都跟着他,又有谁能抢走呢。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