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袭医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不敢放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与其两个人都被抓住,不如一个人去通风报信,到时候还有可能在她没有进入地宫之前就救下她。

    要是两个人都被抓了,不知道白沧那里要过多久的时间才能知道。

    而且,聂向莹宁愿被抓的人只有自己一个,谁让她这次没有能考虑周全的?这就是她应该受到的惩罚。

    再说了,她这么聪明,只要半月教的人不发现她身上的秘密,她就能一直为自己拖延时间,等到他们前来相救。

    “不要犹豫了,去找白沧吧。我就算是被抓了也不会有事的。而且白沧一定会竭尽全力救我不是吗?就凭我对她的利用价值。”

    不过聂向莹也很清楚,要是白沧真的想要利用她得到宝藏的话,救了她之后也会杀了她的。

    可是现在谁还会想那么多呢?

    “走吧,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既然你留下无济于事,何不去找白沧,刚才你走可能还来得及,你要是继续犹豫下去的话,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在聂向莹的催促下,齐玄煜只好转身离开。

    看到他的身影消失,聂向莹松了一口气。

    只要齐玄煜能平安就好了,她自己无所谓。

    反正到最后她可能都会被人拿心尖血去换取宝藏,谁不一样呢?

    聂向莹转过身,将地上的毒蛇拿了起来,取下了那枚银针。

    毒蛇立刻就摆动起来,不过它被聂向莹捏住了脑袋,所以挣脱不得。

    聂向莹能感受到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接近,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要是能等到救援最好,就算是没有办法等到,也是为齐玄煜争取了逃离的时间不是?

    几个人走到聂向莹身边,将她团团围住。

    她手中的毒蛇吐着信子,圆溜溜眼睛盯着那几个人。

    “你以为这么一个小东西就能对付我们?”聂向莹听到一个颇为深沉的声音,却看不到那个人在什么地方。

    “如果只是几个小喽啰,当然不在话下,但若是教主的话,可就不敢说了。”

    聂向莹没有想到明尘居然会亲自来。她在明尘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难道说明尘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才会对她的事情如此伤心?

    要是那样的话,聂向莹可能就只有两个字,完蛋。

    不过她暂时还不想认为自己已经完蛋了,所以她想要继续试探,不让自己表现得那么紧张。

    “你倒是很聪明。”明尘落在她的身前,轻易将她手中的毒蛇拿走,扔到一边。“太子妃,草民有礼了。”

    “教主可真是会开玩笑,我在教主面前算什么太子妃?”分明自己就是个想要谋权篡位的,居然在这里叫她太子妃?这未免也太好笑了一些吧?

    明尘却只是冷冷一笑,“自然不算。但是你却是很让在下佩服的一个人。”

    聂向莹想要知道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明尘居然说佩服她?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嘲讽吗?

    她可不觉得自己能经受得起明尘的佩服。

    不过她的确是给明尘带去了不小的麻烦,光是君陌这一样就已经足够了。

    还有白沧,或许他发现白沧的脸已经恢复了?

    可是那也不是什么难解开的毒,对她来说,除非是齐玄煜那样的情况,不然别的都不能算什么。

    “教主这是什么话?我不过就是略懂医术而已,怎么会让教主佩服呢?教主应该还有很多更值得佩服的人吧?”聂向莹知道自己现在没有什么退路了,想要拖延时间就只能在这里和明尘废话。

    还要让明尘看不出来她有废话的企图。

    “你让君陌撑到了现在,难道不值得佩服?我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能撑到现在都还没有出事,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明尘看起来对这个答案真的很好奇。

    “他喜欢我。”聂向莹回答,这是事实,虽然她也希望是自己的能力让君陌撑到了现在,可事实上就是因为君陌对她的爱,让他一直撑到了现在。

    虽然她都没有给过君陌什么回应。

    不过还有一点就是,君陌自己很努力,他能撑过药人的实验,一直走到最后,就说明他不会那么轻易就任人摆布了。

    “就这么简单?”看明尘的样子,似乎很是惊讶,他这样的人,应该从来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吧?因为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所以根本就无法体会君陌的心境。

    “那还能有什么?他喜欢我,所以他会听我的话,只要他看到我,就不会彻底失去理智,更不用说我一直都在控制他身体里那只作祟的蛊虫,他就更加不可能会那么轻易就失去理智了。”聂向莹想要回头去看自己的救兵是不是已经来了。

    但是她很清楚,要是他们真的在接近了,明尘会比她更快感应到。

    从明尘现在仍旧很是淡然的神情开看,他们还没有来。

    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

    “原本还有这样的说法,我还真的是没有想过。我以为你真的有什么高明的医术,能完全控制住他的蛊虫呢。不过你倒是帮白沧治好了她的脸。”明尘对这一点居然也耿耿于怀。

    他难道对白沧的脸还有嫉妒?白沧长得好看碍着他什么了?

    不过要是真的回想起来,当初他会弄伤白沧的脸,就是不想让她离开吧?

    明尘大概以为,所有女子对自己的容貌都很看重。但是更多时候,还是保命更为有要紧的。

    对聂向莹来说也是如此。

    “只要解了毒,再敷药膏就会好了,没有什么难的。”聂向莹已经没有什么心思继续下去了,她知道自己既然面对的人是明尘,十有八九都是逃不过的。

    她只能庆幸她已经让齐玄煜离开了。

    他应该不会有事吧?

    如果他在离开的路上也被抓了,聂向莹就只能说他们的运气是真的不好了。

    “是吗?我的毒被你说得那么简单?你应该知道白沧这么多年找了多少人为她解毒吧?可是都没有成功,但是你却轻易就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难怪她会这么帮你。”

    聂向莹很想笑。白沧会帮助她才不只是因为自己对她也有帮助呢。不过她知道自己要是让明尘知道了真相,她可能会连被带回到地宫去的机会都没有。

    她才没有那么傻。

    “白沧为什么要帮我,不需要教主你关心,我倒是想知道教主你不去找君陌,不去找其他人,为什么偏偏来找我?”落萧应该还在君陌身边,阿道也陪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凤羽那里有风刃陪着,也不会有问题。

    好像就是她和齐玄煜这里稍微薄弱一点。

    “我会来找你,自然有我自己的原因。你不觉得你有些太挡路了吗?你和君陌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他?”明尘问道。

    果然又是这个让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既然她和君陌什么关系都没有。而且谁都能看出来她对君陌没有喜欢,为什么她就是要帮他呢?

    “你这么知道我就是在帮他?”聂向莹轻笑一声,眼神忽然变得阴鸷起来,明尘似乎都被她这突然的转变吓了一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在帮他,还是在害他吗?”明尘问道。

    聂向莹摇头,她勾起嘴角,笑道,“更准确地说是他在帮我。我想教主你应该知道,这天下应该不只有一个人想要知道制作药人办法,但是这天下似乎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这办法,而且很难分享出来。”

    明尘都被她说得一怔,一时间都有些看不透她了,“你是说,你不是在帮她,而是想要从他那里得到制作药人的办法?可是那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你都已经找到了他,还找到了阿道。”

    “但是这远远不够,我可不能那么冒险。凡事都要谨慎不是吗?要是我到了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的话,不是就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力气吗?”聂向莹回答。

    她不能在一开始就指望对方能相信她说的话。

    但是她心里还是存着那么一份希望的。毕竟明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帮君陌,而她说出的这个理由合情合理,明尘想不相信都很难。

    “所以你才会不惜千里迢迢到这里来,从我手里拿走了另外一只蛊虫?”明尘仍旧不是很相信她说的话,不过也能看出他的动摇。

    听到他这么说,聂向莹的心情一下就放松了。

    明尘说她拿到了另外一只蛊虫,意思就是说,他们手中的那只蛊虫就是另外一只!他们没有必要找什么幻苍了。

    可以让凤羽继续她应该做的事情了。

    “是啊,其实我也不想浪费这么多的力气,但是我很清楚,教主你和我的立场不同,肯定是不会帮我的。而我想要得到蛊虫制作的办法,只有从另外一只蛊虫入手。毕竟我要是取出了君陌体内的蛊虫,他很快就会死了,那可就不划算了。”

    聂向莹一直都看着明尘的神情,看到他从一点都不相信到渐渐相信了她的说法,心里却一点都没有放松。

    她一点都不敢放松,不能放松。谁让她现在处在这样的状况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