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兵锋王座 >

第六百七十四章:韩绛的态度

    这么多钱就被裴家给贪了!

    在场陪同牧风一起见裴星魂三人白起学院的学员一个个都气愤不已,尤其是宫彧等人,一个个怒目相视。

    还特么要证据,要脸不?

    要不是牧风早就事先下过命令,不准冲动,不准有任何过激的言语,他们早就想冲上去揍人了。

    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也不能把所有事都归咎于裴星魂、裴五等人身上,虽然说父债子还,可裴家已经是个庞大的家族,过去的事情,即便是说的清楚,你让他们还,只怕也是做不到了。

    这份数据不能代表什么,最多也只能说明这个事情是存在的。

    有些事情在法律上也有一个追诉期的,即便打官司,白起学院方面也最多可以追究百年内的。

    这已经是相当长的时间了。

    除了刑事案件,换做一般的财产纠纷案件,也就三十年左右,过了这个时间,除非你有过硬的证据,方可申请延长追诉期。

    “再来说裴五先生脸上的伤,你是要我说出来呢,还是自己承认呢?”牧风目光一转,转到了裴五的脸上。

    裴五被牧风这么一盯上,眼神立刻躲闪了起来,他脸上的伤他自己清楚,根本就不是白起学院的学员打的,那是他自己伪造的,那不过是他去找裴星魂演戏装的。

    不弄出一点儿惨状,怎么才能让裴星魂出手呢?

    但是现在,他发现有些弄巧成拙了。

    “我五叔脸上的上就是被你们白起学院的人打伤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裴星魂可没有注意到裴五的眼神,裴家的脸已经被踩在地上了,也只能从这方面找回一点儿面子了。

    不管有没有理,但动手打人肯定是不对的。

    “裴星魂,是还是不是,还是听裴五先生自己说吧。”牧风双臂一抱,背靠椅背,就这么望着裴五说道。

    “五叔……”

    “星魂,可能是五叔就错了,当时太乱了,我不小心摔了一跤……”裴五期期艾艾的说道。

    “五叔,你……”裴星魂气的不轻,他想起来了,当初裴五来找自己哭诉的时候,虽然脸上有伤,可他也没有仔细查看,再看他现在脸上的青紫色,好像跟当初不太一样,这一下他还不明白?

    而当时他在气头上,被裴五言语一激,加上自家长辈吃亏,他能不出面吗,裴松当时还劝了他的,可惜,他没听进去。

    一想到这个,裴星魂不由自主朝裴松忘了去。

    裴松很尴尬,他的确看出裴五的伤势作假,可是,但是裴五就在,他能直接说出来吗?

    这不是调拨裴五跟裴星魂的叔侄关系吗?他又不是真正的裴家子弟,裴星魂的性子他又不是不知道。

    裴公子永远都不会错的,有错的只能是别人的。

    很明显,裴星魂是在怪他没有提醒了。

    但是裴松还不能解释什么,这个场合下,他只能默默的把委屈往自己肚子里咽,谁让他受了裴家的恩惠呢?

    牧风笑了笑,既然裴五自己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必要把当时拍摄的视频证据拿出来了。

    “裴五先生,你自己摔倒了,却诬陷我们,这是诽谤罪,事后还带人冲击山庄大门,辱骂我白起学院的学员,此事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很开就来了!”

    “报警?”

    “没错,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有纠纷自然要找警察了?”牧风微微一笑,很自然的说道。

    “社长,警察来了!”

    “请他们进来。”

    昆仑城非常特别,但警察局还是有的,只不过警察局能管的而不多,这里几乎没有什么犯罪事件,想找死也的看地方,第一军事学院所在地,敢在这里犯事儿的,估计不死也得把牢底儿坐穿。

    敢闹事的,不怕的,那绝不是一般人,警察局能管得了吗?

    所以警察局也就管管邻里纠纷,找找失物和维持交通秩序什么的,这里,一年到头基本上没有什么大案子发生。

    真发生的大案,他们也管不了,自会有人来管的。

    五院大比,闲杂人员多了,警察局任务也加重了不少,不过,他们也就配合人家第一军事学院的安保部门,大部分也就跑跑腿。

    但是,要他们跑到东升山庄来抓人,恐怕多少年来,是头一遭。

    局长接到报警电话,当即就说自己牙疼,然后叫了一位副局长带人来了,这位副局长也是聪明人,没有马上就过来,而是得到手下报告说看到第一军事学院的人先到了,他才带着人来了。

    “裴五先生,请吧。”

    “什么,姓穆的,你什么意思?”裴五惊叫一声,他堂堂裴五爷要是今天从东升山庄内被警察带走了,那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屈辱。

    “裴五,你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儿吗?”

    “笑话,我能犯什么事儿,难道我自己摔倒了,摔伤了,这也犯事儿了?”裴五怒急反笑。

    “聚众闹事,意图冲击我东升山庄,按照治安管理条例,你犯了寻衅滋事罪!”

    ……

    众人听了,都不禁一阵石化了。

    严格追究起来,裴五的确是犯了这个“寻衅滋事”罪,当然,这不是什么大罪,也就是治安拘留几天。

    对普通人来说,也就是留个不大光彩的案底,但是对裴五爷来说,这要是被拘起来,那可真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裴家的脸上了。

    问题是,以裴家的势力,警察真敢把他拘起来吗?

    那名副局长一看这个局面,心是哇凉哇凉的,心说,这局长“牙疼”的真是时候,自己怎么就出了这趟倒霉的差事呢。

    “张局长,把人带走吧。”

    “是张副局长。”张副局长连忙更正道,这事儿他想躲都躲不了了,可又不敢真上前拿人。

    韩绛和郁森两人对视了一眼,他算是见识到穆晓峰的手段了,这家伙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居然想到用“法律”来对付裴家,只怕是到了这种地位的人,没有多少人会把把“律法”放在眼里吧。

    要是都按法律办事儿,这世界不知道会少了多少纷争。

    牧风这么干,肯定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否则,裴家想要化解的话,非常容易,裴家养了那么多的大律师也不是吃干饭的。

    “怎么,张副局长是在怀疑我诬告裴五先生吗?”

    “不,不,这个寻衅滋事和聚众闹事总该有个证人和证词,还得有现场的证据吧?”张副局长道,“不然,警察也不能无端的抓人。”

    “证据,自然有,证人和证词也会有的,他们随后会跟张副局长去警局录口供。”牧风道。

    “这……”

    张副局长朝韩绛、郁森两人望去,除了穆晓峰之外,在场的,也就只有第一军事学院能够帮他承担压力了。

    “你看我做什么,你是警察,我又不是。”郁森怒怼一声,弄不好,他和韩绛都得引火烧身。

    他现在也是满肚子怒火。

    韩绛经过激烈的斗争之后,决定赌一把,反正他背后还有第一军事学院,不怕裴家,就算裴星魂有机会进入昆仑秘境,日后还可能成为一方大人物,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何况他觉得,穆晓峰的成就只怕不会比裴星魂差,甚至,他隐隐的觉得,这穆晓峰日后会超过裴星魂。

    韩绛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老韩,你……”郁森有些吃惊,韩绛居然在这个时候选择支持穆晓峰和白起学院,这简直是让他感到无比的惊愕。

    张副局长也有些发愣,他原以为韩绛会摇头,或者说站出来替裴家说话的,至少裴星魂是第一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又是裴家的子弟,

    这不是自家人吗,怎么会帮着外人说话?

    裴星魂脸色也变了,韩绛这个点头的动作无疑表明了他的态度了,他好歹也是第一军事学院的人,裴家每年给第一军事学院的捐款也不少,他居然不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这要是把他五叔弄进去,哪怕是只待一分钟,这对裴家来说,恐怕都是一个可怕的信号。

    韩绛背后是第一军事学院,而且他还是院长善水的嫡系,他说话做事只怕是不能考虑自己的意愿的,如果这也代表善水的意思的话,那就完全不同了。

    牧风冷静的看着这一切,很明显韩绛已经验证了“洗髓液”的效用,否则,他绝不会是这个态度。

    虽然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真正执行起来,权贵跟平民之间是有区别的。

    换一个场合,张副局长绝不敢带走裴五,可现在,他不得不做出选择,这是在昆仑城的地盘儿上。

    他要是违拗了韩绛的意思,只怕明天就回收拾一下走人了,裴家再有势力,在昆仑城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怎么选择,张副局长当然明白了。

    “请裴五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这话说的,只是调查,没有直接定罪,是拘留还是其他处罚,就看裴家的了。

    “张大年,你真敢抓我!”裴五眼珠子一瞪,他显然是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裴五爷,职责所在,跟我们走一趟吧。”

    “星魂,你说话呀,他们真敢抓你五叔?”裴五急了,冲着裴星魂叫道。

    裴星魂真是后悔了,他真不该为裴五出头的,当时脑袋一热,自觉自自家人受欺负了,他不出头,谁出头?

    谁会想这头出的,自己不占理不说,只怕还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一看到牧风嘴角那似有似无的笑容,裴星魂顿时觉得那是赤果果的嘲笑,是这个家伙一手设计了这一切!

    一股浓烈不甘和杀机萦绕胸口。

    “穆领队,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五叔?”裴星魂咬牙切齿,几乎用杀人的目光问道。

    高傲无比的裴星魂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幸亏没有外人听见,否则只怕真的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裴星魂也是无奈,如果能用武力解决的话,他早就出手了,可现在,他势孤力单,那位看上去跟普通人一样的穆晓峰,却能喝令佘虎还有那个比他修为还高的莫怀古做事儿。

    可想而知,这个穆晓峰只怕是实力不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