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宠小萌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九章 感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真的没有什么,抱歉我想我去上个厕所。”方灵儿匆匆地撞开了井中正,坐着电梯下去找厕所了,井中正疑惑地转过头来看着她的背影,她到底是怎么了?

    “你跟她说了什么东西吗?”井中正看向一脸嘚瑟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的李月,他不禁问道。

    “不,什么都没有,阿正,只是吓唬吓唬她,好玩而已。”李月摊开手,这是他自己的小秘密,就连井中正都不知道呢。

    “是嘛”井中正捏着下巴思量了起来,他随手抄过桌子上的杯子,然后走到一旁的饮水机上给自己接了一杯热水,虽然这事以前都是他的秘书来干的,但是现在他觉得还是亲自动手比较快一点。

    “其实我不是很明白,有些事情自己做就好了,为什么非要麻烦别人去呢?”李月看着井中正手中的水杯,他突然说了一句很深奥的话。

    “因为需要吧,有的人需要这一份职位,而有的人需要被别人捧着的感觉,如果你经历过,很容易就陷到里面去。”井中正将那杯温热的水给一饮而尽,他砸吧了一下嘴,这种安心的感觉,他一直很喜欢。

    “是嘛可是像你这样的人,需要什么呢?你好像什么都不需要,但是却在感情方面有些疑问。”李月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李月,但是我坚持我的想法,如果她没法接纳我的话,我当然选择放手,如果她愿意接受我,我相信这就是最好不过的爱情。”井中正笑了笑,他不喜欢勉强那些他不愿意勉强的人,做人的话,还是要放松一点比较好,就像他以前处理公司的事物一样,你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好,没有关系,这里不收那些连本职工作都不愿去好好做的人,而你在一些加班加点的方面出现了失误,井中正原谅这些员工的上限可以说是没有上限。

    “每个人各司其职,公司才能完美地运转,我不需要锦上添花,但只要求他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所以我不会去勉强任何人,感情上面也是这样子,如果我们不能互相吸引,那又何必相识相爱相恋呢?毕竟爱情这种东西,不是一个人自导自演的游戏,男女主少了一个,那就自嗨。”井中正坐到他的椅子上,他拿出那一直藏在桌子底下的两张画,再次慢慢揣摩了起来。

    无论时光老去与否,画上的人永远年轻。

    她的手上拿着一朵白玫瑰,而他的右手旁边是一杯热咖啡。

    井中正有点向往这样的生活,但是人总是会把一些事情想的很美好,以至于迷失了自己。

    “过程很简洁,但是感情这东西根本就没人能幸免,阿正。”李月的眼睛也瞟了过来,他自然知道井中正在想什么,但是他也不忍心说出来,让他感到纠结。

    “我想总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你的那个真命天女的,不是嘛?”井中正收起那两幅画,他看向李月的脸,不由问道。

    “当然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毕竟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李月微微一笑,他回答道。

    “不要那么悲观。”井中正摇了摇头,他没有苟同李月的悲剧观点,故事应该完美。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悲剧,毕竟结果都是死,有没有爱我觉得都无所谓,我这一辈子精彩的地方多了,不缺那些感情戏,我想有一天如果你理解我的感情的话,那不妨再来找我吧,阿正。”

    “我出去玩了。”李月挥了挥手,他那没法明言的感情,在这个比较开放的社会虽然或许能被世人接纳,但是他的对象应该接受不了。

    “期待我们下次再见的时候,你又会和从前一样。”

    一张纸片从李月的身上滑落,但是他却似乎没察觉到一般,径直坐了电梯下去了。

    井中正走过来捡起地上那片纸,那是一张素描画,而且功底非凡。

    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了地面上,一个男人撑着一把伞走在这冷漠的都市里,而他那把伞下,却似乎还站着一个人,那是在这幅画中,那个位置却是空着的。

    “”井中正没有说话,他端详了这幅画良久,最后将它给收入了怀中。

    “抱歉,李月,我想我们应该是还能做朋友的。”井中正说道。

    “”

    李月坐上了自己的车,他一拧钥匙,车子哼唧一声开始发动了,他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了一下,突然摸出了一包烟来。

    “我不抽烟的,对么?”李月找出一个崭新的打火机,他给自己点上了这支香烟,然后自顾自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象着一些事情。

    “我也不喜欢自己开车的,不过现在还是越远越好。”

    李月踩下了油门,这辆银灰色的轿车从地下停车场奔驰而出,最后消失在充满光明的都市中,它带起了一阵风,顺便也带走了一个人的念想。

    “也许我还会有回来的一天,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去沙漠看看,那里真的会有”李月望着天空中的云朵,他的嘴里喷出一道烟雾,然后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来

    “叮。”

    方灵儿从厕所里回来,办公室里的人走的七七八八,剩下的只有她和井中正。

    井中正就像从前那样一直坐在他的位置上,认真地看着手上的文件哦,不对,不是文件。

    井中正着迷似地看着手上的画作,他突然抬起头来,又看向面前的方灵儿。

    “我想要一个答案,你能给我吗?”井中正站了起来,他的手背在后面,他的脸色非常地严肃而又认真。

    “我想你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管是答应也好,又或者拒绝也罢,我不想要模棱两可的东西,我想要听到你内心的声音,无论那是好的,亦或者是坏的,那都无所谓,我只是想听听而已。”井中正往前走了一步,他对着方灵儿说道。

    “答案永远是残酷的,人生就像是一道题目一般,做错了,那就永远地错了,订正或许有些帮助,但是无论如何,那也是错过了,我希望我能一次就对。”井中正完完全全地走到了方灵儿的面前,他说道。

    “你是认真的嘛?”方灵儿抬起头来,看着这个男人,她不由反问道。

    “如果我不是认真的,那就不会说出这种话,尽管之前的我可能不是那么令你印象深刻,但是现在的我,却是一句谎话也没有说话,给我你的答案,方灵儿小姐。”井中正单膝跪在了地上,他从他的背后抽出一朵典雅的白玫瑰,然后举了起来。

    “是的,我喜欢你,尽管我知道说这句话可能还不是时候,但是我真的喜欢你,方灵儿小姐,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想错过,因为我知道,错过了,那就是一辈子的遗憾,就算你拒绝我也好,或者对我恶言相向也好,那也无妨,答案可能残酷,但过程总让我有些臆想,它就像是一道选择题,如果蒙对了,那就是一种无可附加的喜悦。”井中正望着面前的这朵白玫瑰,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如果没有蒙对,那我也依然无怨无悔,所以,答案。”

    “请你给我。”

    方灵儿犹豫了起来。

    她不知道她该不该接受来自井中正的爱意,但是她却清楚一件事,如果她真的接受了,那这事情,可以说是没完了,她是一个有夫之妇,但是却在外面搞情人,这样的事情要是被顾行之知道了,后果

    但是现在的方灵儿却又搞不清她自己真正的想法,她对顾行之的爱,和顾行之对她的爱,真的是那么彻彻底底的吗?还是说,这其中到底掺杂了其他什么东西吗?而井中正对于她来说,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感情这种事情,谁都说不清楚,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人爱上那个*了她的女人存在吗?也许真的有,也许没有,但凡是总有个先河。

    “我我没法给你答案。”方灵儿说道。

    “为什么?”井中正抬起头看着她的脸,他不由反问道。

    “不是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内心的想法,你知道吗?所以我真的没法给你答案,我想要好好思考一段时间,然后再来回答你这个问题。”方灵儿看着井中正的脸,她缓缓说道。

    “虽然我迫切地需要这个回答,但是无妨,我有时间,但是希望之后你不要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就从我的生活里溜走,我想要得到答案,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不辞而别和半途而废的事情,我从来就不喜欢。”井中正收起了他的白玫瑰,他严肃地说道。

    “只要你想通了,那就立刻过来告诉我吧,我不会难为你的。”

    井中正回到了他的位置上,他再次坐了下来,静静地浏览起他的文件。

    “我们之前的约定,已经作废了,你想要去哪儿都可以,只是希望你不要食言。”井中正随手整理了一下桌面,他随口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