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死武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2章、魔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良久!

    云月终得出关,只是体质远不如林辰,吸炼灵魁内丹有限,修为也就勉强恢复了六七层。

    至于伤势的话,可不是随着修为提升就能自行治愈的,何况云月伤了筋骨脉络,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只怕难以恢复到巅峰状态。

    哪像是林辰,以他强悍的体质与自愈能力,就算没有灵魁内丹,只要时间足够,林辰的伤势也会自然痊愈。

    “呼!~”

    云月吐气布化,缓缓睁开双眼,精目烁烁。

    可见林辰,依旧如此安静的盘坐着。

    其实,云月心里也很清楚,如果林辰真想对自己不利的话,自己根本无法活到现在。若是真有所企图的话,自己也根本无法反抗。

    一时好奇,云月暗暗窥视着林辰,似乎发现了什么,云月显得极其诧异。

    虽然难以看透林辰,但感觉林辰的修为并不高,对比堕魔谷屠魔历练的各门派弟子,林辰的修为甚至可能排不上前二十。

    那么,云月就完全不懂了,以林辰的修为,为何能够挫败牛魔?甚至能够掌握如此强大的力量,就连剑影与魁王都惨败在林辰手中。

    当然,也有可能林辰的修为隐藏得太深了,云月修为有限,只看到林辰的表面。

    但云月真的很好奇林辰的身份,见到林辰如此安静的打坐着,云月几番都有种冲动想要去揭开林辰的面具。

    “出关了?”正惊疑着,林辰突然觉醒,缓缓开眼,精光隐隐,锐利至极,似乎早已看穿了云月内心的想法。

    “恩。”云月微微点头,突然感觉有些心虚,不敢去正视林辰。

    “事不宜迟,我们得尽快离开魔窟!”林辰一脸正色。

    “等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云月突然起声。

    “如果你还要纠结我是正是魔的问题,那就没必要了,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并非是尸神教中人,也不是源于魔族,只是我修行的方式与别人有些不一样罢了。”林辰语气冷淡。

    “不,起码对于你的身份,我已经不是那么敏感了!我只是想知道,剑影是不是被你所害?”云月一本正经的问道。

    “是,如果你要报仇的话,等你我逃出魔窟,再行了结!”林辰没有否认。

    “他的生死与我无关,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要伤他性命?从我现在对你的感觉,你并非是恶徒。”云月满是不解。

    “如果硬要说个理由的话,应该是我与他的私人恩怨吧!我不杀他,那他迟早也会杀我,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林辰淡然道。

    “额?”云月柳眉一蹙,满是惊疑的说道:“以我所知,剑影在外的仇家极少,如果非得要找出个深仇大恨的仇敌,那就只能是剑宗中人了!而我见过你出手,你的剑道极其了得,一般的门派,难以培养出像是你这种剑道高手!”

    “剑者,并非源于剑宗一家!所以你想多了,我并非是剑宗弟子!”林辰语气冷漠。

    “这、、、”云月尴尬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林辰问。

    “问题倒是没有,只是看在你对我有恩的份上,就不妨告诫你一点!”云月郑重其事的说道:“虽然我没有否认你的道,但自古以来,正魔歧义已是恒古的定律!而你亦正非正,亦魔非魔,正魔两道是绝对不会认同你的!”

    “我不需要别人的认同,我只走好我自己的路,管他什么是正是魔!”林辰甚是不悦,淡然道:“好了,多余的问题就没必要再问了,你若不想与我同路,我也不勉强,就此分道扬镳!”

    话毕!

    林辰懒得再理会,循着黑暗中走去。

    “你、、、混蛋!”云月气得直跺脚,气呼呼的暗骂道:“竟然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那你最好别给我逮着机会,否则本小姐一定会狠狠修理你,打消你的嚣张气焰!”

    旋即!

    云月便加快脚步,尾随而去。

    黑暗中!

    魔气滚滚,阴风阵阵,凄神寒骨。

    林辰与云月,牢牢收敛气息,一前一后,警惕潜行,气氛显得极其沉默。

    而云月一直注视着林辰的背影,虽然无法看清林辰的真面目,但想要牢牢记住这道背影,暗道:“无论你隐藏得多深,总会露出破绽的!”

    忽然!

    林辰暗暗传音道:“前方气息异常,邪气极重,希望你能专心点,不要老想着对我暗中使坏!”

    “恩!”云月轻轻点头,但一想感觉有些不对,气急道:“真是自恋!谁要对你使坏,本小姐才没你想得那么无耻!”

    “但愿如此。”林辰对云月没多大好感,不愿多言。

    呼呼!~

    一阵阵森寒魔风,似乎伴随着一片片凄厉的鬼泣声,冷兮兮的袭掠而来。

    “好重的邪气!”云月暗暗心惊,变得谨慎起来。

    而林辰已经凝练出魔魂,对魔邪之气更为敏感,魔识微微释放出去,严严实实的监控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行至百丈,洞府开阔。

    惊见!

    一道庞大的洞府,呈现入眼帘,四周的石壁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般,一片暗红,空气中弥漫的魔气,夹含着一股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

    定眼望去!

    在洞府的最上方,有座精致的石台,石台上面,冷森森的伫立着一尊巨大魔像。

    林辰六感超强,就是在黑暗中也如白昼,便循着魔像扫视过去。

    这一看!

    险些把林辰的小心脏给吓得蹦了出来。

    牛角,牛头,牛脸,这不正是牛魔!

    是的!

    林辰可是亲手挫败了牛魔,对牛魔的印象实在太深了。突然间看到牛魔那栩栩如生的魔像,当真以为牛魔复活了呢,能不被吓一跳吗?

    而云月修为不俗,第一眼也被魔像给吸引了过去。虽然只是一尊毫无声息的魔像,但隐约间还是能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心神压迫感。

    “这魔像?”云月惊疑。

    “这魔像的主人就是牛魔,看来真如我所料,我们是被传送到牛魔的老巢了!”林辰面色凝重,肃然道:“而且我感觉这魔洞里面被设下了某种强大的魔阵,只进不出,想要找到出口怕是难了。”

    “你不是修习了魔族的功法,对魔族多少也有些了解吧?”云月问。

    “抱歉,我修习魔功,只是因为一次机缘得到一本异诀,一时心奇,才无意间修习了魔功,至于魔族的一切,一概不知!”林辰淡淡回道。

    “那该如何是好?难道我得跟你永远困在这魔窟吗?我不要!”云月娇容蜡白。

    “你以为我就很愿意跟你这个疯女人待在一起?”林辰冷瞥了眼。

    “我再说一遍,本小姐不是什么疯女人!你要是再羞辱我,当心本小姐对你不客气!”云月气得满脸赤红。

    “那就安分点,别随意妄动。”林辰语气生硬,可以清晰得感觉到,就在魔像之内,蕴藏着一股极其强大恐怖的魔气。

    至于魔洞四周,完全是封闭的,肉眼上根本无法找到出口。

    那么,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于魔像了。

    “留在这,别轻举妄动,我过去探探!”林辰语气郑重的留了句,隐匿着气息,轻轻踏动魔流,身轻如燕般,小心翼翼的逼近魔像。

    如此!

    近距离的眼观魔像,感觉像是牛魔再世,金刚怒目,凶神恶煞。一股无形的威严,震慑而来,让得林辰心神萧瑟。

    “没错了,这魔像应该就是整个魔阵的核心了。”林辰暗道,可他对魔阵了解甚浅,即便这魔阵比起陨仙魔阵差了极远,但魔阵本身极其诡秘复杂,林辰根本无从下手。

    不由!

    林辰静静沉思,竟然牛魔是借于魔炎能量,才敢如此猖狂。就是传送魔阵,也是借于了魔炎的力量,那眼前这尊魔像,是不是也依赖于魔炎?

    想来,反正对魔阵一概不知,再纠结下去,也找不出头绪,干脆就碰碰运气。

    旋即!

    林辰激活魔魂,魔海涌动,缓缓御动出一丝丝的魔炎。

    “就先试试看!”林辰目光一凛,魔识覆盖八方,缓缓转运着魔炎,一道道如灵蛇般的魔炎,小心翼翼的循着魔像逼近。

    “魔炎?”

    云月面色微怔,神情变得紧张起来,视线跟着林辰所操纵的魔炎,胆战心惊的盯着魔像。

    而林辰亦是压力如山,暗生冷汗。

    毕竟对这魔像的虚实完全不明,纯粹是碰运气去尝试,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心里也没底。

    嗖!嗖!~

    一丝丝的流炎,如同雪花落在烤炉上,瞬间融化。

    显然!

    魔炎瞬间被吸收了,原本沉寂的魔像,似乎隐隐闪烁着淡淡的异光,四周弥漫的魔气,开始变得有些不安的躁动起来。

    “果然如此!”林辰暗暗窃喜,当魔炎渗透入魔像里面的时候,可以隐约感觉到魔像内蕴藏着一股与魔炎相似的气息。

    只是比起堕魔谷,魔像所蕴含的魔炎能量就要弱了许多了。

    看来为了激活陨仙魔阵,牛魔耗费了大量的魔炎能量,至于眼前的这尊魔像,蕴藏魔阵的威力,也应该被消耗削弱了许多。

    想到于此!

    林辰壮了几分胆子,再度转运出滚滚魔炎,比起之前可要强盛多了。

    云月神情紧张,生怕遭遇不测,手中紧持着利剑,目不转睛的盯视着魔像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