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拂尘

    当着群雄的面,张百仁当然不敢操纵五神御鬼大法真的拿下李世民,只见张百仁手中神光流转,右手结出一道印诀,此时张百仁周身沾染了一抹土黄色,那印诀也散发出莹莹之光,似乎化作了一方镇压时空的大印。

    天地力场就此改变,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嘲弄,方圆五里大地之力尽数被其掌握。

    此时张百仁调动土之本源,周身似乎都化作了土之本源,对于大地磁场的操控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

    “砰!”一击落下,李世民被轰飞出去,跌落在远处的断壁残垣之中,挣扎着站起身,凤血内熊熊生机不断修复着其体内的力量。

    手指犹若琵琶般接连弹动,大地磁场在扭曲,使得场中之人头重脚轻。

    眼见着张百仁一掌向李世民落去,一边春归君坐不住了,猛然卷动脚下泥土,双手交叉拦截住张百仁拍落的手掌。

    “咦!”与春归君对视一眼,张百仁诧异道:“好修为,好力道!”

    修为确实高绝,力道也实在是霸道,居然抗住了张百仁全盛时期一击的番天印。

    张百仁眼中露出震撼之色,下一刻手指连续弹出,每一根手指仿佛一座小山头般,弹得春归君接连后退五步。

    “生机掠夺!”春归君面色阴沉,搭在张百仁手腕上的双臂闪烁出一抹绿光,下一刻张百仁面色凝重,猛然屈指一弹,逼退了春归君,露出凝重之色:“五年!你在那一瞬间居然夺了我五年的寿数,简直邪门到了极点。”

    “这小子手段太多,简直惊人至极,你等若再不出手,只怕老夫坚持不住了!”春归君的话是对着外面喊的。

    总不能自己在前面拼死拼活,叫外界众人渔翁得利。

    听了呵斥,只见远处佛光缭绕,一颗颗隐匿了身形的光头缓缓自天边走来。

    “拿下张百仁,夺取长生不死神药!”有人一声惊呼,手中神光流转不定,一道钵盂缓缓向张百仁笼罩而来。

    “袖里乾坤!”

    张百仁不甘示弱,袖子猛然张开,欲要将钵盂吞噬下去。

    “阿弥陀佛!”一颗佛珠似乎蕴含着无量光明世界,向张百仁胸口弹射而来。

    张百仁周身一缕青色气流环绕,然后屈指一弹,只见珠子居然倒飞出去,然后洞穿了围墙,墙外传来一阵惨叫。

    “人还没到齐?”瞧着不断窜入院子里的群雄,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周身翠绿色气流散去,在次身化虹光,一位刚刚站在院墙尚未来得及开口的老者,已经化作两半,元神被斩的魂飞魄散。

    “夺取丹炉!”

    张百仁不重要,关键的是那一炉长生不死神药。

    丹炉下火焰熊熊,群雄纷纷上前,李世民一步当先,一掌拍在了丹炉上,却见丹炉中神光流转,六字真言仿佛天音,直接在虚空中凝聚成符咒,向其眉心祖窍镇压而来。

    “该死!”李世民一转身凤凰涅槃打出,霎时间周身所有的气机变换,虚空中力量失去感应,再次返回丹炉之中。

    “我来!”

    李建成周身寒气涌动,刹那间将那丹炉化作一块大冰坨,唯有火焰依旧熊熊,似乎不受那寒气的丝毫影响。

    李建成周身发力,便要将那丹炉拔起,只是丹炉内神光转动,六字真言在次流转而出,一个照面将李建成弹飞。

    “这丹炉好邪门!”王艺自丹炉的影子下钻出来,便要扛起丹炉遁走,只是这丹炉似乎落地生根重若泰山,即便以王艺的力道,也难以移动丹炉分毫。

    “不知死活!”张百仁一声嗤笑,化作红光直接落在丹炉上,脚下寒冰不断融化,化作气流蒸发:“丹炉内蕴含的乃是逆转生死的大造化,被天地之力加持,岂是尔等能撼动的?”

    一边说着,张百仁感应脚下六字真言贴,丹炉中逸散而出逆转生死造化的力量被帖子吸收,随着时间的推移,帖子的材质也在逐渐散发着种种变化。

    “阿弥陀佛,都督好手段,连我佛家六字真言贴都被你盗学去,还请都督与我佛家一个说法”光明法师周身琉璃,缓缓自天边走来,仿佛大日降临,眼中威严之光在不断酝酿。

    待走到近前,光明法师又是一愣,面带震惊之色:“该死的,你居然修炼至金光圆满,比我还要强胜一筹,这怎么可能?”

    光明法师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我自幼苦苦修持,又有吐蕃举国之力加持,你怎么能比我的六字真言贴还要强上一线!”

    光明法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百仁修炼多少年?自己修炼了多少年?

    自己几世轮回,苦苦修持了何止数百年,张百仁才几岁?

    “有什么不可能,若谁活得长谁就胜出,大家碰到也不必比试,干脆直接亮出年龄就好”张百仁冷冷一笑,眼中满是嘲讽:“我非出家之人都比你这大和尚修行来的快速,你这大和尚看来与佛无缘,亦或者说佛祖根本就不曾垂怜你这信徒!”

    “好歹毒的心肠,居然敢动摇我的佛心,简直其心可诛!你定然获得了某位佛家大能遗泽,方才能将六字真言贴祭炼到如今这般地步,老天不公啊!我苦苦几世修行,几世积累,却及不得对方一夕之间的本事,当真不公!不公啊!”即便知道张百仁在动摇自己的信仰,但光明法师却也无可奈何。

    就像是大家都在辛辛苦苦十年寒窗苦读,朝九晚五头悬梁锥刺股,你一个整日里睡大觉,腹无点墨之人居然意外被皇帝钦点为状元,将所有人都给挤下来,你叫众人心中如何平衡?你叫众人心中如何不怒?

    “诸位,这丹炉有六字真言贴镇封,若不打破六字真言贴,谁都别想掀开丹炉抢走不死神药,想要盗走不死神药,唯有破开这六字真言贴!”光明法师强忍住心中的不忿,对着身边众修士道。

    众人闻言看去,果真那丹炉上镇封一帖子,唤作是六字真言贴,上面六个字迹闪烁神光,蕴含无穷神威。

    “我来!”王艺一步上前向六字真言贴抓去,尚未靠近便已经举步维艰。

    只见王艺一只手掌拿住了六字真言贴,正要猛然发力,却是忽然一个踉跄。

    王艺面色骇然,一座小山自己都能拔起,更何况这区区一张帖子?

    还要再发力,张百仁手中长剑犹若灵蛇般,向对方的咽喉扫去。

    王艺后退,不想在人群中与张百仁纠缠。此地强者环绕,深浅不知,纵使王艺这等强者,也不敢贸然乱来。

    “吽!嘛!尼!叭!咪!吽!”光明法师催动六字真言咒语,对着周边众人道:“此人金贴已经金光大圆满,唯有阳神真人才可揭开,诸位暂且将此人缠住,待我破掉这六字真言贴,大家在商议不死神药瓜分之事,也不迟啊!”

    听了这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王家老祖自远处走来,手中一道拂尘上符篆流转,向张百仁扫了过去。

    “好宝物!”瞧着那拂尘,张百仁不敢硬接,急忙抽身后退,落在了不远处的院墙上。

    拂尘不知是何材料制作,只是那拂尘的每一根毛发上,都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咒,每一种符咒都蕴含着无穷神威。

    即便张百仁如今修为,面对那拂尘也是心神摇曳。

    “这便是那门阀世家的底蕴吗?”瞧着那拂尘,张百仁轻轻一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