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我是搏命流

    871

    “原来馆长昨天受伤了啊!”

    “我就说馆长怎么打不过这个脚盆国的人,原来是受伤了啊!”

    周围围观的那些老外全都恍然大悟 了过来,毕竟,之前张元彬在武馆里可是无敌的存在,结果今天却被脚盆国的人给打败了,这给这些在武馆里学习的 老外一种偶像崩塌的感觉,可眼下,如果张元彬是带伤之身与山田本业打,那被打败,就情有可原了。

    许太平一句话,就成功的否定掉了山田本业击败张元彬这件事情,虽然这样看着有点输不起的感觉,但是许太平可管不了那么多,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允许别人觉得华夏不行,就算是觉得华夏武术不行,那也不可以。

    张元彬内心十分感慨,许太平不仅武功超绝,而且情商也是一流的,这样的人其实才更适合做华夏武术协会的推广人啊。

    “一定要将此人拉入华夏武术协会!!”张元彬心里暗暗做了个决定。

    就在这时,山田本业也带着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了演武场上。

    “输就输了,竟然还说受伤了,哈哈哈,华夏人,也有输不起的时候吗?”山田本业大笑道。

    “我没有输不起,我确实技不如你,我昨天确实受伤了,但是我所受的伤很轻微,并不会影响到我的实力,我输给你,没有任何怨言!但是,我输给你,并不代表华夏武术就不如你们极端流,只能说,我天赋有限,我对华夏武术的理解,只是皮毛而已,是我输给了你,不是华夏武术输给了你。”张元彬认真说道。

    张元彬的话倒是让许太平对这人更高看了一些,这年头,多的是沽名钓誉之人,有的人面对面被人打输了还死皮赖脸的不承认了,这张元彬竟然主动承认技不如人,这一点就比很多所谓的武学宗师要强的多了。

    看来这武当派数千年的底蕴,并不是只会出张元德那样的败类,还是会出不少英雄豪杰的。

    “输不起就是输不起,非得说自己受伤了,我看,你们华夏人的武道精神值得商榷啊,还是我们脚盆国的人好,我们更在意武道精神,我们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从来不找借口!与其找那么多的借口,不如自己找一把刀剖腹,省的贻笑大方,哈哈哈!”山田本业鄙夷的大笑道。

    “我也这么觉得,输就是输,赢就是赢,山田先生,不如,咱们来打一场输了就剖腹的比赛,怎么样?”许太平笑问道。

    许太平的话,让山田本业的脸色陡然一变,虽然他对自己很有自信心,但是这输了就剖腹的比赛,他可真没那么大的勇气去打,凡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要是他打着打着忽然阑尾炎发作,战斗力骤降那怎么办?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的性命,都值得尊重,我呢,是不可能输给你的,但是,我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的年轻人死在我的面前,我们极端流虽然讲究的是破坏第一,但是,我们同样尊重生命,年轻人,你还太年轻,不懂生命的意义,我奉劝你一句,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谈生死,你碰到我,还可能逃过一劫,要是碰到其他人,你就不一定有这么好命了!”山田本业沉声说道。

    “没事。”许太平笑着说道,“我们搏命流,最擅长的就是在生死存亡的压力之下突破自我,如果有死亡的压力,那我想,我应该会变得更加的强大吧!”

    “搏命流?那是什么流派?!”山田本业诧异的问道。

    “就是武功不重要,最重要在于两个字,拼命,你武功厉害,我拿命跟你拼,你就不一定拼的过我,这个流派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因为其他人都拼死了,不过,我活了这么多年,就是靠着我敢拼命,才能够将搏命流一直传承下来,今天如果我能够代表搏命流,跟你极端流打一场,那我想,就算我死了,那也是死得其所吧!”许太平认真说道。

    “年轻人,我几乎华夏所有流派都听说过,但是却没听过一个所谓的搏命流,你这是在开玩笑吧?”山田本业说道。

    “开没开玩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敢拼命,山田先生,怎么样?输了剖腹,玩不玩?”许太平笑着问道。

    山田本业脸色变得十分的阴沉,许太平这种沉稳的模样让他心里有点发虚,因为只要有脑子的人,一定不会随便把自己的命拿出来拼,敢拿命出来拼的人,必然是有所依仗的,眼前这个男人的依仗是什么?

    “打不打啊?”许太平问道。

    山田本业依旧沉默,他找不出好的说辞来拒绝许太平,而山田本业的沉默,放在周围人的眼里,就成为了软弱的表现。

    西方,是一个崇尚决斗精神的国度,从古时候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就连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也喜欢决斗,很多文艺圈子的艺人都死在了决斗上,所以,对于许太平这种决斗邀请,在场的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他们觉得许太平非常的爷们,习武之人,可不就得有这股子拼命的劲儿么?

    不过,很多人也同时很好奇一个事情,搏命流,那到底是个什么流派?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詹妮弗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因为如果真的是拿命出来做赌注,这新闻的爆点绝对是足够的,而且在她看来,这拿命做赌注应该只是一个噱头,估计许太平心里其实也没存着什么输了剖腹的想法。

    “山田君,我们不能退步!不然的话,今天的所作所为,就都白费了!”山田本业旁边的一个人低声说道。

    “是啊,山田先生,我们不能退,为了我们大和民族的荣耀!”另外一人说道。

    “好!”山田本业点了点头,他知道,如果他退缩了,那今天他们所作的一切就将白费,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必然要接下许太平的赌约!

    输的人,剖腹!!

    “我答应你!既然你打算早早的去见你们的佛主,那我只能送你一程!”山田本业冷笑着说道。

    许太平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看着山田本业,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坑你,在我来之前,你已经跟武馆的很多人打过了,那现在,你跟你的这些手下就一起上吧,我一次性解决你们,当然,咱们的赌约只针对你有效,毕竟我只有一个人,一命换一命,这才是最公平的!”

    “你未免太小看我大盒民族的武士了!之前对付那些人,我连百分之一的战斗力都没有用出来!而且我已经休息了这么久,体力早已经恢复到了圆满,用不着他们跟我一起来,我一个人对付你,足够!”山田本业说道。

    许太平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这么有风格,那行,就一对一,大家让一让吧,给我们多留一些地方。”

    “许太平,你要注意,这极端流主要是…”张元彬刚打算跟许太平交代两声,结果却看到许太平对着他摆了摆手,说道,“既然要战,就要公平,他对我不熟悉,我对他也不熟悉,这样才最公平!”

    “好!”张元彬点了点头,随后示意自己手底下的人往后退。

    没多久,演武场就被空了出来。

    一大群的人围在演武场的周围,紧张的看着这一场以命做赌注的决斗。

    詹妮弗早已经准备好了手机,对准了演武场,她要记录下战斗的每一个细节!她有预感,这将会是最近几年来最精彩的一场决斗。

    许太平与山田本业两个人相对而站,相距大概三米左右。

    “比赛没有规则,打到一方失去意识才停手,可以么?”许太平问道。

    “我刚想这么说。”山田本业冷笑着说道。

    “那就开始吧。”许太平笑了笑,双手抱拳,对着山田本业的方向鞠了一躬。

    就在许太平弯腰的瞬间,山田本业陡然一个垫步,瞬间来到了许太平的面前。

    他的这一个垫步迅猛无比,而且没有任何征兆,所以,当他来到许太平面前的时候,许太平还保持着鞠躬的姿态。

    “生死攸关,谁有时间跟你见礼!”山田本业心里暗暗嘲讽一声,陡然一个抬腿,然后下劈腿朝着许太平的后脑勺位置重重的落下。

    砰的一声。

    许太平的后脑勺被山田本业的脚后跟直接砸中,整个人朝着地面重重的砸了下去。

    轰!

    许太平整张脸在地上用力的撞了一下,随后往上反弹了一下。

    山田本业没有停止攻击,直接屈膝,将自己的膝盖撞向了许太平的鼻子。

    啪的一声。

    许太平的左手,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单手挡在了山田本业的膝盖上。

    强大的力量试图推动着许太平的左手砸向许太平自己的脸,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响,山田本业的身体,陡然在空中旋转了起来!

    许太平的脚,竟然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扫在了山田本业的另外一只脚上,强大的力量,让山田本业凌空飞起,旋转,跳跃,不停歇。

    许太平猛地抬起了头。

    就在许太平抬头的一霎那,在场所有人的心脏,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用力的撞击了一下。

    这,是一双不含任何情绪的眼睛,在这一双眼睛之下,世间苍生,似乎,都是草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