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替天行盗 >

第二百一十五章【天庙现】(上)

    想起外面的同伴,罗猎死里逃生的欢快心情不由得打了个折扣,自己被沙虫吞下去的情景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一定以为自己死了,自己的死会带给他们怎样的悲痛,心念及此,罗猎恨不能现在就离开这里,化解爱人和朋友的悲痛。

    然而路需一步一步的走,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必须先找到出路。

    又走了几步,发现前方的地面上竟然有血迹,罗猎用脚碾了一下,那血迹还未干透,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应当是刚才那鞋子的主人,甬道已到尽头,走出甬道看到一座坍塌的殿宇,在那堆废墟的外面,趴着两堆黑黝黝的东西,羊羔一般大小,借着手表的亮光望去,分辨出那黑黝黝的东西却是两只巨大的蝎子,罗猎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发现那蝎子一动不动,居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蝎子的身上各有数道深深的刀痕,罗猎利用手表探查着周围的生命迹象,很快就发现在距离他左前方七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红点,根据信息的反馈来看,藏身在那个地方的应当是人类。

    罗猎将飞刀扣在掌心,寻找好隐蔽的地方,发现那红点始终没有移动过,他决定向那人靠近,还没有走出几步,就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道:“救命……”

    罗猎从声音中听出呼救的人竟然是谭天德,他快步走了过去,看到谭天德正靠在一根断裂石柱的后方,左臂已经断了,右手握着染血的砍刀,他的样子很惨,一看就知道此前遭遇了一场血战。

    罗猎低声道:“谭老爷子!”

    谭天德仍然叫道:“救命……”他还没有意识到罗猎的到来。

    罗猎来到他的身边,大声道:“谭老爷子!”

    谭天德眼皮翻了一下,无神的双目看到罗猎陡然又变得明亮起来,喘息也随之变得剧烈:“罗……罗猎……是你……是你?”

    罗猎点了点头,示意他冷静下来,他为谭天德检查了一下伤口,谭天德伤得不轻,最重的还不是他被折断的左臂,而是身上的几处蛰伤,刚才的两只巨蝎连续蛰中了他的身体,如今毒素已经随着血循进入了他的内脏,谭天德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嘴唇也乌黑一片,不过他的意识还算清楚。

    谭天德道:“我不成了……罗猎……你……你要救我儿子……你要救他……”

    罗猎点了点头:“我会尽力而为。”

    谭天德道:“罗先生是个信人……我……我一生作恶太多,注定不得善终……这里……这里就是天庙……”

    罗猎闻言一震,他们辛辛苦苦寻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天庙,却想不到最后居然是沙虫将自己带到了这里,而且用让人匪夷所思的方式。谭天德早就说过他去过天庙,如今他性命垂危自然不会说谎,此地是天庙无疑。罗猎道:“您是怎么过来的?”

    谭天德道:“那瞎子让我带他过来……”

    瞎子指得自然就是吴杰,罗猎并没有看到吴杰身在何方,追问道:“他人呢?”

    谭天德摇了摇头道:“我们一进来……就失散了……我对他……反正也没了用处……”他竭力道:“他答应要救我儿子,你……见到他……务必要让他兑现承诺。”

    罗猎又点了点头。

    谭天德道:“……我这些年抢了不少的东西,我将地图纹在了我……我的背上……纹身师被我杀了……”他的意识开始有些错乱,说话也变得失去了重点。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

    “你将我背上的图纸揭下来……将那些不义之财做了善事……算是帮我消孽……”

    罗猎安慰他道:“老爷子,我都答应您,您先歇着,回头再说。”

    谭天德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停下来只怕再也开不了口了,最后又记起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哆哆嗦嗦从怀中取出一块怀表,递给罗猎:“给我……大儿子……子明……代我跟他说声对不起,爹……爹想他……”谭天德说到这里脑袋一歪,已然气绝身亡,右手无力地垂落下去,怀表也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罗猎捡起怀表,怀表并不名贵,不过打开一看在怀表的内侧有一张三人的合影,正中一人是谭天德,左侧是谭子聪,右边的那个想必就是谭子明了。

    罗猎将怀表收好,谭天德已经断了气,虽然这位老爷子正像他自己所说的作恶太多,可目睹他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生命,难免心中生出生命脆弱,人生无常的感慨,每个人都有善恶两面,谭天德的恶广为人知,而他的善只表现在很少的地方,更集中在他的家庭他的亲人,在他烧杀抢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或许在他临终前的刹那有了感悟,否则也不会生出要将他这些年截获的不义之财做善事的想法。

    解开谭天德的衣服,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借着手表的亮光,看到谭天德的背后果然有纹身,谭天德正是用这种方式将藏宝处纹在了身上。罗猎并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将他的这块皮肤从身上整块揭下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就已经将这幅地图牢牢印在脑海之中。他的记忆力虽然出色,可过去还到不了这样的地步。

    记牢藏宝图,罗猎将谭天德的身躯放平了,将他的外衣脱下盖在他的脸上,就让这位名震西北的大盗长眠于此吧。

    谭天德的身上找到火石和手枪,枪内已经没有子弹。罗猎捡起那把染血的砍刀,继续向前方走去。按照谭天德的说法,他应该是和吴杰一起来到了天庙,两人进来之后失散,谭天德遇险的事情吴杰或许并不知情,否则他也不会见死不救。

    即便是吴杰不辞而别,离开之后的种种行径让人无法理解,可罗猎仍然不认为吴杰会害他们,有件事他能够确定,吴杰去过此前他们误入的盗洞,又从那座疑为雍州鼎的青铜建筑中离开,也唯有如此才能合理解释吴杰给他们留下标记,指引他们从那里脱困。

    谭天德死前并没有透露太多关于这里的信息,只告诉罗猎这就是天庙。

    罗猎并没有盲目前行,先利用手头的探测仪探查了一下周围的状况,按照颜天心此前告诉他的信息,龙玉公主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回归故土,这里已经是古时西夏的疆域,想要避免一场人间劫难,就要将龙玉公主的遗体送回天庙。

    如此说来,天庙就是龙玉公主的最终归宿,可此前发现的百灵祭坛,青铜建筑,还有那具悬浮于雍州鼎内的纺锤形棺椁,一切都暗示着事情并不寻常,如果他们所见棺椁内装着的就是昊日大祭司的遗体,那么百灵祭坛的转生阵就是龙玉公主所设立,她念念不忘的回归故土,返回天庙,是不是和转生阵有关?当年的转生阵是否并未完成?

    一层层的疑云笼罩在罗猎的心头,这个世界拥有着太多的未知,他曾经亲眼目睹了种种超自然的现象,可最终还是能用科学的证据来解释,他坚信龙玉公主事件也是一样。

    绕过这片坍塌的废墟,前方现出损毁严重的神道,在神道的入口处左右耸立着两座巨型石雕,石雕是西夏常见的人面鸟身像,也就是迦陵频伽佛。两尊石雕工艺精美栩栩如生,只是人物的面部表情狰狞凶恶,缺少了佛像应有的慈和肃穆。

    罗猎沿着神道继续向前,行到中途发现前方出现了一道裂口,那裂口宽达十米,从两旁的石质基座来看,过去上方应当有桥,可能因年久失修,也可能是因为人为损坏,如今整个桥面已经消失,往裂口下方望去,只见下方极深,寒气森森,不知通往什么地方。

    罗猎单凭跳跃能力是无法成功越过这道裂口的,抬头观察两侧,在他的右侧墙壁之上有许多石块凸起,那些石块可供攀援,罗猎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通过在石块之间腾跃攀援完全有能力抵达对岸,稍事准备之后,罗猎来到右侧石壁前方,跳起抓住最近的石块,然后攀援上去,石块四四方方,突出石壁约有两尺,刚好可供立足,罗猎以此为立足点,再度腾空向前,稳稳抓住下一个凸起的石块,罗猎本来就身手矫健,石壁上凸起的石块间距算不上太远,在上面跳跃腾挪更主要是考验心理素质。

    罗猎一会儿功夫已经成功来到中间,石块的排序并无规律,刚才是一路向上,而现在却要转而向下,罗猎选准了落脚处,双手一松,身躯垂直落下,稳稳落在下方石块之上,然而石块却发出开裂声,应当是年月太久,石块的根基部分已经腐蚀。

    罗猎临危不乱,身体猛然腾空,朝斜上方的石块扑去,他的双脚刚刚离开脚下的石块,那石块就因承受不住罗猎刚才的冲击力而断裂,罗猎双手探出,准确无误地抓住前方石块的边缘,想不到那石块也发出崩裂之声,这种时候不但对身手是一种严苛的考验,对心理也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如果手忙脚乱只会乱了节奏,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坠入深渊。可如果太过沉稳,动作稍慢,一样无法跟上断裂的速度,会陪着那断裂的石块一起落入深沟。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