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逢对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六章 谁是谁的意料之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离开别墅的这一路,我走的拖泥带水,举步维艰。

    见不到顾少卿的时候我心中难过,见到他又免不了心碎心痛。

    顾少卿啊顾少卿,你究竟是给我下了什么药,才能让我如此的进退两难啊。

    深秋的寒风吹过我的面颊,不知何时下起了一场毛毛小雨。

    水汽卷着几片零落的叶子,借着风力在我脚边盘旋,清清冷冷的将我包裹其中。

    我站在顾老爷子最喜欢的几棵法国梧桐下抬头仰望,心中像是个乱糟糟的毛线团,扯也痛不扯也痛。

    亏我白白的活了二十几年,家破人亡,亲朋离散,哪怕是到了这种心痛如绞的时刻,也依旧没人可以诉说一二。

    好在,这些年过来,我一个人也早已习惯。

    抬手轻轻触摸了树干,我不自觉的轻声呢喃:“爸妈,账本已然丢了,我也被人丢了,秦少爷又天天拐弯抹角的试探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话未说完。

    我在这半夜时分,阴森的老宅之中,忽然察觉了一抹视线的窥探!

    这仿佛闹鬼的感觉吓得我蹭的一下离开梧桐树老远,等确定不是树精现身以后,才伸长了脖子四下张望。

    错综复杂的小型园林内,早该离去的顾景玉跟个鬼似的半遮半掩的藏在树后。

    瞧见了我这失魂落魄的惨状,饶有趣味的笑眯了眼睛,心情不错的和我挥手问好:“小谨言,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才这么怕被鬼跟上?”

    “我即便没做亏心事,不是也已经被鬼跟上了吗?”安慰了一下砰砰乱跳的小心脏,经顾景玉神来一笔的惊吓,我自然而然的从方才的情圣状态中脱身而出,开始认真的思考他大半夜不睡觉,藏在树后吓唬人的真实原因。

    “别呀,就算我五弟冷落了你,也不要将火气发在无辜的路人甲身上嘛。”顾景玉缓步从树林中走了出来,对我扬了扬他手中的手机:“和你分开后临时接了个很重要的电话,刚说完就见你形单影只的出来,怎么,丢了魂了?”

    他手机的屏幕上还亮着淡淡的微光。

    我接受了这个理由,懒洋洋的回应:“没错,中了顾少卿的迷魂大法。”

    顾景玉嘿嘿一乐,打心眼里认为能看到我这样失魂落魄的机会极其难得,于是不遗余力的想要惹我发火:“我懂,看来我五弟的迷魂大法转而对着纪小姐用,你享受不到这等福利了。”

    我心中一动,将计就计的咬牙切齿:“该死的纪云朵,我非找机会揍她一顿不可。”

    且不说顾少卿是不是顾老爷子的左膀右臂,这位和顾老爷子的独生子生前关系很好的顾景玉,绝对是左膀右臂之一。

    要是我真的能骗过他,他也许稍不留神说给顾老爷子听上那么一听,比我忙着自证清白要容易的多。

    “小谨言,你这话就不对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你应该这么想,都怪我五弟不能从一而终,当然了,现在这世上像我这样外表花心内在专情的好男人已经不多……”

    不等他说完,我拽住他的手臂扑进了他的怀里。

    假哭了两声以后,我终于彻彻底底的放松了下来,借机哭了个稀里哗啦。

    顾景玉在我扑进他怀中的那一瞬,身子微微一僵。

    他复杂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也许是本着绅士的原则,他抬手摸了摸我的发顶,一言不发的任我哭个痛快。

    这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可我在心中已经领了顾景玉这份恩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指引着我抬起哭的通红的眸子,隔着顾景玉肩膀的上空,遥遥往远处望了过去。

    视线中,毛毛细雨下,顾少卿穿着单薄的站在一处建筑漆黑的阴影中,手中拿着把与阴影同色的黑伞。

    雨伞并没有打开,所以他任由那些雨滴勾勒了他的轮廓,展现出一个似乎略带温柔的剪影。

    他看向这边的神色我隔着雨幕无法看清,心中却是有些痴了。

    不知不觉中,我抽泣的声音犹如被人按下暂停一般,千回百转的不知道是什么想法了。

    依着我对顾少卿的认知,他看似深情实则无情,从宁安安等折戟沉沙了的美女们来看,还难得的没有男人们见到美色就要垂涎三尺的毛病,无论面临的对手是谁,惯常是能狠心绝情的人。

    但是这世间的事情之所以如此有趣,总归要有那么一两个意外。

    我心中一颤,一种微妙的想法浮现脑海,又显得那么的不可置信。

    ——也许,起码此时此刻,我就是他的意外。

    一种莫大的狂喜隔空击中了我,又因为这种滋味太过美妙,反倒让我不得不反复思量,不肯相信。

    顾景玉察觉到我的情绪有所缓和,不动声色的收回了他在我背后轻拍安慰的手,若无其事的打哈哈:“怎么,是不是突然发现你景玉哥哥也特别的风度翩翩,一表人才,才这样舍不得放手?”

    我不是舍不得放手。

    而是根本不能放手。

    顾少卿站在那里并没有转身离开的意思,要是我此刻松开了顾景玉,他一回头便能察觉到顾少卿的身影。

    这样一来,我今夜受到的种种折磨痛苦全都无功而返,实在是让人不能接受。

    “嗯。”在他的外套上擦了擦脸上不知道是泪是雨的混合物,我的视线久久的凝视着顾少卿的身影不放,同时一心二用的忽悠他:“反正纪云朵和顾少卿成了一对儿,我也要做你的未婚妻了,正好趁着婚前多多了解了解,免得再发生顾少卿这样的事故。”

    顾景玉分辨不清我是真心还是假意,半晌无话的任我蹭着。

    估计他从来没想过我也会和林然那样哭哭啼啼。

    可惜,人生在世哪能没有那么一两个弱点,或许真有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传奇人物,我却相差太多,不敢做其中一员。

    这样看来,他实在是高估了我。

    从顾少卿站立的距离和角度,他是听不到我和顾景玉在说些什么的。

    到了这种时候,我心中反倒要盼着他快点离开。

    毕竟顾景玉也不是好糊弄的,万一他觉得我今夜的人设太过奇怪,一转身可就毁了我的良苦用心了。

    好在我灵机一动的回答十分巧妙,令他默然无语了片刻,才声音低沉的轻声道:“小谨言,如果你做了我的妻子,会像对待顾少卿一样对待我吗?”

    他这话一出,我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看透了我心中的猫腻。

    又或者是这场秋雨藏有什么玄机,才会让我们三人个个都变得不像自己。

    在我自以为是的认知中,顾少卿绝无可能是此刻冷眼旁观的男人,可他偏偏做了。

    而顾景玉这个浪荡公子,往日哪怕是喝醉了说胡话,都要巴不得这世上没有‘认真'、‘负责'这种对他游戏人生不利的词汇,却偏偏主动问起了我婚后的打算。

    是我疯了,还是这世上每个人都早已疯了?

    心惊胆战的咽了咽口水,我不得不将视线从顾少卿身上拉回,试探的小声问:“你不是打算婚后各过各的,还千叮万嘱的不让我打你的主意?”

    顾景玉沉默了片刻,而后轻轻的笑出声来:“……当然,我只是怕你见色忘义忘了这一茬儿,跑来打我我这种花美男的主意。”

    看来只是一场彼此试探的玩笑而已。

    我长出了口气,再次将视线往顾少卿的方向望去。

    就在这一时半刻的时间中,顾少卿的身影已经如山精鬼魅般消失不见,唯有那把黑伞孤零零的靠在墙角,无声的诉说着被人抛弃的委屈。

    “这雨也许会越下越大,不如咱们先回房子里,你爱抱到几时就抱到几时。”

    顾景玉仰头观察了一下天色,笑眯眯的打趣了我两句,在暴雨倾盆前拉着我飞速撤退。

    即便他撤退的十分及时,回到他的别墅时,我们两个人还是彻底湿成了落汤鸡。

    看着他往日层次分明的帅气发型被雨糊在了一起,蔫巴巴的顺着碎发往下滴水,将他往日玩世不恭的气质收敛了些许,除了五官的俊美一成不变,看上去简直判若两人。

    我哈哈哈的笑出声来,指着他摇头晃脑的感慨:“完了,原来发型在你身上的重要性,和那些女明星们的化妆品是一样的,现在你可算是现了原形了。”

    顾景玉自恋的撸了一把滴着水的发丝,随随便便弄了个大背头的造型出来,斜着眼蔑视我:“本少爷怎么样都帅气逼人,分明是你眼界狭隘,不懂欣赏。”

    “是是是,是我不懂欣赏您这落汤鸡的美貌。”

    躺在沙发上不愿起身,衣服又湿冷的一塌糊涂,我有气无力的冲他摆手,嗲着声音恶心他:“好在林然的审美眼光相当不错,是不是呀玉玉。”

    “哎呀,你少提她。”顾景玉一屁股在我旁边坐下,很头痛的唉声叹气:“我肠子都快悔青了,你竟然还在这说风凉话,这样下去会友尽的知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