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养鬼为祸(劫天运) >

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泪崩

     一剑锋芒,生命断灭,这造化境的老妪连最后一句都没说出来,虚体就冲向了外围,我伸出手,猛然将她和她的道体往我这边吸附,只听到嘭的一声,爆体带来的血泼得我满脸都是,而她的虚体也给我抓

    在了手中!我的纳灵法再度转换和萃取,将她的力量直接转换成了我的力量,所以须臾间就恢复了一截,这一幕也让身为受害者的老妪震惊莫名,因为这样的恐怖法术,她显然未曾见过,如果我能够无限次这样,那

    就代表着我就是一座永动机,能够源源不断的杀下去,杀到没有敌人为止!“造化境又如何?杀我天之境这么多的兄弟伙伴,真当我治不了你们了?”我手掌一放,一掌就把她推入了六道轮回之中,而接下来,我的身形已经瞬间到了剩下那给我打伤,现在和东方伏激斗的造化境跟

    前!

    “臭小子,帮老夫弄死他!当年老夫轮回、归一境的时候,他长辈听到老夫大名还得瑟瑟发抖!一个造化境,竟骑到老夫头上了!”东方伏大声的怒骂起来。

    上三境为造化,轮回,归一,这就说明当年东方伏鼎盛的时候,至少也得是归一境的存在!那已经是狂得可以了。

    轰隆!

    残余没有转换的杂质力量一瞬间轰出,那造化境连忙避开主要的攻击点,不过他身后的几个帮手就没那么幸运了,当场就给熔成了飞灰,而虚体连忙逃窜,希望能够逃离远方!

    我追上了这造化境的中年人,一剑将他两腿削掉,这顿时让他惨嚎一声!挥剑朝我劈过来!嘭,我的手很轻易就捏住了他的手臂,他的动作对我而言,和慢动作没什么区别,而我的力量,也不知道此刻胜他多少,三脉创元的力量是相乘的,一脉创元是天玄境正常水平的三倍,二脉创元则是九倍

    ,眼下我三脉创元的力量,则是一般天玄境的二十七倍!

    早就远胜于他!

    一个境界是三倍为基础,对手是造化境,高我两个境界,那就是九倍于天玄境,可我的力量比他还多了十八个天玄境的力量,所以就算来再多造化境,对我也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嘭!

    我的手直接抓入了他的脑壳,对现在的我而言,他的道体和纸壳没什么区别,稍微用点力,别说是护身罡罩挡不住,连再强横的道体都要给我撕碎!

    不用等我动手,东方伏已经瞬息而至,直接抓住了对方的手,嘭一下就把他的手扯了下来:“让老夫自己来!妈的,三个小辈围攻老夫,现在一打一,老夫还弄不死他!?”

    东方伏不改阴险毒辣,顿时对那造化境的仙家生撕活剥起来,看来也是仇恨之极了!

    我折转回去,开始继续歼灭敌人,而以三脉创元的力量,所到之处,尽是土鸡瓦狗,杀得所有的道盟修士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也不知道杀了多久,直到这些道盟仙修,全都都给我送入了六道轮回之中!

    毕竟虚体也要受困于媳妇姐姐召唤出的鬼物,周边也是一面光墙,因此这个大阵连虚体都逃不出去,道盟仙修还有截教的存在大多在这场战斗中给我们歼灭!

    战争停止了下来,我却木讷的站在原地,因为我发现大家即便是胜利了,心情也没有半点的喜悦或者松懈,原因或许很简单,死的同伴太多了,谁还能有好心情继续的独存下来?

    站了好一会,没人敢过来找我,只有一脸怅然的神近昭默默的走向了我,跪下,趴伏在地:“师父,你打死我吧……”

    “打死你?”我脸上多了一抹的忧伤,问道:“为什么……”

    “是我,都是我的错……你打死我好了。”神近昭两眼茫然,泪痕还挂在脸上,仿佛一路都是哭过来的。

    “一边去。”我冷冷看着他,一脚就把他踢翻在地,而少梓和香菱都飘了过来,眼看着神近昭蜷缩在地,都露出了难过之色。

    “师父……”少梓一脸伤怀的看着我,欲言又止。

    香菱则过去把神近昭扶了起来,一旁跟在神近昭不远处的新垣影,也正看着我一脚踹倒弟子而神情颇为复杂。

    “说。”我看向了少梓,少梓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水顿时嗖嗖落下:“弟子没保护好师弟、师妹,求师父责罚……”

    “说!”我森然看着她,少梓抹了把眼泪,喃喃道:“那造化境的仙家四处杀人,折磨死了白玉蝉……近昭师弟就追杀对方,不敌,而百里师弟和王师弟,段师妹过去帮忙……却都相继战死了……”

    “什么?”我如遭雷亟,顿时后退一步,双目再次变得血红:“你怎么做他们大师姐的?啊?他们几个什么修为?你一个天玄境,让他们去堵枪口?”香菱连忙跑了过来,拦在了少梓的面前:“师父……大师姐和我那时候都在前线参与对另外两个造化境的围堵,却不知后方还有一个潜伏着到处杀人,近昭师弟也是去救人,后来我们才救下了近昭师弟……

    可百里师弟、王师弟、段师妹虚体受创太严重,都……”

    我抬起头,闭上眼睛的时候,泪水已经盈眶落下,仿佛再关闸也制止不住的流水。而弟子此刻在一旁的恸哭,我也不敢再与他们直面。百里决和我亦徒亦友,从古仙界请来至今,经历的波折又何其之多?我们彼此之间的信任远胜所能想象,而百里家治理古神界已有多年,更是因此兢兢业业,这一次牺牲,使我我再如失挚友,而对几个弟

    子中,是没有了弟子里的主心骨。

    至于王晞丞和段淑瑜,是我最感愧对的两个弟子,他们一路以来,对我恪尽弟子的指责,吩咐的事情,无不全力以赴,也是天一道里许多弟子的师父,如今两人双双阵亡,我的伤心更多是愧疚。

    一时之间,我脑子里一片的空白,失去了他们,让我难以相信,甚至至今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直到摇摇欲坠中,我才感觉有人扶住了我。

    “师父……师父!”夏言青竹和言千彩的声音响起,似把我从灰烬中拉回,我咬住了嘴唇,刺痛才让我回到了现实。

    前方,一群人已经站在了我眼前,媳妇姐姐,外婆,张小飞,李庆和和孙重阳等,包括很多的新老朋友,此时此刻,都一脸的怅然和担忧,我定了定神,终于欲哭无泪。

    而其中,骆樱神倔强的神情上,眼泪仿佛没有停止过,我看向了面色惨白的骆奔流,说道:“你师父呢……”

    骆奔流摇了摇头,说道:“师父他在第一战的时候就牺牲了……师姐是看到你后,才……”

    我叹了口气,那成天夸张‘哦嚯’的那位双剑奇仙,想不到已经阵亡多时了,我竟没办法能提前来早几天,而看所有人的表情,牺牲,恐怕比我想象的还要巨大。“都说说,还有谁牺牲了,我还扛得住……”我看向了所有人,而的接下来,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名字,再度冲刷我的记忆,连单龙都保护外婆而死了,而诸如林局离,姞姝,牧中平,商惊宙等的死亡,我甚至

    没办法一一去记录和回忆。

    这一战,确实足够载入天一道的历史,而我想,他们的衣冠葬礼也该同样隆重以及。只不过这还远远没有结束,在最后经历检查和排查中,华夏月的名字,还是在我的耳边响起,这让我彻底失去了控制。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