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寒门枭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一十三章 取消仪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砰!’

    童贯重重一拍桌子,对养子童延嗣怒喝道:“你是怎么做的事情,人居然死了,我说过要他死吗?”

    童延嗣深深低着头,他心中也同样懊悔之极,本来下午就应该放了种霖,没想到中午狱医给他调治了伤口,种霖就突然中毒暴毙了,更让童延嗣窝火的是,狱医在房间内上吊自尽,一切都不明不白,他才意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人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童贯心里异常烦躁,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一个时辰前得到宫里的消息,官家已经取消了北伐军的凯旋仪式,童贯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不光对种师道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同时对太子也是一种警告。

    对这样的结局童贯已经很满意了,那么种霖就没必要再关在监狱内,就在他准备下令放人之时,养子却告诉他,种霖被人毒死了。

    童贯感觉自己就像后背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他知道自己已经和种师道结仇了,种师道结仇倒也罢了,关键太子将会知道取消凯旋仪式是自己在背后搞得鬼,他这次也狠狠得罪了太子。

    但让童贯感到后背被人捅刀子的原因不是得罪太子,而是背后有人在暗算自己,这人会是谁?高俅、谭稹、蔡京、还是梁师成,童贯感觉都有可能,他一定要把这个背后捅刀子之人挖出来。

    想到这,他反而冷静下来,现在发脾气也没有意义了,关键是要解决问题。

    童贯又坐下,对养子摆摆手道:“我现在也不骂你了,你好好给我听着......”

    童延嗣立刻有了精神,他知道父亲的脾气已经发过了,下面就是自己将功补过的机会。

    他挺直腰板,就俨如大将听令一样,耳朵竖得笔直,一个字也不会漏掉。

    “你要给我查清楚,种霖是怎么死的?那个狱医是怎么死的?在这期间,还有谁和种霖接触过?把这三个问题查清楚,这件事大概就有头绪了。”

    童延嗣当然知道种霖是被毒死的,但父亲问的不是这个,而是谁下的毒,其实他心里大概已经有谱了,除了开封府尹王鼎,别人也没有这个能力,只是他没有任何证据,在父亲面前他不敢乱说话。

    “孩儿记住,这就去查!”

    “去吧!”

    童延嗣快步走了,童贯又陷入沉思之中,他需要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应对即将到来的风暴。

    ..........

    三天后,八万北伐大军抵达了北大营,和他们一起南下的大量财富在大名府已转运上船,由三千军队先一步押送回京城了,数千名能工巧匠也被工部和军器监派人接走。

    北大营有现成的营房,用不着临时扎帐篷,士兵们一路行军,着实有点疲惫了,分配完营房,众人纷纷入营休息了。

    下午时分,种师道正和众人商议凯旋仪式的细节,这可是大事,凯旋仪式就是列队入城,然后在宣德楼前接受天子检阅,自从神宗皇帝之后,已经有数十年没有举行这样的凯旋仪式了,众人既激动又期盼。

    种师道笑着摆摆手,“好了,我知道大家心中激动,但光激动不行,京城百万人在看着我们呢!倒时候入城仪式弟兄们不懂规矩把事情搞砸了,咱们北伐军的脸可就丢尽了。”

    众人安静下来,种师道又笑道:“入城仪式讲究威武雄壮,队伍整齐,另外骑兵不能参加,这是防止战马受惊伤了围观百姓,所以骑兵也和步兵一样列队入城。”

    “种师,那我们这些骑马的大将怎么办?”王渊举手笑问道。

    “你们无妨!”

    种师道呵呵笑道:“你们这些大将若连自己的马都控制不住,恐怕你们自己的脸面也搁不住吧!”

    众人都笑了起来,就在这时,一名亲兵快步走进来,在种师道耳边低声说了两句,种师道笑着点点头,对众人道:“你们提建议,我让马参军都记下来,回头整理一下就差不多了。”

    他向已升为记室参军的马扩使个眼色,马扩连忙起身行一礼。

    种师道快步来到隔壁房间内,只见高深正背手站在一幅京城的地图前察看,那是他们准备入城式的详细路线图。

    “是哪阵香风把高院事给吹来了?”种师道呵呵笑道。

    高深转身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是来通知你,凯旋仪式取消了。”

    种师道愣住了,“高院事,这话怎么说?”

    高深又继续道:“是官家的意思,本来都布置好了,但官家还是决定取消。”

    “为什么?”

    种师道有点急了,“这让我向手下弟兄怎么交代?”

    “老种,你是明白人,如果你一定要个理由,我可以给你,而且是光面堂皇的理由,可这个理由你相信吗?”

    种师道呆了半晌道:“那你说说吧!什么理由。”

    “现在宋金正在谈判,金国处于国丧期间,我们这样搞对人家不尊重,所以低调一点。”

    “不尊重?”

    种师道顿时勃然大怒,扯着嗓子吼道:“他娘的十万大军攻打燕京城,金兵尊重过我们吗?我们打了胜仗,还在敌人面前夹着尾巴,这是他娘的哪门子道理?”

    种师道声音响亮,隔壁房间的将领们都听到了,纷纷涌了出来。

    “种帅,出什么事了?”

    高深看了一眼外面大将,冷冷道:“老种,我劝你别这样,若激起兵变,恐怕你也不好收场了。”

    这时,种师道冷静下来了,他已经意识到,这里面恐怕涉及到天子和太子的关系,真正原因就不是自己能知道了。

    他点了点头,“既然朝廷要取消凯旋仪式,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但我想知道,我们东路军将士的封赏是不是也要取消呢?”

    “这个不会,东路军将士的封赏,枢密院已经报给知政堂了,据我所知,知政堂也已经批准,就等最后官家御批,然后就可以正式颁布施行。”

    “好吧!多谢高院事特来告知。”

    高深点点头,转身便离开了房间,大门外,他深深看了一眼李延庆,便加快步伐走了。

    高深刚走,众将领便将种师道围住了,七嘴八舌问道:“大帅发生什么事了?”

    种师道苦笑一声道:“朝廷取消凯旋仪式了!”

    众人顿时炸开了,纷纷大叫起来:“我们卖命去打仗,最后一点尊严都不给,我们不干了!”

    “统统给我闭嘴!”

    种师道一声怒吼,俨如一声晴空霹雳,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种师道又喝道:“都回自己军营去,凯旋仪式就当从来没有过,谁也不准再提起!”

    种师道用自己的威望压制住了手下大将,大将们心中虽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只得无精打采地返回自己的军营。

    这时,种师道给李延庆使了个眼色,让他留下来。

    李延庆一直站在一旁,众将不满围住种师道时,他也保持了沉默,种师道似乎看出了什么。

    走进房间,种师道坐下道:“刚才你很沉默,为什么?”

    李延庆笑了笑,“其实我一路上就在想,这个凯旋仪式真的能成吗?但我又不能随便说什么,所以今天也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吧!”

    “为什么?”种师道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李延庆。

    李延庆心中暗叹,这个老军头真的不懂政治啊!

    “京城百姓都希望看到入城式,但朝中有人不愿意看到啊!”

    种师道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你是说.....童贯?”

    “应该不止是童贯,我想高俅、王黼、蔡京、梁师成,几乎所有人都反对。”

    “你直说吧!究竟是为什么?”种师道有点急了。

    李延庆轻轻叹了口气,“就是因为种帅得了一顶新帽子。”

    种师道彻底呆住了,良久,他终于明白过来,广阳郡王这顶新帽子不是一般的沉重啊!

    就在这时,一名亲兵在门口禀报道:“种帅,你府上的管家来了,他.....”

    种师道的管家姓陈,跟随种师道二十余年,亲兵都认识他,只是他现在来得太不巧,李延庆连忙摆手,止住亲兵向下说。

    这时,种师道的头脑一片混沌,他极需要冷静,李延庆心里明白,便起身道:“种帅,我去帮您接待一下管家,您先冷静一下!”

    种师道木然地点点头,他还没有从混乱中解脱出来。

    李延庆跟随亲兵来的隔壁房间,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呆呆坐在房间里,不时抹一下眼泪。

    李延庆心中诧异,难道种帅家出事了,他给亲兵使了个眼色,亲兵退了下去,李延庆直接走进房间。

    “陈叔,你还认识我吗?”

    陈管家连忙抹去眼泪,看了看李延庆,“你.....你是李参军。”

    李延庆笑了起来,他最早就是种师道手下担任录事参军,这老管家还认识他。

    “是我!我们大帅心情有点不太好,有什么事你给我说说。”

    “老爷心情不好啊!”陈管家犹豫一下,“那我改天再来吧!”

    “你先告诉我,明天我找个机会告诉大帅。”

    陈管家忍不住哭了起来,呜呜咽咽道:“种府中出人命了!”

    “老陈,你说什么?”

    种师道忽然出现在门口,厉声问道:“谁死了?”

    陈管家扑通跪下,大哭道:“七郎死了!”

    种师道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顿时晕死过去,李延庆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他,急声喊道:“大帅!大帅!”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