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直死无限 >

241 再次沦落到的最底层

    人都是有高低之分的。

    有地位高的人,就有地位低的人。

    有强者,那就有弱者。

    这是无法避免的社会现象。

    阳光、开朗、温柔、善良的人一般都会获得喜爱。

    阴暗、阴沉、消极、邪恶的人一般都会遭受排斥。

    然后,根据能力高低的不同,人的地位又会产生决定性的变化。

    有能力的人,其身边都会聚集着各种各样的人。

    没能力的人,往往都只会被人给瞧不起。

    虽说,衡量地位的标准并不单单只有人际关系,可这的确是无可厚非的一个重要因素。

    然后,被排斥、被瞧不起、被当做是金字塔的最底层的弱者就会没有任何的人权可言。

    轻井泽惠便明白着这样的事情。

    而且,还是比谁都明白。

    所以,来到这所学校,轻井泽惠就发誓。

    “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都要成为强者。”

    因为,只有强者才能支配弱者,只有拥有最高的地位,那才有办法不沦落到最底层。

    沦落到最底层的感觉,轻井泽惠已经受够了。

    因此,哪怕是成为寄生虫,轻井泽惠都在所不惜。

    但是…

    “你…你们…”

    轻井泽惠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发出了宛如颤抖一般的声音。

    那是强者绝对不会发出的声音。

    发誓不再沦落到最底层的轻井泽惠,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发出过这样的声音,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发出这样的声音。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

    面前眼前迎面而来的逼迫,轻井泽惠再次沦落到了最底层。

    只见,轻井泽惠现在正在前往四楼的紧急楼梯的楼道里。

    而在轻井泽惠的面前,三个人缓缓的逼近了过来。

    “早就说过了吧?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真锅志保看着被自己给逼到墙边的轻井泽惠,露出了得逞般的愉悦笑容。

    其身后,薮菜菜美与山下沙希同样在场,脸上挂着与真锅志保同样的表情,睥睨似的看着轻井泽惠。

    那种眼神和表情,轻井泽惠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原因无它,看多了而已。

    正是因为这样,轻井泽惠也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什么样的命运。

    真锅志保、薮菜菜美、山下沙希三人的眼神和表情,无一不在寄宿着一种情绪。

    那就是暴力。

    “……你们想干什么?”

    轻井泽惠再次发出颤抖的声音。

    这么没出息的声音,要是被d班的人给听到,一定会惊讶得不得了吧?

    强势、骄傲、气势凌人的那个轻井泽惠,居然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那一定会彻底引起轩然大波。

    可是,归根究底,这个声音才是属于轻井泽惠的东西。

    即使轻井泽惠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发出这个声音的话,肯定会导致最悲惨的结果,但其内心深处的创伤已经被挖开,令得她根本就无法平息下来。

    而果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声音助长了气焰,真锅志保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强硬。

    “我们已经跟梨花确认过了。”真锅志保便狠狠的盯着轻井泽惠,说道:“你果然在暑假的时候欺负过她,对吧?”

    这件事情,轻井泽惠当然是知道的。

    这是事实。

    为了向周围的人宣告自己的强者,弱者的存在也是必要的。

    通过压榨弱者的价值,强者的地位才会收到保障,这是轻井泽惠领悟到的事。

    有鉴于此,为了在别人的面前宣告自己是一个强者,轻井泽惠需要弱者。

    很不幸的,真锅志保口中的梨花,就是被轻井泽惠选中的弱者。

    轻井泽惠的确在暑假的时候欺负过真锅志保口中所说的人。

    而且,还是在同班同学的眼前。

    这样的话,别人就会知道,名为轻井泽惠的女生是很不好惹的。

    轻井泽惠通过这样的方式,献祭了那名叫做梨花的女生。

    但更不幸的是,这件事情变成了导致今天的局面的导火线。

    轻井泽惠,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事到如今,轻井泽惠是不能承认的。

    轻井泽惠只能艰难的出声。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是最后的挣扎。

    至于有没有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薮菜菜美和山下沙希便接连出声。

    “还想装傻吗?”

    “我们早就偷偷拍下你的照片,给梨花看过了。”

    啊啊…

    最后的退路被封锁了…

    这样一来,事情就无法善终了。

    从真锅志保、薮菜菜美、山下沙希的眼中,轻井泽惠只看到了这样的结局。

    过去的记忆,顿时再次涌现。

    “呼…呼…”

    轻井泽惠的呼吸顿时无法避免的变得急促了起来。

    “别…别过来…”

    轻井泽惠像是感到痛苦一样,一边摇着头,一边抱着脑袋,缩着身体,发出哭泣般的声音。

    这样的轻井泽惠,哪里还有人们口中那强势与带刺的模样呢?

    这一刻里,轻井泽惠失去了强者的地位,变成了弱者。

    这是轻井泽惠无论如何都想避免的事情。

    但没办法。

    至今为止的地位,不过是轻井泽惠用一些小手段换来的而已。

    强者之所以是强者,那是因为他们有力量。

    轻井泽惠没有力量,更没有让自己变得有力量,只是装作很有力量的样子。

    现在,这个虚伪的面具,终于被揭开。

    “你以为装可怜就有用吗?”

    看着这样的轻井泽惠,真锅志保不但没有觉得更加的愉悦,反倒火大了起来。

    “之前那个讨厌的模样去哪了啊?啊?!”

    被情绪给支配了内心的真锅志保便向着轻井泽惠逼近。

    看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只怕,真的被真锅志保接近上去的话,轻井泽惠一定会沦落为被发泄的工具。

    亦即,轻井泽惠会遭受到暴力行为。

    轻井泽惠早就看穿了这一点,方才连面具都支撑不起来。

    结果,轻井泽惠还是没有避免的迎来了它。

    就在轻井泽惠内心满是恐惧,却连声音都发布出来的时候…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一个平静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楼道。

    “啊…”

    轻井泽惠停下了颤抖。

    “你…?!”

    真锅志保亦是停在原地,与薮菜菜美和山下沙希一起看着楼道的入口,满脸的僵硬。

    轻井泽惠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七…七夜…”

    赫然,便是方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