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行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八章 破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防线百里之外,临时扎营的神灵部,却是兴奋莫名。

    刚才昆仑天锋和端木黄昏的试探,被全神贯注的神祭第一时间捕捉到。

    “大人,【烟花锁】非常有效!”

    贺南山始终在关注烟花锁的效果,一颗心放回肚子里,不过脸色没有流露出喜色,他沉声道:“不要高兴得太早,对方只是在试探。能不能阻挡风车剑,还要试过才知道。”

    神祭信心满满:“风车剑绝不可能突破【烟花锁】!”

    烟花锁长空。

    为了对付雷霆之剑的风车剑,神灵部上下绞尽脑汁群策群力,提出的方案就超过两百种。而【烟花锁】就是从这两百种方案中筛选而出的最优方案。

    譬如承受雷霆的能力,雷霆是血修的克星,几乎无解。贺南山他们也无法彻底解决雷霆的威胁,但是【烟花锁】承受雷霆的能力大大增强。

    神灵部上下士气大振,恨不得一雪前耻。

    雷霆之剑的骚扰不胜其烦,可偏偏他们无可奈何,一点办法也无,还吃了不小的亏。这么久只能做缩头乌龟,对于这群骄兵悍将来说,可谓奇耻大辱,心中早就憋着一股火。

    一片从贺南山眼前飘过的花瓣突然碎裂,化作一缕烟雾。

    贺南山瞳孔一缩,喃喃自语:“来了!”

    神灵部将士不约而同噤声,满怀期待之色。

    刚才只不过是对面的试探,接下来才是见真章的时候。交手这么久,神灵上下早就没有半点轻视之心,对面的实力绝对不逊色于他们。任何一点轻视,都有可能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全军覆灭的神狼就是前车之鉴。

    噗噗噗。

    花瓣碎裂的声音非常轻微。

    可是当漫山遍野数也数不清到处飞舞的花瓣同时碎裂,无数细微的碎裂声汇集起来,场面壮观至极。神灵将士们心神莫名战栗,浑身汗毛直竖,就仿佛有细小的电流在皮肤上蔓延炸开。

    数不清的红色烟雾在空中炸开,就像无数红色的花朵绽放。

    荒野没有半点风,空气安静就像凝固。可是刚刚炸开的红色烟雾,却不约而同朝元修防线方向飘去,它们在空中扯出一道道鲜艳的红色斜线。

    它们来得如此凶猛,弹指间,荒野的天空被遮蔽。

    它们去得如此迅捷,眨眼间,天空恢复清明,荒野重归空旷。

    贺南山双目紧闭,仔细感受着百里外正在发生的一切。他很清楚,对付风车剑是他们必须解决的难题,否则的话,他们将会一直笼罩在风车剑的阴影之下,在铺天盖地席卷如潮的剑啸声中瑟瑟发抖。更可怕的是,如果风车剑大面积推广之后,神国将会陷入更大的被动。

    来吧,风车剑!

    他心中无声呐喊,一团火焰在燃烧,斗志昂扬。他有足够的思想准备,风车剑带来的破坏一定非常惊人,雷霆之剑的反扑一定异常猛烈。但是他相信,【烟花锁】一定能够承受风车剑的冲击,消磨它狂暴而惊人的力量,就像一张密不透风而坚不可破的大网,缠绕困住风车剑这头凶兽。

    最终的胜利一定是他们神灵部……嗯!

    好像不太对劲……

    风车剑……

    不对!不是风车剑!

    贺南山猛地睁开眼睛,那双深沉平素看不出喜怒的眸子,此刻却是流露出莫名的惊惶和无措。

    一名神祭凄厉的惨叫声在他耳边响起,打破寂静。

    大股大股血沫从神祭的口中喷涌而出,洒满洁白华贵的神祭袍,平日里雍容而优雅的脸扭曲狰狞,他的眼中充满惊惧,就像看到了地狱魔鬼,他语无伦次尖叫:“不!不是风车剑!不是风车剑……”

    黑剑群冲进荒野,就像一群凶狠的黑鲨闯入血色海洋。

    黑剑的数量众多,但是和遮天蔽日的烟雾比起来不值一提。如果从高空深处向下俯瞰,便会发现一团巨大的红色怪物笼罩大地,它正在缓缓蠕动,朝风车剑的位置汇集。

    防线上将士们眼中能看到的,就是血色烟雾越来越浓,恍如实质,如今鲜艳欲滴甚至仿佛能渗出血来一般。越来越多的烟雾,正在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比起刚才昆仑天锋和端木黄昏试探的场面何止壮观百倍!

    就在大家以为血色烟雾和黑剑之间的争斗厮杀就要开始,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鲜艳欲滴的浓烟,竟然真的滴下鲜红血滴,就像一团饱和的积雨云。

    血滴越来越多。

    淅淅沥沥,天空下起了雨,红色的血雨。

    血雨如帘,丝丝缕缕从天而降,笼罩荒野。很快,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变成滂沱大雨。就好像天空被割开了一个大伤口,说不出的诡异。

    更诡异的是,黑剑垂直悬浮在滂沱血雨之中,剑尖朝下,森然如林,纹丝不动。

    当豆大的血滴到黑剑的附近,突然像失去所有的重量,羽毛般悬浮在黑剑森林的周围。血滴变成一颗颗或大或小的浑圆血珠,鲜艳剔透。

    血珠的数量以惊人的速度增加,当最后一滴血滴滴落,天空再也见不过一缕烟雾,蔚蓝的天空,再次出现在众人头顶,空旷的荒野,再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

    而黑色剑林周围的血珠数量极为惊人,它们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最边缘延伸到五六里开外,就像绵延夜空的血色星河。

    锵!

    剑林传出一声剑鸣,它们开始缓缓旋转。

    剑林周围密不透风的血珠仿佛受到无形力量的催动,也随之缓缓转动。

    宛如星河斗转,宛如群星拱月。

    难以形容的浩瀚气息,像涟漪般泛开蔓延,浑圆剔透的血珠表面泛起一丝丝细密的波纹,就像被风吹皱的湖水。

    丝丝缕缕淡淡的黑烟,从血珠表面开始散发升腾。

    黑烟很诡异,刚刚冒出就消失不见。数量如此众多的血珠,产生的黑烟,竟然无法形成一道烟幕,和刚才遮天蔽日的血色烟雾比起来仿佛另一个极端。

    血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有的彻底化作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的血珠却剩下一团银色微光。

    小的微光细若沙尘,实力差的甚至肉眼难以分辨。大一点的微光,大约米粒大小,散发着柔和的微光。

    稀稀落落的光点,和刚才规模惊人的血色星河比起来,实在寒酸。

    但是柔和而纯正的气息,和刚才香甜诡异的气息,迥然而异。

    一声悠扬的剑鸣从黑色剑林响起。

    大大小小的光点,听到剑鸣,就像听到号令的士兵,齐齐朝剑林涌去。

    一万多把黑剑构成的黑色森林,就像一个吞噬万物的虚空,吞噬着大大小小的光点。飞入剑林的光点,迅速被黑剑吞噬。

    一切发生得太快。

    等大家反应过来,什么烟雾,什么血雨血珠,什么光点,统统都消失不见,只有那片悬浮在半空的黑色剑林。

    黑色剑林微微颤动,分崩瓦解,它们化作一道游龙,四周盘旋一番,这才重新回到风车剑。

    目睹这一幕的人,恍惚有一种错觉,这些黑剑就好像意犹未尽没有吃饱的野兽,四下巡视一番找不到新的猎物这才悻悻而归。

    哚哚哚!

    如同雨打芭蕉,黑剑重新插满剑塔。每一把黑剑的位置,和刚才分毫无差。

    四周安静极了,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端木黄昏瞪大眼睛,眼珠子就好像会随时掉在地上,这是什么鬼?

    昆仑天锋呆若木鸡,这、这个是什么剑术?怎么一点都看不懂?

    艾辉的表情尴尬摸了摸鼻子,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情况。眼角余光瞥见师雪漫小手掩嘴,满脸的惊愕和无法置信,他又觉得心中暗爽,轻咳一声准备说一句很有气势的话:“那个……”

    忽如其来的声浪突然响起,把艾辉吓一跳。

    震天的欢呼声响彻防线。

    艾辉露出笑容,朝一脸激动的石志光做了出发的手势。

    风车剑,出发!

    神灵营地此时一片死寂,将士们一脸灰败。几名神祭倒在血泊之中,有的睁大双眼,有的满脸骇然,但几乎都气息断绝,只有一名神祭还留着一口气。

    为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感知和控制【烟花锁】,这几位神祭挑选出来,在【烟花锁】上面留下他们自己的魂魄烙印。

    【烟花锁】被破,他们当场受到反噬,生机断绝。

    唯一存活的神祭,脸色苍白,瞳孔涣散,神情迷茫而恐惧,歇斯底里一样反复念念有词。

    “陛下,是陛下……”

    一片死寂之中,他的声音是如此清晰,全营可闻。

    未知的恐惧在蔓延,营地开始骚动,将士们的神情开始变得奇怪,疑惑、恐惧……

    啪。

    一只战靴踩在神祭的脑袋上,神祭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裂,歇斯底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贺南山面沉如水:“妖言惑众,其罪当斩!”

    他的目光凌厉,缓缓扫过全营,目光所过之处,将士们纷纷低下头颅,满脸羞愧。

    贺南山冷哼道:“倘若陛下在,就刚才你们那丑样,定然砍了你们的脑袋!”

    大家脸涨得通红,更是羞愧。

    贺南山面色稍霁,眼中闪过厉色:“敌人将至,全体备战!”

    众人抬头,刚才的畏惧和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踪,战意昂扬轰然应诺:“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