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1732章  叫姐姐

    夏新有那么一瞬间都懵逼了。

    他甚至觉得这是自己有史以来见过的最拙劣的刁难,哪有这样刁难人的。

    可偏偏,他还无法反驳。因

    为人家摆出阵仗来,就是来找你麻烦的,你能怎么样,在他的地盘,他就是老大,你就必须要遵守他的规矩。人

    家就是仗着身份比你高,过来刻意刁难你,省去了一切中途的麻烦。

    这样反而是最直接的。夏

    新如果配合亚当伸左手,对方就说你不遵守礼仪,藐视皇室。

    他不配合亚当照例伸出右手,两人的手就没办法握,会卡在半空,人家照样可以说你故意让他出丑。哪

    怕你提醒他为什么伸出左手,他都可以说你故意让他难堪。

    夏新知道,从亚当伸出左手开始,不管自己怎么做都没用。

    夏新也不可能坐以待毙,真让对方砍手。如

    果对方真打算动手,夏新不介意当场撕了四皇子。他

    摸不准四皇子的武技,但那又如何,死也要拉对方下地狱去。当

    时,现场的气氛剑拔弩张到了极点。旁

    边两个侍女都被吓了一大跳。

    连忙讨好道,“皇子殿下,这可是女王陛下要见的人。’

    他们正准备带夏新去见女王呢,谁想到皇子突然来这么一出,两个侍女很担心到时候女王怪罪到他身上。而

    夏新,则没有说话了。

    他在等着对方答复。

    视对方的行动而采取行动。

    夏新已经感觉出,鬼子基因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杀意,在逐渐沸腾了,难以压抑的沸腾!

    也就在这时候,在空气凝滞,气氛剑拔弩张,仿佛下一秒就要打起来的时候,令谁也没想到的是,亚当突然笑了。

    一脸骄傲自我的笑容,望着夏新道,“不要这么紧张,这次是跟你开玩笑的。”

    说完,就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一副完全没把夏新放在心上的样子。

    但,夏新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对方的话语中的“这次”!仅

    仅“这次”是开玩笑的。

    下次就不是了!

    对方会直接放弃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应该也是看出不可能真的砍下自己的手,再闹下去,只会引起大骚乱,惊动女王而已。

    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就是来自己面前示威的。

    夏新也做出了对亚当的初步评价,这是个张扬,自信到自负,且睚眦必报的人。两

    位侍女也是松了口气。

    连忙说道,“夏先生,请随我们去见女王陛下吧。”夏

    新点点头,跟在了两个侍女的身后。他

    努力的调整了下心态,防止因为四皇子的捣乱,让自己自己失态,那就真的中了对方下怀了……这

    是一条漫长的走廊,走廊里只有三人的脚步声在不断的回响,夏

    新跟着两个侍女一路走过去,一直走到一扇约莫有两人高的大门前停住。夏

    新以为会见客人,怎么也要在会客厅,或者一些大厅,主人坐在上边,客人坐在下边之类的。

    这是正常的流程。直

    到走进房间,两位侍女把后边的门带上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中间就是一张超级大床。大

    到什么程度?大到足以容纳十多个男人女人在床上嬉戏玩耍的程度,这也是夏新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最奢华的床。

    整张床是雪白色的,外罩一层朦胧的细纱,让你隐隐约约只能看到床里的身影,细纱外边挂着一层层珍珠挂链,轻轻翻动薄纱,就会响起一串珍珠碰撞的声音。床

    顶还点缀以各种的钻石,四边的角上,则是用超大的夜明珠照明,中间最上边的顶端,则是一颗超级大钻石,在那闪闪发亮的,散发耀眼光芒。还

    有床身上,也点缀着各种黄金珍珠,钻石,看起来相当的漂亮,奢华。

    夏新估计这一张床的造价,抵的上一架航空飞机。

    而在床的另一边就是一个大浴池,然后旁边还有梳妆台,桌子,椅子,沙发之类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相当的华贵。夏

    新在瞄了一眼之后,就连忙收回视线,望向了床上。他

    很担心床上到底有几个人,会不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情景,如果看到自己又该怎么办?

    怎么会在卧室接待别人?

    心中转过数个念头,脸上却无丝毫表现。夏

    新一手放于胸前,弯腰俯身行了个骑士礼,“参见女王陛下。”好

    在,床上只有一个人。一

    个身影动了下,响起了一点点的翻身的声音。夏

    新也感觉到一道视线打在了自己身上。

    “哦,你就是雪娴跟剑星的儿子?跟他们,都不太像啊。”

    “……”

    女王用的是地道的中文。

    这倒不让人意外,毕竟如果跟母亲是闺蜜,很可能会去学习母亲的母语,好方便交流。而

    且既然是皇家学院,那必然是精英,精通十多门外语都很平常。

    而夏新的第一反应就是床上的纱是单面的,也就是,他虽然看不清对方,但对方能看清自己。然

    后,他开始庆幸,感谢白狐了。不

    像好啊。还

    好不像。女

    王话语中明显带点失落,也不知道,如果不失落她想干嘛?

    夏新觉得,她的“不像”,其实不是指自己脸不像父母,而是指,脸不帅的意思。因

    为夏剑星,夏雪娴,都是英俊漂亮的,而夏新的脸就很普通了,不丑不帅,丢到人群要找半天的那种。夏

    新也用中文回答,“可能是因为爸妈不在了,这些年,我都是独立生活的关系吧,据说要在父母身边,长的才会像。”“

    是这样吗?你抬起脸来,让我好好看看。”

    夏新有些尴尬的抬起脸,顿时感觉那道视线更强烈了,仿佛带着一股无形的触感,像是一只手一般,摸过自己的脸,

    室内安静约有1分钟。然

    后女王淡淡说道,“恩,不错,虽然脸不怎么像,不过眼睛很像,跟剑星十分相像。”女

    王的话语中,透出了几分满意的成分。

    这话让夏新心中直跳,他在心中抱怨着白狐为什么不能把眼睛也给易个容,你不是世界第一的医生吗。

    “时间,过的真快啊。”女

    王有些感慨道,“大学里,大家一起无忧无虑,畅谈梦想,快乐玩耍的时光,感觉仿佛就在昨天呢,这一眨眼,雪娴跟剑星就都已经不在,连他们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说话间,就听到珍珠帘响,那朦胧的纱幔也被掀起了一角,露出了一双白皙如牛奶般光滑圆润的双腿。

    那双腿丰腴而均匀,修长而美丽,仿佛没有半分瑕疵的艺术品,光看这腿,就感觉这是个年轻漂亮的如花少女。

    直到对方又掀起一点,露出了整个身体,以及脸,夏新是真的被震惊了。他

    有调查过,女王跟母亲在大学里,进修相同专业,所以成为同学,但女王还要大母亲几岁的,也就是说,她今年应该是四十多,甚至五十来岁了。

    但她的脸,跟大学时,跟照片上,几乎没什么两样,还是那般的美丽白皙,仿佛天使般的美丽,最多比那照片上稍微成熟了点,多了几分稳重高贵的气质,多了几分成熟而诱人的风情。

    那种内敛的气质,那举手投足的撩人风情,让她兼具了高贵与妩媚两种气质。尤

    其是她现在,外边仅仅是一件薄薄的真丝睡衣,透过睡衣朦胧的痕迹,还仿佛能看到,她里边光洁的身体,仅仅穿了上下两件的小内衣库。夏

    新心道果然是不老妖精啊,他不敢多看,连忙低下视线,望向女王身前的床板上。这

    人怎么看都是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仿佛熟透的水蜜桃那般的诱人,且销魂。伊

    丽莎白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我看看你。”夏

    新就上前了几步,但还是站在了伊丽莎白身前的三米处。伊

    丽莎白笑了笑道,“你站那么远干嘛,再过来点。”夏

    新只得又上前了两步,靠近了一米。伊

    丽莎白招招手,催促道,“再过来点。”

    夏新硬着头皮,只得又上前了一米。然

    后伊丽莎白,一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拉到了床边,微笑到,“你好像很羞涩啊。”夏

    新低着头干笑道,“……我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所以比较害羞。”

    “你怎么都不敢看我呢,我跟雪娴当时可是最好的朋友呢,明明还约好,等我到华夏,要带我到处玩的呢,可惜……”伊

    丽莎白没有说下去,换了个话题道,“你是雪娴的儿子,那咱们就不是外人,你就叫我……姐姐吧,叫其他的,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夏

    新脸色僵硬的暗自吞了口口水,没敢叫出口。叫

    她姐姐?

    那叫妈妈什么?她

    们还是同一辈人呢。伊

    丽莎白也没在意,调笑着说了句,“害羞的小男生”,然后伸手轻轻的抚上了夏新的脸庞。她

    的手晶莹洁白,修长圆润,仿佛上好的美玉一般,时间没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仿佛逆着光阴生长。那

    清凉柔软的小手摸过夏新的脸庞,眼睛,鼻子,又在嘴唇上停留下了。那

    饶有兴致的眼神仿佛是在欣赏什么艺术品似的,看的夏新心中直跳……<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